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八十六节:
    勇斗那个不知道究竟是算前妻还是情敌的家伙之后,沈欢回去跟潘辰君打了一声招呼,就径直朝着董乔的方向走去了——虽然董乔一早就借着姚静航开溜,不过沈欢却是一直注意着她的动向的,所以并没有怎么费神就找到了他们现在在哪里。

    

    走到近处后,也听到了两人一些不加遮掩的聊天内容。

    

    “……武侠题材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商业电影题材,经久不衰,不过一般来说武侠电影给人的感觉都是硬派、阳刚,导演一般也都是男性,姚小姐你进军商业电影的第一部竟然是选择武侠电影,实在令我有点吃惊。”

    

    董乔看着姚静航,如此说道。

    

    姚静航则是莞儿一笑,歪了下脑袋,撩了一下自己的头,顺便展露了一下自己雪白修长的脖子,眼睛看好了董乔,柔声道:“我就是不喜欢世人所强加给我们女性的这些标签,所以一直都在努力地与之抗争。不管是之前我拒绝走花瓶路线、转而做导演也好,还是现在想要从武侠电影入手商业片也好,都是如此。我想让那些心存偏见的人看到,男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女人一样也可以做到,而且可以比他们做得更好。我想在这一点上,董小姐你应该是能够理解我的吧?毕竟我听说过你的一些事情,你也不是一位平凡的女士,我非常钦佩你的成就。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以你为原形来拍一部电影,当然,前提是要能够征得你的同意。”

    

    她这话倒也不是完全的吹捧,她确实听人说过关于这位董小姐的一些零星半点的事情,听着确实挺厉害的,这也是她今天为什么会趁这个机会过来找董乔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是为了给她的新电影拉投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对于董乔这个人颇有兴趣,想要认识一下。

    

    不过董乔给她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

    

    虽然董乔确实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可是气质却和她想象中差了十万八千里:她想象中的那个董乔,应该是一个冷静果敢、杀伐果断又优雅知性的女人,一眼看过来就让你能感受到强大压力的那种,但是当时身处沈欢和李尚颐中间的董乔,给人的第一印象却是一个仓皇无措、唯唯诺诺的可怜虫。

    

    这实在和姚静航想象中差的有点远,当时心中难免失望,不过还是按照计划进行了搭讪——虽然现在她已经没有想要深入了解这个女人的兴趣,但是投资能拉还是要拉的。

    

    而且比起她想象中的那种女人,眼前的这个董乔,看起来无疑更好对付一些,也更容易拉到投资。

    

    可是当姚静航把董乔拉过来聊了一会儿后,她才现自己的第一印象出错了。

    

    这个董乔并不是她第一印象中那样的软柿子。

    

    “姚小姐你有这样的理想挺好的,只不过我可能理解不了你,因为我从来没有过你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必要去证明。另外,我也不知道你是否深入研究过为什么拍武侠电影的都是男导演这件事?如果你真去认真深入研究一番,而不是只抱着美丽的梦想的话,那么你就会现,在你之前其实已经有人做过类似的事情了。”

    

    董乔看着姚静航,缓缓说道,语调并不快,但是稳定无比,如山洪来袭,“1986年,杨玲导演是我国第一位拍摄武侠类型影片的女导演,当时她所选择的类型是电视剧,总共9集的电视连续剧《血色客栈》。而这部电视剧之所以只有9集,就是因为她没有能够拍完,就和投资人闹掰了,因为投资人要的是武侠剧,而她拍出来的是言情剧,并坚持自己的风格。这是直接拍摄中途夭折的,还有拍摄完成之后却票房口碑双惨败的,那是在1993年……”

    

    姚静航越听越是诧异。

    

    她凭着之前的第一印象,还以为这位董小姐是一个软柿子大草包,但是现在看来,她简直就像是一部影视圈活字典一样。

    

    光是从这一点来看,她好像就没有姚静航想象得那么好说服——或者说忽悠。

    

