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四百一十一节:拐了
    演员们都找齐了,《卖拐》总算是上了正式的排练日程。因为时间要紧,沈欢当晚就让金山去了海斯特酒店他的套房里面背稿子、排练,顺便把顾军突然变成金山的事跟李海峰那边说了一声。

    

    李海峰对这件事还是挺关心的,听到沈欢找了个他都不知道的,有些担心,但是在沈欢的保证下,他这才暂时压下了这份担心。

    

    背稿、小彩是在会客室里进行的,金山拿到了一份复印出来的本子,坐在一张圆沙上,宋一坐他对面,也在安静地看稿子,至于沈欢……

    

    他蹲在宋一面前,在仔细地给她卸妆。

    

    两人一个像是安静的小公主,一个像是狗腿的侍从官。

    

    这看在金山眼中有些扎眼,不想往那看,眼神也总是忍不住飘过去。

    

    “沈、沈导,”

    

    金山那边突然出了一声,沈欢头也没回,“嗯?”了一声。

    

    在他看不到的后方,金山看了宋一好几眼,笑着问道:“这个B,就是这位小姐来演吧?”

    

    这话没毛病,沈欢的本子里就是aBc三个角色,角色B,正是他要交给宋一的那个角色。只不过话虽然没毛病,,但是沈欢听在耳朵里总感觉乖乖的,像是在骂人一样。

    

    这老油条看来已经从激动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了,说话都阴阳怪气的。

    

    “嗯,就是她,有事吗?”

    

    金山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继续笑着,“没事,就随便问问。”,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忧色。

    

    虽然当时答应得很既平淡又痛快,也没什么特别激动的情绪表现出来,仿佛沈欢邀请他出这个小样,只是去街口开个栏一样,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金山对于这件事不重视。

    

    事实上,他对于这件事无比重视。

    

    他深切地知道这样的一个机会有多么难得,非常想要做到完美,也因此才会突然开口,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可能会是他们这三个人里面的短板,非常短的那一种。而金山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完全是根据他今天半天下来对于这个女人的观察得出。

    

    这个女人似乎是个语言障碍症患者,这半天下来,金山听到她全部说过的话,加起来一个手掌都能数的过来。另外,她还是个面瘫,金山就没看到过她脸上有过什么表情。最后,这还是个肌体障碍患者,坐那边可以一动不动的,身体给人的感觉很僵硬。

    

    从这些方面来看,金山实在是难以对这个女人生起什么信心,毕竟他们要演出的可是一个喜剧小品。不要求特别活跃,但也不能是一个机器人吧?

    

    金山开口,就是想就这事提一下的,可是事到临头又反悔了,因为从沈欢和这个女人的相处状态来看,这两人怎么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是小情侣呢?而且还是沈欢特别宠她的那一种,就连卸妆,都是沈欢给她卸。

    

    这活儿,可能也是沈欢特别留给她,想捧捧她的,自己要是真对此表什么质疑意见,就算说得再有理,倒霉的怕也会是自己,所以金山干脆也就不说了。

    

    当然,也可能是沈欢真觉得她合适,毕竟沈欢都能找上自己,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想到这,金山自嘲地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然后又继续专心看起本子来了。

    

    他以前在剧团里的时候,也是相当自信的一个小伙子,勉强也够得上是个风云人物,但是自从来到燕京之后,这份自信就一点一点不停在下降,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

    

    沈欢不知道金山的心思,一边仔细地给宋一卸妆,一边时不时地说上两句,提前讲解一下技术要点:“台词方面,用东北方言。”“和你平时演影视剧不同,因为是在大舞台上现场表演,所以要放得多一点。”“要放,但不是粗,细节还是要有的。”……

    

    沈欢全部都是跟宋一说,金山那边,没有提上一句,这是因为他和宋一比较熟,对于宋一的表演技术了解得比较深刻全面,相应地要调整起来也知道从哪些地方,金山则是不同。他只是看金山演了一场,对于金山的技术了解得并不全面。在没有全面深刻了解的情况下,提前瞎指挥,可能会起到反效果,还不如到时候边排边说。

    

    就这样专心卸妆、随口说了一会儿,等到把宋一的这个妆都给全部卸干净了之后,宋一合上了本子。

    

    “好了。”

    

    这话引得金山也从本子里抬起头来,张眼望去,瞧见宋一卸去妆容后的脸、认出宋一来之后,一愣。

    

    竟然是宋一。

    

    金山完全无法把电视剧和大屏幕上的宋一,和面前的这个女人联系在一起。

    

    在电视机上、在大银幕上,宋一都是活灵活现的。“活”,是宋一表演的很大一个特点,也是宋一给金山这样的观众们最大的印象,可是她私底下的样子,也实在是太……

    

    银幕上的宋一,完全是鲜活的生命,私下里的宋一,却是一条纯粹的仿佛没有任何生机的死鱼,完全是截然相反啊。

    

    金山知道很多演员在私下里和银幕上是不同的,比如说私下里很严肃,台上特别欢腾,这样的人不少,可是像宋一这样差别如此巨大的,还真是没有,今儿算是长见识了。

    

    不过知道这人是宋一后,金山总算是比之前放心许多了。

    

    虽然宋一并不是专门的喜剧小品演员,但是在金山看来,她是一位技术过硬的真正的演员。而且《夏洛特烦恼》金山也是看过的,在他看来,那部电影的很多技术方面和喜剧小品是共通的,宋一在那上面能表现得很好,那么在喜剧小品方面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对,她刚才说什么?

