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一百七十八节:判决
    建邺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今天格外热闹,许多人都聚集于此,而从这些人身上挂着长枪短炮不难看出他们媒体记者的身份。

    

    今天是沈欢状告唐萱诽谤案一审开庭的日子,他们都是来采访这单新闻的。之前他们已经在法庭里旁听完了整个案件的审判,现在候在外面,就是等两位当事人出来再对他们进行单独的采访。而他们没等多久,两位当事人就从里面出来了。

    

    先出场的是唐萱队列,一行四人,以一个黑衣壮汉为,当事人唐萱戴着一副大墨镜,低着头在后面跟着,被身边几人围的严严实实。

    

    看到正主出来了,在场的媒体们一窝蜂地涌了上去,一个个话筒从四面八方想要塞进去,人潮顿时淹没了这几人,嘈杂的声音也是如潮水般涌来。

    

    “对于这次法院的判决,唐萱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是否接受法院的判决?”

    

    “你有什么想对沈欢说的吗?”

    

    “请问你当初诽谤沈欢的原因是什么?”

    

    “请问是有人指示你这么做的吗?”

    

    ……

    

    在刚才的审判中,法庭已经当庭宣判了审判结果,沈欢状告唐萱诽谤案事实成立,已构成严重情节,按照《刑法》第246条第1款之规定,判决唐萱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半。判决作出当庭生效之后,唐萱也终于从强制措施变更为了取保候审,所以刚才在里面办完了手续现在也就出来了。

    

    而看唐萱现在这架势,这些媒体们还以为她可能不打算回答他们的问题呢,此刻涌上去提问也只是尽尽人事而已,却没想到唐萱还挺爽快的,在包围中言简意赅地回应了其中的一个问题:“我并不满意这次的判决,对方的律师手段很龌龊,我会进行上诉的,我相信中国的司法体系最终会给我一个满意的判决。”

    

    对方的律师手段很龌龊?

    

    唐萱的这句话刺激到了媒体们的g点,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又是大量的问题围绕着这一点抛了过来。

    

    “请问你说对方的律师手段很龌龊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对方采取了什么不光彩甚至非法的手段影响了这桩案件的审理?”

    

    “请问你是否已经掌握了什么新的证据?”

    

    ……

    

    唐萱的这个回答好像是她自己临时起意的,话一出口,她旁边的一个西装男就不着痕迹地拱了她一下,还侧头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头自以为聪明的蠢猪一样。

    

    而唐萱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再回答媒体们的问题,直接在保镖和经纪人的保护下往前挪动,想要突围而出。但奈何现场的媒体人数有点多,又很是坚韧,这让他们的行进度非常慢,宛若龟爬。

    

    不过还好,这时候又有人从门口出来,帮他们缓解了压力。

    

    沈欢一行人也出来了。

    

    这一行五人和唐萱他们的队伍精神面貌截然相反。

    

    以沈欢为,他们雄赳赳、气昂昂,抬头挺胸,阔步出场,展现了新时代新中国人民的良好精神面貌,伴随着庄严的运动员进……哦,没有背景音乐,就只是走了出来而已。

    

    看到另一位正主出来了,在场的媒体们一窝蜂地再涌了上去,顷刻间唐萱这边已经没几人了——和唐萱相比,同样是当事人,还是沈欢的新闻性更大。

    

    这些记者们一个个话筒往前伸,看样子恨不得塞进沈欢的嘴里去,来一次深喉。还好沈欢一行中的两个保镖经验丰富,体格健壮,才没有让他们的龌龊想法得逞。

    

    “沈欢你对于这次的法院判决有什么想说的吗?”

    

    “对于法院的判决,沈欢你是否觉得太轻了?”

    

    “刚才唐萱说她会进行上诉,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唐萱说你方律师采用了龌龊手段才使你方取得了这次庭审的胜利,请问你有什么想要解释和回应的吗?”

    

    ……

    

    沈欢就比唐萱配合多了,抬头挺胸,义正言辞,一脸的严肃庄重,非常配合地一个个回答着这些媒体记者的问题。

    

    “我对于这次的判决没有任何异议,中国司法的公平公正令人满意,真正做到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这是我们身为公民的骄傲。”

    

    “她要上诉就让她上诉吧,这是她的权利,我尊重她的权利,但是我相信判决结果是不会改变的。”

    

    “我方律师采用了龌龊手段?”

    

    沈欢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还先转头看了一眼他身旁的那个一身西装的地中海男人,“刘律师,这算是对你的诽谤吗?是否能够构成诽谤罪?”

    

    那个地中海男人面色平静,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单就这一句话而言,可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和《侵权责任法》,是否构成诽谤罪,还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但是我会保留追究的权利。另外,我想提醒一下,被告方的言论很可能影响她的缓刑期表现考量。”

    

    沈欢也听不大懂,不过他请的这个刘松明律师一开口就抛出两个法来属实有些唬人,让他感觉自己的这钱确实花得不冤。

    

    “大家也听到了,我们会保留追究的权利,在这里我还要告诫唐小姐一句,希望她能够能够谨言慎行,小心就像刘律师说的这样,连缓刑都没有,直接入狱了。”

    

    说实话,沈欢这个半法盲在参与这个案子的过程中还真是长了见识,他之前还没有想到诽谤罪竟然是刑事案件,成立了还要入狱的,他还以为像之前那个家伙一样赔点钱登个报就完事了呢。不过他对于唐萱倒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毕竟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而且他已经给过唐萱机会了:在案件调查阶段中,他已经和唐萱联系过了,希望她能够站出来指出她身后指示她的人,那样的话沈欢愿意撤销上诉——虽然是刑事案件,但是诽谤罪属于自诉案件,在不涉及其他罪名的情况下是允许撤销的。

    

    沈欢愿意这么做,自然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看能不能打李尚颐一耙,这样既能够撇清自己、又能够动真正的攻击,但是无奈地是也不知道这两人背后究竟有什么交易,又或者说唐萱顾忌着什么,她并不愿意这么做,她甚至连她背后有人指示都不承认,所以沈欢最终也只能抓住一个是一个,先把唐萱给彻底告实了。

    

    “……来来来,麻烦大家先让我们下去一点,你们这种角度拍出来的照片实在不好看。大家放心,我不会跑……刘松明大律师实在是业界楷模,律师行业的道德典范……笑一下?没问题,记得把我拍帅一点……对此我只有四个字想说,正义必胜!……我非常敬重罗羡阳罗老师,我是听他的歌长大的,也是他的歌迷,从来没有过取代他的想法……其实我的内心也并不快乐,毕竟大家都是在娱乐圈里混饭吃的,算是同行,但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今天天气不错……你妈贵姓?……”

    

    在场的媒体们这次的采访可谓是酣畅淋漓,别人牵涉到官司上,不管是原告方还是被告方都是不愿意多说些什么,但是沈欢却愣是把这里变成了他的新闻布会,回答起问题来那就一个爽快,几乎是有问必答,到最后甚至把这些媒体都已经侃晕了侃累了,他却还是精神奕奕。

    

    最后这些媒体们菲林都拍没了,想问的不想问的都有了回答,他们赶紧告辞离去。

    

    第一次见到这么能侃愿侃的,他们一下子还真有些吃不消,生怕沈欢逮着他们再聊上半天。

    

    他们还要下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