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零四节:被乐坛耽误的作家
    金秋的阳光逐渐褪去了夏日的热烈,慢慢迟暮起来,从屋子左右开着的窗口、从二楼的几个开口处投射进来,晕开、铺满整个屋子,光线明亮却不刺眼,气氛祥和。

    

    灰尘就在这样的光线中打折卷儿、上下翻滚,若是用放大镜来看,很有一种雾海翻腾的感觉。

    

    秦勇手上拿着一份报纸,一边看着,一边用空着的手伸过去端起咖啡送到嘴边啜了一口,没有加糖的黑咖啡让他的眉头微微一皱,马上又松散开来,满脸舒畅。

    

    还是这种味儿过瘾。

    

    这是一间民国风的屋子,上下两层,被充作了《潜伏》剧组的化妆间、换衣间、道具间、设备放置间等等,屋子中央的那一大片空地上桌椅已经全部搬走,搭上了许多铁皮板子,隔断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房间,演员们化妆、换衣就都是在这里进行,只是这些现代化的隔断间放在这个民国风的房子里,看上去格格不入,风格有些诡异。

    

    秦勇现在所坐的位置,则是这些隔断间靠外、临近大门处,这里还保留了一小块空地,放上了桌椅,作为休息角。

    

    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在今天的片场处忙活着,偶有两三个工作人员进出大门,搬着些大大小小的东西,很是忙碌,和悠闲的秦勇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从门口处匆匆忙忙地快步走了进来。

    

    这种匆忙是慌乱的匆忙,和那些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匆忙不同,脚步声很重,这让秦勇抬起头看过去了一眼,然后笑着招呼了一声:“来了啊。”

    

    门口进来的是汤灿灿,头还稍许有些凌乱,上身穿着一件单薄的皮衣——现在都已经十一月了,算是中晚秋,气温已经慢慢下降,需要穿薄外套了。

    

    “勇哥早啊。”

    

    汤灿灿进了门,脚步才放缓下来,来到秦勇身边一屁股坐下,左右张望起来:“还没到我呢吧?”

    

    “没呢,”

    

    秦勇回了她的话,视线已经从报纸上完全移开了,看着她道:“前边一场戏好像有些耽搁了,所以你也不用急。”说着,把桌子上的一份东西推到她面前:“起晚了?还没吃呢吧?鸡肉卷,还没动过,可以先填填肚子,就是可能有点凉了。”

    

    娱乐圈美女很多,但是《潜伏》剧组里美女实在不太多,最漂亮的,大概要数宋一了,只不过这个女一号不太好接触:虽然她对于每个人都并不冷淡,你有事跟她说,她肯定会回应你,但是她话实在太少了,似乎有点自闭,经常聊上没两句、气氛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尴尬之中,让人坐立难安,就算是对沈欢这个导演都是这样,所以也没多少人愿意跟她聊天。

    

    接下来再论,就到汤灿灿这个女三了。

    

    比起宋一来,她可是要好接触多了,总算是一个正常人,还是个青春活泼的小姑娘,很有活力,而且她也没什么名气,所以没有架子,就更好接触了。再加上汤灿灿在剧组里也算是二号美女,而美丽的事物人人都喜欢,所以从人缘上来说,汤灿灿在剧组里的人缘差不多算是最好的了,秦勇也因此颇为照顾她,早餐都给她预留了一份。

    

    就是在这个都快要可以吃午饭的点,再吃早餐,好像有点奇怪。

    

    “谢谢勇哥!”

    

    汤灿灿灿烂地笑了起来,也不做作,拿起那个鸡肉卷解开塑料袋的口子就吃起来,边吃还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凉了也没事,我就不爱吃太烫的东西……”

    

    汤灿灿一边吃着,秦勇也一边和她聊了起来,“你这样总是迟到也不是个办法,给自己多定几个闹钟啊。”

    

    汤灿灿吃相还是颇为淑女的,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定了好几个,但是没用啊,都被我自己按掉了。”

    

    秦勇连连摇头,“现在是沈导在剧组坐着,他不在意这些小事,还行,过两天沈导不在了,陈导坐镇,你要是再这样,我怕你要被他念叨死。”

    

    汤灿灿眼睛一下子瞪圆了,赶紧囫囵地把嘴里的东西吞咽下去,赶忙问道:“沈导怎么就不在了?出什么事了吗?”

