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五十五节:大军来袭
    这个四月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跌宕起伏的一个四月。

    

    陈吾就是其中之一。

    

    “我下去买瓶酱油,锅里炖着汤呢,注意一下。”

    

    简梅在玄关处弯腰换鞋,忙里抽空回头吆喝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她又再喊了一声后,才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哦”,这让她摇了摇头。

    

    他们家这位老才子可真是一派古典文人做派,真正的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那种,想要指望他帮忙干点家务,真的是这辈子都别指望了,也就能指望他别让这房子给烧着了。

    

    待到简梅换好鞋出门后,屋子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这个家中的那位老才子陈吾先生坐在客厅里,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低头翻看着手上的报纸。

    

    《白马书院正式宣布,推迟沈欢入院申请审定》

    

    这是报纸上所刊载的最新内容。

    

    正如沈欢所料,对方的手段远不止是那么简单。

    

    按照时间和内部流程,白马书院现在已经是该评定完沈欢的基本资质,即将进入到书院成员内部投票评定的阶段了,但是经过周小兰的带头呼吁后,很快白马书院方面也做出了反应,认为沈欢的资质评定存在着一些问题,所以决定暂时搁置,等到调查结束了之后再决定是否继续推进流程。

    

    “这是惹到小人了啊……”

    

    陈吾看了半天后,摇了摇头,把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拿了下来,闭上眼,捏了捏鼻子。

    

    他是不相信这些报纸上面所写的东西的,不相信沈欢的那些文章是由人所代笔,因为他是亲身跟沈欢接触过的。

    

    沈欢当时妙语金句随口就来的模样给他的印象很深刻,在陈吾看来,那些诗句和文学素养已经是深深根植于沈欢的血脉之中了,如果真是由人代笔的话,怎么会如此熟悉并熟练运用呢?而且真要是说有什么人能代笔出沈欢所布的那些文章诗句来,陈吾纵观中国文坛真找不出几个人来,而那少数人,全部都已经是一方大家了,怎么可能会给沈欢这样一个歌手代笔、做幕后工作呢?

    

    从逻辑上来就说不通,矛盾点太多了,所以这件事在陈吾这里说不通。

    

    但是不知道怎么地,这种舆论的市场就是很大,陈吾和简梅两口子晚上闲聊的时候,简梅就曾经说到这事。

    

    “找你帮忙的那个沈欢,我们办公室都在说他的事呢。”

    

    虽然高中老师勉强也能算是知识分子,但是简梅说起八卦来的样子,跟普通的菜场大妈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你说他是不是真有人在帮他代笔?办公室里的很多人都这么觉得呢。你跟他也算认识,这里面的事情你清不清楚?……”

    

    以一点而知面,就连那些还算有些见解思维的高中老师们都如此热衷于接受这种舆论,更别说那些被媒体牵着鼻子走的市井小民了。

    

    “唉……”

    

    陈吾又叹了一口气。

    

    他对于沈欢这个年轻人的印象还是很好的,除了他那藏不住的才华、年轻人少有的谦虚外,沈欢的社会责任感更是让他欣赏不已。

    

    正是因为有沈欢推动的这件事,最近一段时间国内才轰轰烈烈地掀起了文学热潮,而且借着此次事件,白马书院成功从深山中以高昂的姿态走入了市井朝堂,借着网络这种新平台能够持续性地挥作用,更加有力且持续地推动中国文学展。从这方面来看,沈欢确实是为中国文坛做出了杰出贡献的。

    

    这样有才华、有能力、有理想的年轻人,如今却遇上了这样的事,让陈吾看着都替他感到糟心。更糟心的是,白马书院这个当口不仅没有去拉他一把,反而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相当于在风口浪尖上又把沈欢往下推了一把,在陈吾看来实在有点不厚道。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白马书院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松散的组织,陈吾身为白马书院的成员,在外人看来身份地位崇高,可是在书院内部却是属于边缘人士,也不上什么话。所以他既无法劝阻周小兰,也无法对书院的决策做出什么有力的影响,之前他所起到的,也就是在其中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而已。

    

