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九十三节:我有一个计划
    “是你在开玩笑,还是我听错了?”

    

    包小贝震惊过后,立马问道,想要确认这件事,“百来?”

    

    沈欢对于他的震惊并不意外,点了点头,“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可能还更多。”

    

    百来已经把包小贝震惊得要怀疑自己的听力了,现在听到竟然还可能更多,更加震惊了,嘴巴像机关枪一样,把自己脑子里的一连串疑惑问了出来:“一张专辑怎么可能收纳这么多歌?这里面要解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先,这在硬件上就不可能实现,现在市面上根本找不到这么大容量的cd盘。其次,就算我们抛开硬件的问题不谈,假设真有这样的硬件可以实现你的想法,但是在售卖上我们该如何定价呢?要是按照正常规律来售卖,一歌差不多折算3块钱的话,再按照你的最低数量来算,这一张专辑也是至少3oo起步了,这样的价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会把大部分的目标群体给挡在门槛外面。而如果我们降低价格的话,那又是在损害你的利益,还不如把这些歌拆成正常的专辑来售。还有,就算前面的这两点我们都可以解决,也有一点绕不过去,那就是你写得出来这么多歌吗?毕竟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的专辑都是自己来写歌的。好,就算这次破例,你找其他人来帮你写歌,但是歌坛上像你这种水平的作曲作词人可并不少,你真想要达到这个数量的话,大概率会收录很多质量并不是很高的歌,这就会降低你的音乐质量,砸你自己的招牌,这就是更加得不偿失的事情了……”

    

    被沈欢的这个惊人想法所震惊到的包小贝,脑子里所想到的事情确实相当多,一股脑儿地就说出了一大堆的东西来,停都不停。

    

    沈欢则只是安静地听着,任由包小贝去说,等到他最终停了下来之后,才终于开口,解答了他的这些疑问:“我理解你的这些顾虑,我也可以一一来解答你的这些疑问。”

    

    “第一,你所顾虑的硬件问题,在过去确实是个大问题,但是在现在这个时代,问题并不大,因为现在是一个全新的互联网时代。过去我们听歌,所用到的载体是录音带和cd,这些东西的容量有着非常狭窄的天花板,可是对于网络和电脑来说,载体容量上的天花板并不存在。”

    

    包小贝一怔,脱口而出:“你要售网络专辑?”

    

    沈欢一点头,“是,不过我觉得用‘数字专辑’来形容更加恰当。”

    

    包小贝闻言,皱眉思索起来。

    

    作为一个专业的音乐人,他对于音乐市场的变化比起普通人来要敏感得多。在看到传统音乐唱片市场份额不断萎缩的情况下,他也有过“网络专辑”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和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人一样,他们对于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鲜事物,还是保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的。尤其是在网络版权立法还不完善、网络音乐盗版横行的情况下,去做网络专辑跟做慈善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既然在这行当里面捞饭吃,包小贝也是关注着这行的展情况的,因此他也知道,网络版权法将在五月一号开始正式执行。有立法的保护,再参照以往中国对于版权的执法力度,网络盗版音乐猖獗的情况应该会得到极大的改善,这对于音乐从传统媒介向互联网载体转移,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看起来很光明。

    

    但终究只是看起来光明,网络音乐市场究竟能展出多大的份额,在没有现实数据出来之前,谁也不敢断定。

    

    “现在确实是一个机会,”

    

    包小贝思索了一会儿后,缓缓说道:“不过这种东西到底还是没有先例,究竟会取得怎样的成效,也是没人能够提前知道的。最关键的一点,我们不知道消费者的消费观是否能够顺利地转换过来,愿意花钱去购买你所谓的‘数字专辑’的人,能有多少,毕竟这东西不像cd,cd看得见,摸得着,但是这东西可是看不见,摸不着,总让人没有安全感。而且就算这些消费者们最终能够转变消费观,愿意去购买数字专辑,但是观点的转变是需要一个时间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时间会是多久,但是绝对不会是一开始就能全部转变过来,这不现实。”

    

    沈欢听着包小贝的话,眼带赞赏。

    

    包小贝能够混得这么好,确实不只是一个单纯的、会创作的、有才华的音乐人这么简单。从他说的这些话上就可以看出来,他在音乐产业上也是存在着自己的看法和想法的,并且是有过思考的,眼界很高。

    

    光是这份眼界,就把包小贝从那种埋头做音乐的一般音乐人的行列摘了出来。

    

    “凡事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你又怕,我又怕,那这事等谁去做呢?”

    

    沈欢针对他的这些问题,也再次做出了回答:“不过你的担忧也确实很有道理,群体消费观念的转变,确实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我的这张专辑,就是准备从零到有培育出这块市场来。”

    

    “我之所以会说这张专辑概念化,除了它里面饱含的歌远出一般专辑的范畴外,它的行方式也是非常新颖,前所未有的。它将会采取网络售的方式,并且不是一次性拿出来,而是采取每天、或者几天一的度,分批行,在定价上,我初步打算也是采取差异化定价策略。你可以单独购买每一歌,价格比较便宜,比如一元一,又或者是两元一,同时你也可以选择提前购买整张专辑,那接下来这张专辑里面的所有歌曲,你都可以免费听了,这个价格上就会在总价的基础上进行适当的优惠,比如说按照一元一的价格来计算,整张专辑按一百歌来算,总价是一百,购买整张专辑则会优惠到八十元,以此来促进消费者的购买欲、快收敛资金。当然,这些数字都是我临时想的,具体的定价策略,还要等工作真正展开后,进行了详细的市场调查和研究才能决定,我这里只是打个比方……”

