笔趣阁 > 聊斋之种道 > 第149章 寒门 大族
    被一顿训斥,永丰无言,面红耳赤,深深作稽:“多谢师叔指点。”

    易凡吭哧一笑:“就你这性子,到底是教你,还是害你,真不好说。”

    摇摇头,他真不懂世崇道人的安排?十年一次的门内大比,属于蜀山重大盛事之一,一则考校弟子,二则划分门内利益。

    一些修为高深的剑修,自是不在意些许得失,但奈何家大人多,个个嗷嗷待哺,撇不下脸面亲自下场,那就只能以各自下面的小修士对放。

    简单直接,非常有效,输了不伤胫骨,下次再来过就是,赢了自然满怀欢喜,又是十年清净。

    按理说,这套方法会一直进行下去,但近百年来,蜀山寒门崛起,其中代表人物就是世崇道人,这如何让那些世家大族坐得下去?

    世崇道人性格怪癖,一向独来独往,数名弟子皆死于非命,根本原因是其考研苛刻,但次要原因,则是门内利益斗争。

    暗中少不了那些世家大族的手脚,虽然不过是推波助澜,但也让世崇道人不高兴。

    以前使出乱跑,常年驻扎阴府,懒得计较其他,现在空出手来,哪还有不出手敲打之理?

    世家大族,在蜀山根深蒂固,其中几个代表性的大族,背后更是有练神返虚大能坐镇,优秀弟子层次不穷,但龌龊事也没少做。

    易凡没遇到,主要是成长速度太快,快到那些世家大族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成为了一名凶猛赫赫的剑修。

    这类人物,要么刚猛易折,要么一飞冲天,迟早成为上境大能,只好捏着鼻子认了,不敢做得太过。

    但小手段也不是没有,早在易凡下阴府,独守前线时,十数年从未有人查看,更未支援,就可见一斑。

    此中之事,易凡也懒得去想,更不想去管,一名剑修如果成天琢磨着如何利益得失,那还修行个屁。

    看着唯唯诺诺的永丰,心中忽然了悟,为何在阴府中,那些代字辈的师兄弟,数十年不回阳世,怕也是为处理这办事头疼吧?

    在阳世尔虞我诈,哪里又在阴府痛痛快快的舒服?何况,到了一定境界,阳世的些许利益,皆是笑话,在阴府闯荡,管你是寒门出身,还是世家大族,还不是最值得依靠信任的师兄弟?

    顿时感觉索然无味,挥了挥手道:“处理一下尸首,以后你就是藏剑峰第一执事,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你就说是我安排的。”

    说完,一踏脚步,身子横跨而出,却是下了蜀山群峰,去往下界而去。

    大湖边上,一座巨石,易凡遥望着天际,忽地水面波澜,一头小鱼妖跃上岸来,化作一彩衣女子,见面就拜:“小妖彩云见过上真。”

    易凡点点头,这小妖乃红莲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在这座湖中得了灵性,也未出去行走,修为勉强化形,也不过是堪勘达到炼气化神。

    在外界,炼气化神算得上大妖,但在蜀山却不够看,随便一处大山大河,都能蹦出几个。

    可惜修为不错,但实际战力却弱小,要不是蜀山之内灵机充沛,也达不到这般修为。

    蜀山之地,诸多灵物成精,残暴施虐的早就化作肉泥,成了剑修腹中之食,留下的皆是心性平和的,一旦蜀山有盛事,都会摄取而上,作为婢女以充门面。

    思绪飘动,不知不觉就是半响,下面跪拜的小妖,也不敢起身,上面这位可是出了名的暴虐,更是传法殿副殿主世崇道人的关门弟子。

    身份贵不可言,也是蜀山代字辈弟子,自不是她这种小妖可比。

    好一会,易凡才回过神,淡淡的道:“红莲可有来信了?”

    前些年,蜀山之地的一位妖王摆宴,群妖去贺,却看中了红莲,于是收入门下作弟子,一去就是十数年。

    这位妖王,却是有些来头,修为高深,堪比练神返虚的剑修,放在外界也是顶尖大能。

    其出身更是通天,曾是第二代祖师耀光道人院子池塘里的一条鲤鱼,听道数百年,终成正果。

    虽不是蜀山弟子,辈分却高的吓人,却和世崇道人有些交情。

    红莲能拜入她门下,也是世崇道人的安排,别看世崇道人面冷严苛,但内里却是一个特护犊子的人,爱屋及乌之下,红莲自然少不了一番好处。

    见问,小妖立即回道:“回禀上真,却未回信。”

    易凡颇为失望的叹了口气,也是,红莲要是回来,岂会不第一时间通知他?蜀山虽大,但他却好找。

    摇摇头,也不去理会小妖,摇身一晃就消失在原地,留下一脸茫然的小妖。

    ……

    数日后,藏剑峰一处殿宇内,易凡面无表情的盘坐在上首,数名执事噤若寒蝉的站在前方,汇报着一件件事。

    左右不过是这般那般安排,以往都有例子,不需要他多说,摆了摆手道:“此般事,你们自去商议,无需再来汇报。”