    董乔语其实并不快,每一个字都让人听的很清楚,但是她又确实说得很快,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说出了好几个事例来,“……并不是你想当然的那样,是男性给我们女性加了这样一个标签,而是因为事实证明,女性导演确实没有一位出色的武侠片导演,我认为这是由于生理构造所决定的。同样的,论到对于感情的细腻塑造上,绝大部分男性导演同样不是女性导演的对手,这没有什么号回避的。”

    

    最后,她总结陈词,“所以说,拍电影和拉投资,并不是你刚才所做的那样,讲述一个梦想就可以的,你要让我们这些投资人切切实实地看到收益风险评估报告,看到一些切实的理由才行,比如说,我凭什么要在你从来没有过票房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去相信你的这部电影能在票房上取得成功?还有,成功之后,我的投资回报率你能保证在多少?欠缺的部分你是否能和我签署一份对赌协议承诺自己来承担?除了分红回报之外我还能在对你这部电影的投资中得到什么资源回报?这些东西累加起来能否完全抵消掉那些失败经验例子的风险?……等等等等,这些东西,才是我们这些投资人希望得到的,而不是一个听起来很美丽的梦想。”

    

    董乔的话语一直都是不急不缓,直到这里依旧还是。而说到这里之后,她才顿了一下,一双眼睛非常平静地看进姚静航的双眼里。

    

    “那么,你现在能给我吗?如果不能的话,那么我是否能够认为你觉得我是一个大凯子,还是说你自己是一个没有脑袋的花瓶?”

    

    她的眼神非常平静朴实,不包含任何杀气,一点也不锋锐,但是看在姚静航的眼里,在刚才的积累过程中,却是越来越有压力,最终如山洪一般迅猛无匹,抑得她胸口都为之一滞,呼吸不畅,脸色变幻不定。

    

    然后她才终于知道,她想错了。

    

    她眼前的这个哪里是可以随便任由她欺负忽悠的软柿子大草包?

    

    这个女人的脑袋看起来不知道有多清醒。而且就和她听人说过的那样,这个女人真是好直接、好霸道,说着说着就突然锋芒毕露,直接刺向了她。

    

    董乔最后的那句话很明确,就是给她一个选择题:一,承认她姚静航把她董乔当成了一个大凯子,二,承认她姚静航是个没有脑袋的花瓶。

    

    虽然姚静航之前确实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觉得董乔可能是个大凯子,但是真要她承认这一点,那是不可能的——虽然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听说这位大小姐的身世背景可是极深,万万得罪不得。

    

    可第二个选项,姚静航同样不想选。

    

    或者对于沈欢这种人来说,要他承认自己是一个花瓶是一件没有任何难度的事——这个家伙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候,还恨不得自己是一个花瓶才好呢。可是对于姚静航来说,要她在这种公众场合下当面对别人承认自己是一个花瓶、还是一个没有脑袋的花瓶,实在是奇耻大辱。

    

    她一直以来,最介意的就是这点了。

    

    她不想被人当成花瓶看待,这是她心中最敏感的一点,所以她没有按照所有人期望的那样走演员道路,而是选择了看上去要困难无数倍的导演道路;所以她努力拍好一部又一部的电影冲击奖项;所以她现在还想要在电影票房市场上再证明自己,并且还要选择从来没有成功先例的女导演武侠片类型……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想要证明自己不是一个花瓶,这和她曾经的一段人生经历有着最直接的关系,是她最隐秘的秘密。而现在,董乔只是第一次见她,就直接抓住了她的这个最大的软肋来攻击她。

    

    如果真让她在这种场合下承认这一点的话,那她感觉自己的脸都丢光了!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丢脸算不上什么,他们为了工作、为了生活,经常性地要在很多场合下丢人,可是对于姚静航来说,她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让别人来迎合她鼻息的生活,她的面子和自尊心,比绝大多数人的都要值钱、尊贵得多。

    

    她不知道董乔是有心还是无意,她只知道,在现在的她看来,董乔就像一个魔鬼。

    

    ……

    

    在姚静航对面的董乔则只是平静地看着姚静航,心中长出了一口闷气,大感惬意。

    

    爽!