    

    金山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来。

    

    她刚才说,“好了”?

    

    这是看完一遍的“好了”,还是说已经完全背下来可以上阵实操的那种“好了”?……

    

    “金老板,你好了没?可以开彩了没?”

    

    沈欢向着金山那边问了一声,也让金山明白了这个“好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还没好。”

    

    金山诚实地回答道,对于宋一这么快好了有些怀疑。

    

    他自认各项台上技能不顶尖,但是记忆力可是他的一大优点。同样的一个本子下来,他不管是在之前的剧团,还是现在的班子里,都是最快背下来的,可是现在这个本子,他却是背了一半都还没有呢。

    

    沈欢收拾了一下卸妆物品,想了下,对金山说道:“那你这里先背着,我们先过去彩第一幕。”

    

    这段三幕式的喜剧小品,第一幕是沈欢和宋一的双人戏,金山要到第二幕才进来,所以第一幕两个人就能彩,正好适应了目前的状况。

    

    ……

    

    沈欢和宋一两人去了另一个房间彩排,留下金山一个人在这里继续背本子。

    

    在两人走后,金山现宋一的本子没拿,直接扔在了沙上。

    

    他本来想把本子给他们拿过去的,毕竟在彩排过程中,就算是已经彩排过好几次了,忘词什么的还是会时常出现的,但是他又想了想后,还是装作没看见,继续努力背自己的本子,反正他们真要本子了,也会再想起来、过来拿的。

    

    只不过这种情况一直没有生,直到金山把本子都大概背下来了,两人还是没有再进来过。而因为这酒店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那头的排练情况金山这里也是听不到,不知道那头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本子背好了,也该过去了,毕竟沈欢之前就说过,这个小样很急,越快做出来越好。

    

    到那头敲了下门后,金山就进去了,沈欢和宋一就在里边一前一后地站着,确实像是正在排练的样子。

    

    看到金山进来后,沈欢问了一下,知道他背好了后,直接安排道:“那赶紧的,第一幕也排了个差不多了,第二幕走起来吧。”

    

    这么点功夫,第一幕都排差不多了?

    

    金山还特别“不经意”地看了一圈这房内,没现有类似本子的东西,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就把第一幕排得差不多了。不过沈欢也不让他多看下去了,直接拉着他走站位,又跟宋一调配了一下,三人站了个压缩型站位,开始排起第二幕来了——没办法,相比起舞台,房间还是小了,勉强凑合一下,有个意思出来就行了。

    

    最后的站位,就是宋一和沈欢站前边,金山站后边角落,沈欢一吆喝,这就开始了。

    

    “哎,来人了,喊。”

    

    沈欢随意地说了一声,很自然,接着,宋一双手往胸前一对揣,下巴抬了个微小的角度,就开始喊起来:“啊,拐了啊,拐了,拐啦……”有着不轻的东北口音。

    

    按彩排内容,这时候金山应该装作骑自行车的样子,从角落那头走过来了,沈欢却看到他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看着宋一。

    

    “停!”

    

    沈欢喊停下来,宋一立马住嘴,似乎多喊一句都特别累似的,揣着的手也放了下来。

    

    沈欢问金山,“你怎么了?”这才把金山喊醒。

    

    “啊?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金山似乎才清醒,连连道歉,却是又多看了宋一两眼,眼现惊异。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按照预设好的流程来走,完全是被宋一惊到了。

    

    就在刚才,随着沈欢一喊开始,宋一给他的感觉陡然一变,从一条死鱼,变得无比鲜活起来。

    

    一个崭新的东北老娘们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骤然诞生。

    

    这种巨大却神的变化,就像是大便活人……不,是大变活人的魔术的一般,神奇无比,这也就是金山刚才一下子愣住、没有动弹的原因了。

    

    而就在沈欢喊停之后,那个东北老娘们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站在那里都仿佛随时会倒下的死鱼。

    

    金山知道宋一的演技很好,不过他也只是从电视上、从大银幕上看到过,却没有想到从现场来看,竟然会如此惊人。

    

    “别呆了啊。”

    

    沈欢叮嘱了一声,然后再稍微微调了一下,再一次开始这次彩排。

    

    东北老娘们又来了,“拐了啊,拐啦”的叫着,金山终于也不再呆,而是装作骑自行车的模样,走位走过来,再随着宋一的喊声一步一步往内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