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 第二百三十四章:为之战斗的理由
    “还算不错。”

    沈默简单的给了一个评价,就收回了视线。

    虽然只是有些单调的物理攻击,但是,这毕竟不是圣杯战争,波风水门也不算是正统的英灵,实力还有上升的空间,尤其等到他开启了罐子之后。

    波风水门一愣。

    宝具的信息应该是每一个英灵最大的机密才对,不过一想到面前的是沈默,也释然了。

    “看起来,你们没有谁再需要购买罐子了。”沈默的视线看了一圈。

    “你要离开了吗?”纲手反应过来。

    “如果有购买罐子的需要,直接用徽章来找我就行。”

    沈默笑道,连带着身边的伊卡洛斯,两个人的身形骤然消失。

    既然这里没有生意了,那他也不留下来了。

    而等到他离开了之后。

    现场又是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奈良鹿久才有些无奈的按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开口打破了平静,说道:“每次这位大人离开的时候,都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因为他每次来,都会带来各种想象不到的改变。”纲手的视线看着波风水门。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第四代火影的复活,岂不是说,她没法争火影了?

    因为不满老师的一些做法。

    纲手,其实是有意识的想要和自己老师争夺一下火影之位,现在倒是全没戏了。

    毕竟,波风水门可是正统的现任火影,只不过因为牺牲了,才让猿飞日斩暂代。

    此刻,所有人的视线,也都集中在了波风水门的身上。

    想要看看。

    这位火影大人会做些什么。

    波风水门的视线,看着那艰难睁开双眼的猿飞日斩,走过去抓住他的手掌,轻声道:

    “三代火影大人,您就好好养伤吧,无需担心,无论未来要面对着什么,我都会继承火之意志,赌上一切也要守护木叶。”

    没有人怀疑波风水门这句话的分量。

    因为他已经这样做过一次。

    以自己和妻子的生命为代价守护了木叶,守护了他们这里的大部分人。

    猿飞日斩看着波风水门真诚的视线。

    最终,点了点头。

    闭上眼睛。

    这个点头,仿佛意味着权利的交接。

    “那么,火影大人。”转寝小春从后边走了上来,“还请当面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大家吧,如今的木叶恐怕有数不清的事情需要火影来决定。”

    “嗯。”

    波风水门点点头。

    伸出手牵着鸣人的手掌,迈开步伐,朝着竞技场外面走去。

    所有人都跟在他的身后。

    而外面守护着的忍者们,看见了里面出来的人之后,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四代目火影大人......”

    “真的是第四代火影!”

    “鸣人真的做到了!”

    “太好了!”

    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不可思议的表情,但是很快就变成了欢呼的声音。

    这欢呼声。

    伴随着第四代火影复活的消息,逐步的传遍了整个木叶。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人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事情,朝着这个方向涌了过来,想要亲眼看看那个曾经为木叶牺牲了自己的英雄。

    当波风水门出现在人们的时候

    便就是犹如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十多年来的缅怀、感激和宣传。

    让波风水门的英雄形象,早已经深入人心,在目睹了那样超乎想象的事情后,所有人更是渴望着,会有被称作希望的奇迹。

    而鸣人沐浴在这样的欢呼声中。

    看着身边正在温柔笑着的父亲。

    内心更是无比的激荡。

    这就是真正的英雄,是他的父亲,也是他向往着并且想要成为的人。

    ......

    沈默这个时候,其实并没有走远。

    他带着伊卡洛斯,在高空之中,看着下方的一切。

    “如果真的是一场游戏的话,这一幕肯定要放到宣传片里面。”沈默有些感叹的说道。

    “宣传片?”伊卡洛斯扭过头看着沈默,那宝石般的美丽眼瞳中,似乎出现了两个问号。

    沈默没有回应宣传片的问题,而是转过头,笑脸盈盈的看着她。

    伊卡洛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似乎想了想。

    然后也对着沈默露出一个笑容。

    “噗嗤。”

    沈默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伊卡洛斯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傻傻的。

    不过也没有继续逗她,出声笑道:

    “现在是伊卡洛斯小助手的考试时间了,今天这一场战斗之中,你有感受到了什么吗?”

    “感受到什么......”伊卡洛斯脑海中回忆着刚刚看见的一切。

    沈默没有打搅她的思考,只是有些期盼。

    在这个时期的伊卡洛斯,还是一张白纸。

    虽然她拥有自己的情感,但是常识、价值观、认知等等,都没有定下,拥有着很大的可塑性。

    沈默想要一点点教导她。

    让她的成长之中,留有着属于他的痕迹。

    “战斗......”

    伊卡洛斯慢慢的开口道,她不是很擅长表达,从那软软的声音中可以感受得到,她正在绞尽脑汁的思索着语言。

    “这些人的战斗,有着不一样的理由......”

    “没错,理由。”沈默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伸出手揉了揉伊卡洛斯的头顶,就像是作为鼓励一样,然后缓缓说道,“战斗是需要理由的,伊卡洛斯,我说过的,你讨厌的并不是战斗,也不是作为兵器的自己,你只是讨厌自己在过去为之战斗的理由。”

    “......命令。”伊卡洛斯忽然低声说道。

    “什么?”沈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过去......命令是我战斗的理由。”伊卡洛斯小声的解释道。

    “这样......那么接下来。”沈默将手移到了她的肩膀上,盯着她的眼瞳,认真的说道,“你就要去找一个新的战斗理由了。”

    “......”伊卡洛斯眨了眨眼睛,似乎是陷入了思索。

    “不着急,慢慢想。”沈默笑道,然手收回了手,“现在,我们先去找新的客户。”

    干柿鬼鲛和宇智波鼬两个人,可是已经走远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发的时候,伊卡洛斯忽然抓住沈默的手掌。

    “保护主人。”她那没有太多表情的美丽面庞,现在却带着好像认真的神态,“这个,算战斗的理由吗?”

    “......”

    沈默沉默了片刻,咧开嘴,笑的很开心。

    “当然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