    

    她刚才在沈欢和李尚颐那里受到的夹心气,总算是泄出来了,痛快!

    

    真是的,想她董大小姐,什么时候有过今天晚上这样的窘状?实在是太憋屈了!还非得憋着,不能出声说什么,更不能按照她一贯的脾性强硬起来,毕竟整件事里确实是她不对,是她一脚踏两船,撩了这个撩那个。

    

    之前她倒也经常这样做,只是之前她船技高,从来没出过岔子,没想到这次竟然阴沟里翻了船,而且更夸张的,她撩的两个人之间竟然还是这种从综复杂的关系,其中更有许多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事,亏欠沈欢良多,所以只能先憋着,实在是把她给憋坏了。

    

    还好这里有个人给她泄一下。

    

    看着姚静航变幻不定的表情,董乔感到舒爽的同时,又微微有些不忍。毕竟刚才是这位姐妹帮她脱离苦海的,她却这么来回报对方,实在有点不仁义。

    

    算了,她这部电影自己就投了吧,也就当作是对她今天仗义帮忙的回报——虽说这位姚小姐看起来也是无心之举,但她的行为确实是帮了她一手。

    

    于是她也不保持着那张看着平静却又让人感觉恐怖压抑的脸了,而是突然展颜一笑,周围被她刚才刻意营造出来压迫姚静航的凝重氛围一下子消散、欢快起来。

    

    “我……”

    

    她话刚刚出口,还没说出来呢,一个声音就先插了进来。

    

    “姚小姐,不知道你和董小姐的交谈是否已经结束?”

    

    伴随着这个声音,沈欢适时地走到了两人身边。

    

    董乔刚才一直沉浸在欺负姚静航一时爽,一直欺负一直爽的快感中了,太沉浸,都忘了注意周围,也没有察觉到沈欢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这让她面色微微一变,赶紧转头四顾,想要看看李尚颐过来没有。

    

    要是这两人一起过来、又重新把她给包围了,那就糟糕了。而她刚才说好的过来想对策的,结果和姚静航小美人这边一玩起“欺负你好爽嘿嘿嘿”的游戏,就暂时先把这事往后边搁了搁,却是没想到沈欢这么快就杀过来了,所以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应对这件事呢。

    

    和董乔不同,姚静航却是如闻大赦,转头看向沈欢的眼中都快有星星冒出来了。

    

    她也算看出来了,现在他们几人之间就像是最原始的斗兽棋关系,沈欢吃董乔,董乔吃她——这从董乔的表情也可以看出来:这位之前在她眼中越来越像是一位恶魔的家伙,见到沈欢之后又像她一开始那样气质变幻,看着慌乱起来,再没了那恐怖的感觉。

    

    现在沈欢过来吃董乔了,那她这个处于斗兽棋最底层的可怜虫,总算是可以暂时解脱了,于是忙不迭地道:“结束了结束了!刚才打扰了你们的交谈,我真是非常过意不去。”

    

    沈欢微微一笑,“没什么,正事要紧嘛。”说完一顿,不动声色地过去了一步,直接封死了董乔所有撤离的路线。

    

    他眼角的余光察觉到,这姐们儿鬼鬼祟祟地好像想要逃跑。

    

    然后他才接着说道:“如果你们没有什么要再谈的话,我是否能够和董小姐进行一会儿私人的交谈呢?”

    

    姚静航继续忙不迭地道:“没有了没有了,你们请便,请便!”

    

    说完之后,她生怕自己走得再慢一点又要被那位魔鬼拉下来继续践踏她的自尊心,赶紧扭头就走,像是屁股后面有一只大恐龙在追逐她一样。

    

    待姚静航离开之后,沈欢这才扭头,静静看向董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