    

    虽然汤灿灿在《潜伏》中并不是主角,但是女三这个位置,也是她入行以来最好的一个角色了,她还是很珍惜这个机会的。而且随着剧组的拍摄工作逐渐进行,看到剧组有条不紊的工作状况、看到一拨又一拨的人进组纪录情况,像是要买片的样子,特别是看到男女主角一次又一次地精彩挥,听着秦勇一次又一次地在她耳边感叹这两人的演技绝对是一线级别的,汤灿灿现在对这部剧可是充满了期待的。

    

    她的事业能不能开个好头,就看这部戏了,但是沈导怎么突然要走?

    

    在这段时间的工作中,沈欢这个能导能演,为人时而威严、时而亲和,大事抓紧,小事不管的家伙已经逐渐成为了剧组的主心骨,也成为了汤灿灿的主心骨,看到他就安心了。现在他要一走,这剧还怎么办?

    

    所以汤灿灿一下有点慌了。

    

    “那这剧还拍不拍了?”

    

    当然,这句话才是汤灿灿真正关心的。

    

    秦勇笑道:“当然拍了,他又不是一走就不回来了,我估摸着也就是去个两三天,最多一个礼拜吧,之后就会俩了。”

    

    汤灿灿闻言,这才放心,可是马上又好奇起来:“他要干嘛去?”

    

    秦勇拿起手中的报纸挥了挥,“签售。”

    

    汤灿灿向秦勇举着的那份报纸看去,见到他打开的那个版面上一个大大的新闻标题——沈欢跨界新书《鬼吹灯》热卖,荣登畅销书排行榜。

    

    “第一册卖得这么好,上面还说马上要行第二册了,按照一般规律,我估摸着这种时候总得办个签售什么的,到时候他不就得抽出点时间离组了么?”

    

    汤灿灿鸡肉卷暂时也不去吃了,把秦勇手中的报纸拿下来仔细看了起来。

    

    “……知名歌手沈欢的跨界新书《鬼吹灯》继掀起网络热潮之后,在实体行领域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鬼吹灯1:精绝古城》以48万的销量,荣登十月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第二名……纵观娱乐圈历史,出书的明星沈欢并非第一位,但是书籍销量登上畅销书排行榜的,沈欢却是第一位……”

    

    “咱们这导演是真的能折腾,从年初到现在,就没歇过,隔不多久就上报纸,”

    

    秦勇说到这,摇了摇头,语气中有着难掩的羡慕,“其他人拍戏的时候就是拍戏,相当于隐居状态了,他倒是厉害,拍戏的时候新闻还不断上门。”

    

    秦勇当然是羡慕了,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娱乐圈人士来说,曝光度才是终极目标:你就算是没有作品,可只要你曝光度足够,甚至于天天赖在新闻版面上,那么你也是大咖了,名利自然就会上门来。

    

    而在这一点上,沈欢确实令人羡慕,今年的新闻几乎没断过,月月都有,而且还都是大新闻,这曝光度和存在感,刷得实在够足的。

    

    “这小说是好看啊!”

    

    汤灿灿快地把新闻大致看完之后,表情很是兴奋:“我也在看呢,实体书刚出来我就去买了!”

    

    她倒也不是完全单蠢,还是有些话没有说出来的:她一开始看《鬼吹灯》,是因为听说他们这导演写了本小说,所以去看了看,想要找点话题和沈欢多聊聊天,拉近拉近关系,说不定下一部戏也就有着落了,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一看起来,竟然就掉进坑里了。

    

    她不仅在微博上追完了《鬼吹灯》,剩下的部分也在《鬼吹灯1:精绝古城》刚出来的时候就去买了,平时在等戏的时候闲着没事就啃,啃着啃着也早把《鬼吹灯1》啃完了。

    

    她现在这么兴奋,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鬼吹灯2》要出版了——她确实借着这个话题跟沈欢多说上了一些话,但是说到《鬼吹灯2》什么时候出版的时候,沈欢总是说他也不知道,要看出版社那边的意思,这让汤灿灿有些心痒难忍。

    

    她甚至闲着无聊,又在剧组里把《鬼吹灯1》啃了一遍呢,还好现在总算等到了2的消息。

    

    “你说他这精力还真是旺盛啊?”