    

    包小贝听得很入神。

    

    他在网络音乐这块上,虽然早就进行过思索,并且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东西从来没人做过,他现在也是两眼一抹黑,完全就是空想。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所有想法都是比较模糊的,但是沈欢不同。

    

    沈欢的想法非常地具体细致,隐然成体系,给了他很多启。

    

    “……你担心的东西,我也知道。这块确实从来没有过先例,消费者是否能够把消费观念转变过来,确实要打一个非常大的问号,不过我是有信心的,而我的信心,是建立在中国现阶段的经济展和人民生活水平上的。现阶段的中国经济水平和社会认知,我认为已经足够支撑音乐消费市场的转变了,不过这方面涉及到的东西太多,我就不详说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向你展示一下这方面的东西……”

    

    包小贝自认为自己的眼界已经很高了,远远过了很多只会埋着脑袋搞创作的音乐人,更不要说那些沉迷于酒色的音乐人了,可是他现在听沈欢一说,才现自己和沈欢之间还是存在着差距的。

    

    他只存在于空想阶段,而沈欢这家伙不只是有想法,而且听他说的,他似乎早就开始着手进行这方面的调查研究了,并且拔高到了中国经济和社会结构的高度上来研究中国音乐的展方向,这也让沈欢的这些话听起来更加有可信度了。

    

    而等到沈欢滔滔不绝的话语终于停下来之后,听了半天的包小贝沉默了一会儿,才终于开口:“我有点明白你的想法了,说是一张专辑,但其实是一一单曲的行形势,本质上还是行单曲。再借助网络音乐这个新事物,确实把难度降低了很多,不过按照你的想法,几天、甚至一天行一歌,这难度还是太大了些,真要做到也行,但那就是竭泽而渔、得不偿失了。”

    

    包小贝这还算是说的客气了。

    

    这岂止是难度大?这简直就是不可能。

    

    当然,想要做到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就像他说的,真要强行做到的话,势必是要大量买歌,这在质量上就把控不住了,将会砸了沈欢自己的招牌。同时也可以预想到,真这样做的话,就算一开始大家冲着沈欢在乐坛上的招牌来消费,到中后期也是会购买数量大减,不仅在这一块的经济上死亡,沈欢这个在乐坛上正如日中天的招牌,也将彻底死亡,这也就是传说中的竭泽而渔。

    

    面对包小贝的疑惑,沈欢笑着道:“创作难度这方面,那就是我这个音乐人所需要考虑的事情了。”却没有再详说下去。

    

    而看到他这副看起来成竹在胸的模样,包小贝心中突然噗通跳了一下。

    

    他想到了半个月前的那件事。

    

    沈欢在那个晚上新闻布会上的表现,震惊了全国,包小贝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就是突然想到,既然沈欢在诗词文章上能有那样惊人的表现,那么他在音乐上是否也会再次创造出这样的奇迹来呢?

    

    这听起来挺疯狂的,不过那天新闻布会上的事难道就不疯狂了吗?在真实生之前,谁会相信呢?但它就是生了。

    

    对于这个妖怪一般的家伙来说,似乎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

    

    包小贝心中如此想到。

    

    随后他也不纠缠在这件事上,而是看着沈欢,漫不经心地说道:“其实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的,这多少涉及到你的一些商业秘密了吧?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当做没有听到过。”

    

    沈欢一直都在看着包小贝,听到他这么一说后,心中一松。

    

    他当然不是一张大嘴巴,见人就说这么多,他说了这么多是有目的的。而这个目的,包小贝看起来可能心里多少有点数了。

    

    这挺好的。

    

    如果包小贝一直装懵的话,那他还真要加一把劲了,不过既然包小贝主动挑出这件事来,那说明在包小贝的内心里,其实也是倾向于接受的,那这事就好办多了。

    

    “包哥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当然相信你,不过我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你也加入到这件事里面来。”

    

    沈欢真挚地看着包小贝,诚恳地说道:“这张概念专辑只是一个开头,关于网络音乐市场这片蓝海,我有一个不小的的计划,现在正少一个像包哥你这样在专业和市场上都精通的专业人才。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包哥你可以过来帮我,待遇方面随便你提……”

    

    果然如此。

    

    包小贝听着沈欢的话,心中默默点头。然后等到沈欢说了半天,他又推辞了一下,最终才勉为其难地勉强答应了一点下来。

    

    “……行吧,不过我先说好,我只是先去看一看,真正有兴趣我才会答应。如果我觉得没有兴趣,那么你可不能强逼着我干。”

    

    他确实对于沈欢口中所描述的那些东西挺好奇的,想要看一看。如果真像沈欢所说的那样,那这将是一件乐坛大事,如果能够参与进去,那实在很有成就感,他主要也是奔着这点去的。不然的话,以他自由散漫的性子,还真不喜欢干这种一听就不太自由的工作。

    

    沈欢喜笑颜开,连连点头,“那当然,这东西肯定要你情我愿才行。”

    

    从决定做网络音乐开始,他对人才方面就有过自己的考虑,而包小贝就在他的考虑名单上。

    

    不管是从专业技术、人脉、经验等方面来说,包小贝都绝对是一把好手。他或许成为不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音乐人,但是在音乐运营上,包小贝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他的广汇云音乐现在最需要的人才。

    

    音乐创作上有他自己就够了,他现在需要的是切实能够做事的人,包小贝就是这种人。

    

    而两人把这件事基本谈妥之后,终于正式进入到了今晚的具体工作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