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四十七节:眼底更无一人
    沈欢好像没疯。

    

    被沈欢间隔时间极短的两篇作品震惊到的重度网瘾患者们继续在沈欢的微博下面等着,等着看看他十几分钟是不是还能再扔一篇新的出来。

    

    在新蓝微博上,对关注人设置了特别关注后,关注人一旦有新动态,只要你打开网页、连接着新蓝微博,不管你现在在浏览的是什么网页,都会在网页右下角弹出体统提示标志来,还会伴随着“叮咚”的提示声。

    

    可是有些心急的甚至等不及这自动系统提示,等了十几分钟之后,他们就开始迫不及待地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沈欢的微博页面,看看他是否会把如此高强度的举动持续下去。

    

    可是等他们刷了好几分钟,也没能刷出来什么。

    

    然后他们又再等了十分钟,还是没有看到沈欢更新新的微博,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就说嘛,写东西怎么可能像卖大白菜一样?可惜心底又隐隐有些看不到热闹的失落感。

    

    然后就去干别的事了。

    

    有的刷了一会儿微博,无聊之后去了视频网站看视频,有的继续在其他微博上闲逛着,看着一些紧跟时尚资讯的文化人微博主对沈欢的两篇新微博做翻译和各种分析,有的则是继续在沈欢的微博下面跟人对喷。

    

    而就在距离沈欢的第二条微博布半个多小时之后,所有把沈欢设置成了特别关注、又同时保持着新蓝微博的连接的用户,都听到了“叮咚”一声,网页右下角弹出了系统的提示消息。

    

    沈欢又更博了!

    

    大家伙儿一怔之下,立马点击右下角的提示消息,像脱了缰的疯马一般涌向沈欢的主界面,看到沈欢时隔半个多小时之后,又更新了一篇新的微博。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苍云文章同安骨,中间小章又清。”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弄扁舟。”——《忆章怀楼送大刘》

    

    这家伙又了!

    

    看到这篇新诗的同志们热得抓耳挠腮,纷纷在下面评论下来。

    

    “我去,你是在写文还是吃饭啊?怎么又弄出来一篇了啊!”

    

    “我靠,又是这么有逼格,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这句看得我太有感觉了!”

    

    “服了,别的诗人憋几个月都不知道能不能憋出一诗来,你老家人这半个小时又搞出来一篇了?”

    

    “这么短时间,根本不可能!真相只有一个,肯定是拿以前写好的东西出来,装作是你现在才写的。”

    

    “翻译君来了,先来前两句吧:昨天的日子已经渐渐离我远去,不可能再挽回了,今天的日子又来扰乱我的心房,充满了无限忧愁。话说沈同学,你的诗文怎么总是这样,不是忧愁就是感叹,我翻得都要忧郁症了,就不能写点《小苹果》这种欢快的来治愈一下我们这些文学青年脆弱的心灵吗?”

    

    “翻译君,你有打那些闲话的功夫,整诗都早翻译完了,赶紧干活,别废话了!”

    

    “最近受到沈欢影响,到处蹿,受到熏陶太多,感觉自己不用翻译都有点看懂了!”

    

    “除了《那一世》,到现在全是古文的了,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高大上,贴近现实生活一点啊!”

    

    “我来代替沈欢回答了——不能。一开始陈吾不是说他没文化的么,那肯定得来高逼格的啊。”

    

    “照这个度,看样子还真能在时限内达到目标啊……”

    

    ……

    

    沈欢到此并没有结束,只不过第四篇文来的更晚了一些,三个多小时后,已经十一点多钟了才来。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慧通也。名之者谁?优伶自谓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醉能同其乐,醒过能述以文者,优伶也。优伶谓谁?建邺沈欢也。”——《醉翁亭记》

    

    这次又成了游记。

    

    “我靠,终于来了!我差点睡着了!”

    

    “这怎么又成散文了?体裁也太多变了吧,你真是什么都在行啊?”

    

    “什么都在变,唯一不变的是金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又是一句金句啊!不过沈欢同学,你三十岁都没有,怎么也敢自称‘翁’?”

    

    “陈吾叫你戏子你不恼,现在还直接自称上戏子了,你是不是对戏子这个词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啊?”

    

    “半懂不懂的就不要装蒜了好吗?优伶,优是男演员,伶是女演员,放到现在也会翻译成演员而不是戏子啊。”

    

    “太长不看。”

    

    ……

    

    一晚上连四篇微博之后,沈欢今天终于到此为止了,而在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沈欢第二天又继续开始了他无规律的连续博。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天净沙·秋思》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定风波》

    

    ……

    

    “三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江城子·夜记》,心中有座坟,葬有未亡人,情不知其所以,一往而深,却只能缅怀。

    

    两天时间,沈欢一共了十篇微博。

    

    别人写实憋半天,他写诗就像拉屎。

    

    还是闹肚子,拉稀的那种,连绵不绝,堵都堵不住。

    

    新蓝微博上彻底炸裂了,尤其是沈欢的微博,尤其是他最后一篇《江城子·夜记》的微博下面,热度更是爆炸——经过沈欢连续两天连绵不断地酝酿和酵,此刻聚集在他微博上的人数很恐怖,因为他再有最后一篇,数量上就达标了。

    

    这是关键性的一刻。

    

    也是因此,新蓝微博的页面都崩溃了,后来者完全进不来,怎么刷都刷不出来。

    

    通过TT和其他一些通讯工具知道沈欢已经布了关键性的最后一篇、此刻自己却刷不出来页面的网民们,急得调教骂娘,特别是他们的朋友们说最后一篇“很有意思”的时候,他们更是心痒难忍,却依旧是怎么刷都不刷出来,心情就更加烦躁了。

    

    他们烦躁,新蓝微博的程序员们更是如临大敌,急得满头是汗。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被通知了会有这样一刻,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当这一刻到来的时候,他们才现他们还是低估了这数据洪流的恐怖。不过还好,早有准备的他们,终于还是把这一阵数据洪流的袭击给扛了过去,新蓝微博的使用恢复了正常,沈欢的那最后一篇微博下面评论已经爆炸。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结合内容来看,这词是送给李尚颐的吗?”