    

    秦勇有些感慨:“自导自演、一个人干两份工作已经够累的了,他还要抽空写小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工作狂啊。难怪也看不到他有什么绯闻,见不到有什么女人找上门来。”

    

    虽然羡慕沈欢时不时地就上新闻,今年一年几乎都扒在了娱乐版上,曝光度非常恐怖,但是秦勇真在心里计算一下之后,觉得就算把自己换到沈欢的位置上、拥有他的那些才华,恐怕也是办不到。

    

    光是这种把生活用工作全部填满的劲头,他就学不来——要是让他的生活中从早到晚全是工作,他觉得自己要疯。

    

    这哪里还是人?根本就是机器人啊。

    

    秦勇心中感慨无比,心情稍许有些复杂,也不知道是该羡慕沈欢还是可怜他。

    

    ……

    

    秦勇不知道该羡慕沈欢还是可怜沈欢,但是绝大部分只看到沈欢风光的人还是非常羡慕他的。

    

    尤其是看到他又大出风头之后。

    

    《娱乐圈的文学奇才——沈欢》,《一位被乐坛耽误的作家》,《沈欢新书大卖》……

    

    随着十月份的畅销书排行榜单出来,看到《鬼吹灯1:精绝古城》这本作者署名为“沈欢”的小说登上虚构类小说销量排行榜的第二名,媒体们纷纷大跌眼镜。

    

    一个唱歌的导演兼演员,写的书竟然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

    

    这简直就是在说,一个在医学院学管理、连个好工作都找不到、最后在市里卖肉的本科大学生拿2o万拍了一部电影,结果票房吊打同期的大导演一样不可思议……

    

    对,没错,沈欢的《鬼吹灯》之前在微博连载、在新蓝读书频道连载的时候确实引起了一股网络热潮,但是那个时候它是免费的啊。在他们看来,绝大部分人都是看在“知名歌手写小说”这个噱头上去看个热闹的。

    

    反正这个免费的热闹不看白不看,但是真要落到实处,出实体书的时候销量不见得好看,毕竟实体书可就是要花钱的了。

    

    但是谁能想到,销量竟然这么高?而且还打破了娱乐圈纪录,竟然挤入了畅销书排行榜,而且还是第二名!

    

    大跌眼镜过后,媒体们当然也不会傻坐着。

    

    在震惊过后,他们纷纷撰稿,刊载这些事,很多娱乐记者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娱乐圈文化水平低,这已经是一个长期持久的概念。

    

    “没文化”,是打在娱乐业从业者身上的一个深邃的标签,很多身处其中的对此都深恶痛绝——这确实应了一句话,越是缺什么,就越在意什么。

    

    娱乐业从业者如此,娱乐记者们受此波及,在记者行业中也是处于一个鄙视链的底端——那些跑社会新闻的,多少有些看不起他们的这些同行,觉得这就是一群扒人隐私的狗仔。

    

    但是沈欢这次却用他的行动有力地抨击了这个古板的标签。

    

    谁说娱乐业从业者都没文化的?你们推崇的那些“有文化”的作家们,写的东西还没有我们的一个歌手写的东西受欢迎呢!我们这都算没文化,那什么才叫有文化?

    

    自感沈欢为娱乐业扬眉吐气之下,就算沈欢没有招呼到的很多记者们,也都是自地把新闻往好的方面写,各种赞誉之词不绝于口。“沈欢新书大卖”这条新闻,也迅登上了各大娱乐板块的头条位置,甚至连许多社会板块都刊载了这新闻,有很多报纸甚至连头版头条都给了他。

    

    一个拍戏演戏的歌手,一脚跨到了遥远的文学领域,不仅没有扯到裆,反而大放光彩,这件打破了人们传统认知的事确实非常具有新闻性。

    

    沈欢的名字一时之间又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新一轮的热潮。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欢也确实如秦勇所预料那般,安排交代完工作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良渡,飞往了燕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