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上门狂婿 > 第九十七章林妙颜的恐惧
    “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何美美不甘心的说道。

    “有。找武道宗师出手,利用本源真气,说不定可以勉强把他的腿治好,或者找天材地宝,寻找神医出手,也有这个可能,但是你觉得我们找得到吗?”

    林泰宏叹了一口气,神医或许可以找到,但天材地宝难寻,几年十年未必找得到。

    唯独武道宗师这个办法最容易,可就算找到武道宗师,对方愿意用本源真气来帮助林子平吗?

    想想就知道这不可能!

    本源真气,是武道宗师的根本所在,一旦伤了本源,武道一途不要再妄想有任何的进步,哪个武道宗师愿意这么做?

    “那就给子平安装假肢,凭借我们林家今后的地步,给子平别说找个女人,就算找几个都不成问题。”何美美咬着牙说道。

    在她看来,与其坐在轮椅上度过一生,倒不如安装一个假肢,至少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动。

    “嗯,这件事情,交给你了,我先出去会会林妙颜。”

    话音落下,林泰宏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何美美看了一眼林子平,眼中闪烁着怨恨的光芒。

    此刻,他们两人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的这个决定,使得他们彻底走进了万丈深渊,一步步的在绝望之中慢慢死去。

    这一点他们两人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就算知道了,恐怕也不会放在心上,在他们的心中,苏洛只不过是一个窝囊废,能有今天,全部是依靠张家,没有了张家,苏洛就是一个废物,还不任由他们揉扁搓圆。

    ……

    半个多小时后,悦来茶庄一个包厢当中。

    “我哥哥到底在哪,为什么我哥哥的信会在你的手上,你到底想怎么样?”林妙颜死死的盯着坐在对面的林泰宏问道。

    林泰宏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不急不躁的端起面前刚刚泡好的大红袍,轻轻的抿了一口,看着林妙颜轻声说道:“这封信为什么在我这里,我没必要告诉你,你哥哥在哪,我同样不知道?”

    林妙颜在听到林泰宏的话之后,脸上忍不住的浮现出了一丝怒火,强忍着心头的愤怒说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

    林泰宏眯着眼睛看着林妙颜:“我今天叫你出来,只是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我不想听你说什么事情,我只想问你一句,这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妙颜面色冷若冰霜。

    “这封信的事情,你待会知道的,现在我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林泰宏看着林妙颜,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道:“妙颜侄女,有人托我问你一句,你还知道赵行武这个人吗?”

    赵行武!

    一听到这个名字,林妙颜的身体猛地一颤,脸色随即大变。

    林泰宏看着林妙颜的模样,脸上勾勒出一抹阴森的笑容:“妙颜侄女,看来你还记得这个人,你没有忘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短暂的震惊,林妙颜恢复了冷静,寒声说道:“如果你今天只是说这件事情的话,恕我不奉陪了。”

    说完,林妙颜就打算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林泰宏的声音响了起来:“妙颜侄女,如果你走出这道大门的话,我保证当年你和赵行武发生的事情,会很快出现在报纸上,并且比你当初经历的更加精彩,你说到时候你的废物老公知道这件事情,他会怎么想……。”

    林妙颜闻言,脸色刷的一下大变。

    赵行武这个人是她心中的这个秘密。

    其实她和赵行武什么事情都没有,一直都是赵行武在纠缠她,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他们两个就是情侣。

    尤其是当得知她结婚,赵行武醉酒飙车身亡后,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是她薄情寡义,是她背叛了赵行武。

    本来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后来赵行武身亡,赵家被其他势力打压,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情也慢慢淡化,没有人在提起来。

    她以为这件事情会到此为止,便打算将这个秘密给藏在心底,她怎么没想到,林泰宏今天居然会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清凰集团我已经给你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林妙颜转过身看着林泰宏,俏脸带着愤怒。

    林泰宏眯着眼睛看着林妙颜,问道:“妙颜侄女,这个人还托我问你一句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你心中有没有一丝半点的愧疚?”

    “我为什么要愧疚,我林妙颜问心无愧。”

    林妙颜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我根本不喜欢他,也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他,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是吗?”

    林泰宏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他还活着呢!”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林妙颜身体狠狠一颤,俏脸上带着浓浓的惊恐之色,要不是扶着墙壁,她整个人只怕会栽倒在地上。

    在她的心中,赵行武是她这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在外人看来,赵行武是一个翩翩公子,但林妙颜很清楚,赵行武是一个伪君子,彻头彻尾的伪君子,心狠手辣,为了所谓的成功,赵行武可以不择手段。

    她曾经亲眼见到赵行武指使手下将一个弄脏他皮鞋的清洁工殴打致死,她永远记得赵行武那时候一脸狰狞的笑声。

    这也是不管赵行武怎么追求她,她都无动于衷的原因。

    “妙颜侄女,怎么,你看起来好像很惊讶。”林泰宏笑眯眯的看着林妙颜,说道。

    林妙颜娇躯轻轻颤抖着,嘴里发出低声自语的声音:“不,不可能,你在骗我对不对。”

    “他死了,他死了。”

    “当初连警察都确定他已经死了,赵家为他举办了葬礼,他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不可能。”

    林妙颜连连喊道,仿佛心底深处的恐惧被勾了出来,整个人都有些疯狂起来。

    林泰宏看着林妙颜的癫狂的模样,嘴角的冷笑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林泰宏刚想开口说话,突然,包厢的门打开,一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