    

    “我去,公开诅咒?”

    

    “我倒觉得这是放下了,过去的依然深情无限,但只适合埋葬在过去了。”

    

    “渣男,离婚了还要骂前任,你还是人?”

    

    “人还是要往前走的,早点放下吧。”

    

    “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

    

    但不管如何,从数据标准上来看,沈欢花了两天时间,终于符合了白马书院的标准。

    

    同时炸裂了新闻热度。

    

    ……

    

    天底下的大事总是不常有,放到中国娱乐圈内,那更是要缩减了。所以娱乐记者们常常为了版面新闻而绞尽脑汁,一有点风吹草动都如临大敌,实在没什么事的情况下,就连某个年龄大的著名女明星新妆容看着像少女、谁谁谁新做了个型丑出天际这样的新闻都可以拿来做版面,甚至充头条。

    

    但是4月份的他们无疑是幸福的。

    

    得益于沈欢,他们再不需要为了版面新闻煞费心思,只需要盯着沈欢和他相关的事物,高热度的新闻材料俯拾即是,比如说沈欢面对白马书院公开应考,两天之内高强度连续作文十篇,题材从散文到诗歌、辞赋,无一不全,而且篇篇精彩,乃至于绝伦。

    

    光是这一条新闻,光是沈欢微博上那充实的内容量,就让他们忙不过来了,更别说这件新闻的价值还不止于此,不管是从纵度上深挖,还是从横度上宽挖,都是无穷无尽的新闻材料。

    

    唐一宁在参加活动面对记者提问对于沈欢这次事件看法,认为他有没有可能进入白马书院时,不顾自己的新剧和沈欢撞档的现实,调皮地说道“他的才华毫无疑问,我相信大家都看在眼里,我已经彻底成为他的小迷妹了,我相信他进入白马书院只是迟早的事”,最后被某个记者把她一向被大众关心的婚姻和沈欢扯到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像往常那样选择不回答这方面的问题,而是开玩笑似地表示“也许吧?毕竟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有才华有深度的男士”。

    

    虽然没有确定性的回答,但是从娱乐记者们的一贯角度出,这就已经是隔空告白了,放在平时绝对是大新闻。

    

    可惜,这两天的大新闻实在是太多了。

    

    大导演潘辰君被他的一位导演好友拉去参加那位导演的新剧布会,为其站台的时候,也在记者们的围追堵截中说过“这无疑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我非常喜欢他作品的美感,更喜欢那些作品中的思想,令人惊叹,有些思想更是令人想不到这竟然会是一个还没有三十岁的年轻人写出来的。如果他愿意为我写剧本的话,我也非常愿意和他的合作,当然,不是《流星花园》这种剧本,我需要他写出一些像他的文章这样有深度的剧本来,对此我非常期待……”

    

    娱乐圈中有太多的人想要和潘辰君这样的大导演合作而不可得了,现在他却是主动公开出了邀约。而且听潘辰君某些话语的意思,如果沈欢真的愿意为他写剧本,他甚至不介意和沈欢共同执导……

    

    类似这样的新闻还有很多,这是从横度上来看的,从纵深上来看新闻也是多不胜数。

    

    白马书院成员、知名小说作者周星在他的微博上声,对于沈欢的《登幽州台有感》做出了评价:“胸中自有万古,眼底更无一人。从古至今,诗人多不胜数,可是还从来没有一个能像他一样。这二十二个字,真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

    

    看得出来周星真的很喜欢沈欢的这《登幽州台有感》,以他这样的身份都出了如此推崇至极的感慨。

    

    同是白马书院成员,现代大诗人汤若灿人如其文,自由洒脱,豪情无限,直接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只此一句,已使我折服。不管如何,我这一票你已经拿到了。”

    

    竟是不管其他流程,提前把他的那一票给投出来了。

    

    ……

    

    沈欢和新蓝微博方面在背后筹谋策划了很多,许多事都是他们暗中做工作促成的,比如说白马书院革新、帮助白马书院的这些成员们入驻新蓝微博这一项,但是他们的工作也就做到这里了。光是让这些人同意开个新蓝微博,就已经费了极大的劲了,再让他们按照沈欢他们所需要的去布微博,那完全是做不到的,这也是他们开通新蓝微博的一个大前提——没有人能够指挥他们布什么。

    

    所以他们现在的这些东西,还真不是沈欢他们在背后搞的鬼,完全是这些人自自愿的。

    

    除了这些白马书院的人外,开通了新蓝微博的文化圈人士也是纷纷声,有的是逐字逐句翻译、分析,有的跟白马书院的这些人一样,完全不管那些普通人是看得懂看不懂,直接出他们对沈欢这些作品的感想评价。

    

    某地教育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甚至说他们已经有意在课外阅读教材上加入《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和《逍遥游》,并将对此展开讨论。

    

    ……

    

    沈欢无疑统治了最近的社会话题。

    

    而4月11日,也终于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