    当然,从客观上来看,书院这么做也没错,只是多少让陈吾觉得有点过河拆桥的意味,心里觉得不太舒服。

    

    他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在自己的微博上文力挺沈欢一下了,还有或许就是打个电话过去慰问一下这个年轻人。

    

    一想到这,陈吾也没有耽搁,立刻拿起手机来给沈欢打了电话过去。

    

    ……

    

    接到陈吾电话的时候,沈欢正在他建邺中的家中伏案工作,桌子上堆满了纸张,许多上面已经写满了文字。

    

    陈吾的电话让他暂时停下了工作,看了一眼后有些诧异。

    

    他和陈吾的交情并不深,也就是在巴陵的那几天频繁接触了一下,留了个电话,之后也基本上没有联系,却没想到在这个风口浪尖上陈吾会打电话过来。

    

    “陈老你好。”

    

    沈欢说话的声音很轻松,还带着笑意,听起来心情不错,这让电话那头为其担心的陈吾稍稍有些惊讶。

    

    他还以为这种当口,沈欢的心情想必会很糟糕呢,也不知是不是强颜欢笑。

    

    “小沈,你这事我也听说了……”

    

    不管沈欢是不是强颜欢笑,陈吾没怎么寒暄也就进入了正题,宽慰起来:“……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是相信你的。我也希望你能够挺住,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是非曲直,到最后自然会水落石出……”

    

    陈吾絮叨了好一会儿,沈欢就只是听着,时不时地应上两句,表达了自己对于陈吾的感谢之情,心里也确实感到有些温暖:陈吾和他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朋友,在这种时候却能做出这种举动来,而且据他所知,陈吾还公开在自己的微博上力挺了自己,实在是不容易,挺暖心的。

    

    只不过陈吾有些话他还是不赞同的,比如说那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从社会信息传播角度来看,这句话实在没什么意义,因为有的事情就算是亲眼所见也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更被说经过媒体渠道的一层层传播之后了。

    

    这不是一个探寻真相的过程,而是一场战争。

    

    ……

    

    这确实是一场战争,战局的每一个细节和进展在沈欢眼中看得都很清楚。

    

    4月12日上午,周小兰带头质疑,浪潮开始掀起。

    

    4月12日中午,白马书院表声明,推迟沈欢的入院审核程序。

    

    对方的能量真的很大,要说白马书院的举动和那个幕后推手一点关系都没有,打死沈欢都是都是不会信的。

    

    4月12日下午的晚报出来,随着白马书院的行动,舆论浪潮开始叠加,更上一层楼。

    

    这种层层推进的手法,不只是蒙子期看了觉得眼熟,沈欢自己看了都觉得眼熟,感觉和自己简直如出一辙。

    

    当然,商业手法有所相似,那也很正常,这对于沈欢来说反而是一个好处。

    

    他对于自己太了解了,也更加清楚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如果对方和他的思路大致相同的话,那么他就相当于在和自己作战,更加有把握了,毕竟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角度来看,他现在是又知己又知彼了。

    

    他甚至还隐隐和这个看不清的对手产生了一点惺惺相惜之感……

    

    而随着战局的一层层推进,沈欢他们这边也很快做出了回击。

    

    4月12日中午,白马书院表声明之后没多久,沈欢就通过自己的新蓝微博、以及通告的方式对这种质疑言论进行了公开回应,严正声明此事纯属猜测,绝非实情,声明沈欢并没有工作室,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出自他自己的手笔。

    

    不过从第一天的战局结果来看,他们的这种回击手段并没有什么效果。

    

    4月12日晚上,《潜伏》的收视率相比起前一天来有明显的下滑。

    

    地面四台《潜伏》的单城收视率最低已经跌破了5%,而之前地面四台的单城收视率都在8%以上。之前表现最亮眼的锦城综合频道,单城收视率也从昨晚的14.6%下降到了1o.8%,虽然依旧很不错,但是下降态势明显,其他三台也是明显收视下滑。

    

    《潜伏》的收视率,在沈欢看来就是对于战场状况最好的一个分析点。从这一点上来分析的话,可以看到,大面积负面舆论的倾销下,沈欢已经开始产生信誉危机,影响到了他的品牌价值和连带产品收益,也证明了“公开声明”“义正言辞”这种传统手法在这种战局下根本没什么卵用。

    

    从明面上来看,沈欢在第一天的战局中一败涂地,彻底处于下风。

    

    不过在暗地里,他们的工作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一张大网,已经铺开……

    

    战局的第二天,4月13日早上,对方新一轮的攻势袭来。

    

    《惊天丑闻!&1t;鬼吹灯>系列竟是代写!》,《&1t;鬼吹灯>真正作者现身》,《窃取知识果实的可耻者——沈欢》,《沈欢大文豪形象或将破灭》……

    

    轰!