    诸位执事,左右对视,深感无奈同时又松了口气,最怕这位杀星胡乱插手,平起事端,到时候苦的还是他们。

    前几日斩杀一位世家大族的执事,还以为有雷霆暴雨,结果却风平浪静,正家不说报仇,连屁都没放一个,让无数看热闹的人,大跌眼镜。

    于是,本来还有点小心思的执事和一些家族,顿时不敢再生事端,老老实实的按规矩办事。

    谁让人家有个传法殿副殿主的师傅?更让世家大族无奈的是,这家伙成长的太快,入门不过数十年,来回上过蜀山群峰不过两次。

    再多的安排,现在也无济于事,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更何况老祖宗们都打过招呼,别惹这家伙,到时候被杀了,可别想让他们出头。

    执事们退去,就见一身影探头探脑的,易凡顿时脑仁疼,假装看不见,闭目养神不去理会。

    这身影,不是易平安又是何人?

    易平安见此招不管用,也懒得作样,一溜烟的跑了进来,也不说话,就在背后捏背敲打,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

    好半响,易凡才睁开眼,无奈的道:“说吧,这次又要我帮你修理谁?”

    易平安嘿嘿一笑,连忙摇头:“哥,您看您说的,有人欺负你妹妹,你作哥的出头不是应该的么?”

    见易凡满脸黑云,立马改口:“这次我可不是求你帮忙的。”

    说着,从腰间解下一袋子,从中取出一只烧鸡,献宝似的递过去:“哥,我记得还在德新县的时候,你每次回家,都会带一只烧鸡回去,来了蜀山,却没了这些,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偷跑出去,从外面带回来的,你尝尝味道。”

    德新县?

    易凡一时间恍惚,时间过得真快,眨眼睛就快百年,都说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修行人不理会红尘,但自己从红尘中来,还在红尘中打滚,哪里谈得上跳脱红尘,出入三界?

    那自己,又在追求什么呢?

    “哥,你在想什么呢?”

    易平安晃了晃手,打断易凡的思路,不满道:“这可是我特地给你带回来,不想吃算了,我自己吃。”

    易凡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放下吧。”

    易平安立即露出笑容,小心放好,凑过脑袋道:“哥,听说这次大比,前十名有特殊奖励?”

    易凡一愣,缓缓点头,此事他是知道的,昨日去传法殿,世崇道人已跟他明了,此次大比前十名,将会重点关注,各有奖励。

    这和以往不同,以往前十名弟子,虽有奖励,也能名扬蜀山,在诸多友好门派面前露个脸,但实际用处不大,但这次却不同。

    这次门内大比,由世崇道人亲自定夺,前十名弟子,将会开放一次无量剑劫峰,感悟剑道,打磨元神。

    无量剑劫峰,乃无量剑潮起始之地,历代祖师投入剑气,早就成了一方重地,其内剑意无数,领悟一道,对修行来说,简直直通大道。

    如此重赏,自然激起无数反应,但都被世崇道人压下,谁让人家拳头大?不服就揍,谁都没话说。

    易平安一咧嘴,双眸放光道:“哥,你看我有没有可能,进入前十?”

    “你?”

    易凡上下打量她一眼,沉吟一番道:“前十不用想,争取能进入前百吧。”

    不是他瞧不上平安,而是因为此次门内大比,哪怕永字辈的弟子,也会下场参与,和这些修行百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弟子想必,平安根本不够看。

    “这,这怎么办?”

    平安小脸一苦,小声嘟囔着:“前百都难?那我岂不是丢人丢大了,我可是在他们面前说,自己准会拿下前十的。”

    易凡面一黑,忍不住呵斥道:“成天瞎胡闹,没个正形,这种话你也敢乱说?要不是看你是我亲妹妹,早被人教训。”

    “正因为这样,我才敢说的啊。”

    “你说什么?”

    见易凡发怒,易平安一缩脑袋,低眉顺眼,小声道:“我要是进不到前十,岂不是丢了您老人家的脸不是?”

    易凡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她一眼,这丫头从小调皮捣蛋,没修行前就敢用几头牛拖着他重剑,去跟人炫耀,长大了越发顽劣。

    简直就是一个混世魔王。

    忽地,脑子一道灵光闪过,摸了摸下巴,看着易平安,上下打量着,久久不语。

    被看得浑身发毛的平安,身子一缩,颤着声音,故作可怜的看着易凡:“哥,我可是你亲妹妹啊。”

    易凡脑袋一黑,强忍住一巴掌拍死她的冲动,斜着眼盯着她道:“你不是夸下海口,说要进入前十么?”

    平安茫然的点点头:“哥,你有办法?”

    易凡嘿嘿冷笑:“办法倒有,就看你能不能坚持。”

    平安浑身一颤,好似想到什么恐怖的事,立即爬起身,转身就往外跑:“哥,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想跑?”

    易凡手指一弹,一道剑气化作银色的绳索,束缚住平安的双脚,站起身抖了抖衣袍,怪笑道:“成日里给我胡闹,既然你自己要进入前十,那就老老实实跟在我身边,还有两个多月,也足够让你修为更进一步。”

    “哥,我错了,不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