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九十一节:情深至此
    (十月初上架,具体时间责编也不知道,还在排期,提前呼吁大家保留一下十月月票。另外,我怕十五晚上的短信太多,你会看不到我的祝福,我怕中秋的月饼太香,你会听不见我的问候,所以小何在这里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愿大家阖家幸福!)

    

    xZ市,临江岸景小区

    

    巫家仓依然是保持着他一直的姿势,靠坐在沙上,双臂环胸,默默地看着电视机。

    

    这个长飘飘的文艺青中年不一言,表情平静,却有两行泪水从他的眼角无声无息地溢出,爬过他的脸颊,滑落下来。

    

    正如他之前所猜测的那样,沈欢这一次又像在《华夏之声》那样,带来了他的全新原创歌曲,而且风格既不是他在《华夏之声》上的那种励志摇滚,也不是《红尘客栈》的中国风,而是流行抒情。

    

    这可以说是现在最大众的一个音乐类型了,做这种风格的人太多了。

    

    基数之大,使得行内在这方面的经验充沛,做出来的作品往往不会太差,但是基数大同时也使得想要在这种类型里面脱颖而出太难了。

    

    平庸作品极多,精品数量少,可一出精品,传播范围将会非常广,这就是流行抒情的现状。

    

    而沈欢的这作品,绝对是一这种风格的精品之作——巫家仓听到第一遍的副歌部分就果断地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沈欢不负所望,又一次给了他惊喜。

    

    这家伙的创作风格确实变化多端,用“百变”来形容也是一点不为过,同时他的唱功也是恐怖,几种风格一一驾驭过来竟是纷纷相得益彰,各有味道。

    

    这着实是一个音乐鬼才。

    

    不过巫家仓很快就无法理性地分析了。

    

    这个多愁善感的文艺青中年,也非常轻易地就陷入了这歌的情绪和意境之中,最后直到沈欢的那一句惊艳无比的尾音出来,如一柄重锤,彻底敲开了他的心房,让他的眼泪瞬间盈眶,莫名其妙地就涌了出来。

    

    ……

    

    在巫家仓眼前的电视机上,画面突然切换,闪到了后台休息室中。

    

    第一个画面是给到了陈君同,这个本身只是微胖、在电视机上看起来却要更胖的歌手,正一动不动地看着一个方向,一只手顶住了自己的鼻子,默然不语。

    

    画面再快地一切,转到了李沁洁。

    

    这位女歌手侧转着身子,保持住了这个姿势,盯着一个方向怔怔地看着,嘴巴无意识地轻轻张合着,看口型,似乎是在无声地轻轻合唱着。

    

    两人动作姿势不同,但相同的是他们仿佛都化作了雕塑,一动不动。

    

    别说普通观众了,就连这些专业的歌手,似乎都被沈欢的演唱彻底地震慑住了。

    

    ……

    

    这种切后台之前也出现过,但都是在参赛选手演唱的时候切,给观众们看看他们的竞争对手在他们演唱时的反应是怎样,对于表演嘉宾,这还是头一回,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回。

    

    其实节目组一开始也没有排过这个环节,只是在沈欢的演唱进行到这里时,现场导演看到后台选手的表现着实很有节目效果,这才临时切了过去给了两个镜头,随后又马上把镜头切回了舞台上。

    

    ……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

    

    这第三段副歌虽然同样如狂风暴雨一般激烈,但是在沈欢的演绎下却隐隐有了一丝和之前的第二段副歌不同的意味:如果说第二段副歌,是最热烈的情感绽放,那么这最后第三段副歌,则是最后的疯狂。

    

    ……

    

    “突然模糊的眼睛~~~~”

    

    ……

    

    同样是一个拉长的尾音,但是音色技巧运用的不同,却让这里再没有了之前那个尾音中所蕴含的强烈的绝望遗憾,而是自然收尾,逐渐淡去。

    

    这是一种接受,也是一种放手。

    

    就像我们曾经无比执着于不甘于那份遗憾,可是时间终会抹平所有的情绪,最终让它们只是成为我们记忆中宝贵的财富,化作一句,

    

    突然好想你。

    

    但也只是好想你。

    

    ……

    

    按照彩排过的,镜头在此时给到沈欢一个半身景。

    

    按照彩排过的,沈欢现在应该看着镜头,呈现一个正面景别。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唱完那个长音之后,话筒垂落身侧,侧转过身,看向了空无一物的舞台一侧,只留给3号镜一个侧面,都快要背台了。

    

    然后他身体僵直,鼻子耸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微微一仰头、长长地呼出,眼睛也快地眨了好几下,最后,才终于把身子转了回来。

    

    这一幕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得清清楚楚,现场的观众也从舞台后方的大屏幕敲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从他的表情,他的动作看出了他此刻的状态来。

    

    他这是在憋眼泪呢。

    

    他把自己给唱到动情了。

    

    他显然也想到了曾经属于他的那个人,而那个人的名字,所有人都知道。

    

    李尚颐。

    

    他的歌词写得这么明白,尤其是那句“最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听出他的这歌是为那位影后作的。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已经决心自己过,没有你”

    

    “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

    

    最后的这一段主歌,沈欢的情绪彻底落了下来,比一开始还要低,但是情绪已经截然不同。

    

    他前面的部分,基本上都是“突然好想你”的执着,但是随着之前的那个尾音牵引出来的这最后一部分,则是“但已回不去”的放手。

    

    突然好想你,但已回不去。

    

    往事只可追忆。

    

    ……

    

    全场默然。

    

    直到沈欢向着台下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了声“谢谢”之后,他们才终于从这歌所勾动起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依然没有人喊沈欢的名字,为他应援、加油打气。

    

    但是有人为他鼓掌。

    

    掌声如瘟疫一般蔓延开来,瞬间遍布全场,从山顶到看台,从看台到内场,掌声连成一片,不少人都是一边脸上挂着眼泪,一边鼓掌的。

    

    不管他们是不是沈欢的粉丝,喜不喜欢这个人,但是以事论事,就冲着他今天的这场演唱,就值得这样的掌声。而他们也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恰当地表达出他们对于这场表演的喜爱和感受。

    

    同时,沈欢的深情形象,也通过这歌、通过沈欢刚才无法自制的自然动情,深深地刻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究竟要怎样的一番深情和铭心刻骨的记忆,才能创作出这样的歌来?才能唱出如此感人的歌声来?

    

    ……

    

    喊名字应援的多了,但是全场掌声,这还真是歌王之夜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

    

    两万人一起鼓掌,真正就是掌声雷动了,场面着实有些壮观。

    

    “成了!”

    

    俞汉卿在后台的临时演播厅中如释重负,随后兴奋地暗叫了一声。

    

    他们这个险没有白冒,这家伙的舞台表现力太强了!

    

    正如导演组之前所料想的那样,他的节目成了晚会的一大亮点!而且在之后还可能带起一波流量,反馈《谁是歌手》。

    

    在这方面,节目组不介意在能力范围内适当地帮他推推波,助助澜,来达成这个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