    

    就像某篇新闻报道的标题一样,这桩“惊天丑闻”彻底炸翻了今天的中国。

    

    昨天还只是捕风捉影,今天却是已经落到了实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昨天敌军还只是远远射箭的话,那么今天这支不明来路的重装铁骑就开始动全面进攻了。

    

    地动山摇,大军压阵。

    

    一颗原子弹爆炸了。

    

    这颗原子弹爆炸的效果,也体现在中国城市的各个角落。

    

    某公司茶水间内,上班前夕,人头攒动,气氛热烈无比。

    

    昨天那个指点江山的四眼仔今天依然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挥舞着报纸,慷慨激昂地如同特殊年代打了鸡血的红小将一般。

    

    “我说什么来着,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瞧瞧,这不就来了吗?《鬼吹灯》都是代写的啊!《鬼吹灯》这种文笔一般的小说都是找人来代写的,足见沈欢的水平了,更何况他现在表的这些作品呢?”

    

    “这根本就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家伙啊!”

    

    四眼仔在人群中看向他的女神小梅,一脸的满足。

    

    真正作者现身,证明《鬼吹灯》纯属代写,沈欢只是署名。这完全就是一桩肮脏的,沽名钓誉的金钱交易!

    

    事实摆在面前,总能让被沈欢那个小白脸迷了心窍的小梅看清他的真面目了吧?也别整天做梦想着沈欢了,多看看她身边的这些道德高尚目光睿智的大好青年吧!

    

    比如说四眼仔他自己。

    

    可是他却不知道,就算没了沈欢,还有张欢,王欢,娱乐圈多的是让这些少女们梦的白马王子,而他这只自认为王子、只是暂时被女巫施了魔法的青蛙,可能永远也进入不了公主们的眼中,更不可能得到她们的吻,从而变成王子。

    

    其实他觉得小梅在做梦,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如果他现在可以把目光从小梅身上转移开,看向他左侧那位满脸雀斑、此刻正看着他的那位小胖妹,那么他这只青蛙不需要变成王子,也可以得到他自己的幸福。

    

    ……

    

    “原来还真是这样,亏我昨天还觉得他有可能是被误会的呢。”

    

    “我就说嘛,他只是一个歌手而已,怎么可能还有这么高的文学素养呢?”

    

    “其实我也早就在怀疑了,一个人是不可能这么全能的嘛!”

    

    “不是啊,你之前不是还说,他确实文学素养很高吗?还说从他自己那些歌的填词就可以看出来。”

    

    “哎呀,我只是走入了一个逻辑误区,现在看来,他那些歌词很可能也不是他自己填的,只是代笔的而已!”

    

    ……

    

    茶水间内的众人纷纷热议着,一个个兴奋地痛打沈欢这条落水狗,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像是未卜先知、早知如此一样,却不知这些人现在的举动完美地诠释了“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这句话。

    

    而作为沈欢的死忠粉丝,小梅只是默默地充了一杯咖啡,双手捧着,低头走出了茶水间,没有参与进去他们的讨论,也带走了四眼仔痛心疾的眼神。

    

    小梅还是单纯地相信着沈欢,相信着她的这个偶像。

    

    她甚至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前台的电脑,登录新蓝微博,来到沈欢的微博下面了一条评论。

    

    “加油,挺住!我相信你肯定是被冤枉的!”

    

    只是在一大片不断涌现的骂声中,她和另外一些死忠粉丝依然在力挺沈欢的评论就像是暴风雨海面上的小艇一般,风雨飘摇,很快就被打翻、淹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