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三十六节:李姐万岁
    把消息通知到后,张长富俩公婆也就坐下来吃早饭了。

    

    现在大家经济窘迫,能省一点是一点,所以早饭就是白粥配萝卜干。

    

    往常的时候,沈欢从来都是吃得最香的那个,今天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算是迟钝如张长富也看出来了,李翠兰自然也是不必提,于是两人交换起了眼神来,最后还是张长富咳嗽了一声,放下筷子,开口问道:“这个,沈大师你有心事啊?”

    

    沈欢抬眼看向他,心中心思涌动起来:张长富无疑是他现在最得力和最能信得过的助力了,他接下来的很多计划他也是关键人物,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李尚颐的死忠影迷,这实在有点荒谬,搞不好还会成为不稳定因素,在将来的某个节点上就突然坏事了。

    

    其实他最近一段日子已经把事情原委、李尚颐是怎么陷害他的跟张长富说得很清楚了,但是男人这种动物有的时候真的很神奇,即使张长富现在已经这么信任他了,听他反复说了一遍又一遍之后也只是相信他是冤枉的,却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李尚颐在幕后主使,觉得这其中或者有什么误会。

    

    现在生这样的事,倒是可以顺便借着这个机会,把张长富这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潜在二五仔给掰正了。

    

    然后他突然长叹起来:“老张,大危机呀!”

    

    沈欢突然来这么一着,张长富心肝都颤了一下,陪笑道:“沈大师,哪来的危机啊?夏时秋不是都来了吗?有他带着,这下子你的知名度要更高了,这是大好事才对。”

    

    沈欢摇头,一脸痛心疾地看着张长富,就像看到了排队热烈欢迎鬼子进村的愚昧百姓一样,“老张,你有没有想过,接下来可就是晋级赛了,如果到时候是夏时秋对上我呢?这还是好事吗?”

    

    张长富一愣。

    

    他之前刚看到报纸的时候,匆忙之间光顾着高兴夏时秋的到来给《华夏之声》所带来的人气提升了,却没有顾上这一茬,不过再仔细一想这好像也不是什么问题。

    

    “哪这么容易碰上?沈大师你想太多了,节目组这么多选手,碰上的几率实在有点小。”

    

    沈欢继续摇头,问道:“老张,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夏时秋这样的歌手会来《华夏之声》?而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来?这肯定是因为《华夏之声》生了某些变化,而《华夏之声》最近的变化有什么?不就只有我咯,这是奔着我来的啊!”

    

    “我敢担保,这个礼拜的晋级赛,我抽到的对手肯定就是他!而且我敢肯定,这一切都是李尚颐所促成的,为的就是把我踢出《华夏之声》,不让我有机会继续在公众面前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更不给我东山再起的机会!”

    

    “老张,你我现在可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不让我东山再起,那就是不让你东山再起,你可不能中了美人计,再被这个女人的漂亮皮囊欺骗下去了。你要看到这个女人的歹毒用心,要分得清敌我啊!”

    

    沈欢慷慨激昂,痛心疾,努力地劝说张长富这只迷途的小羔羊回归主的怀抱。

    

    只是张长富看起来不太相信,“这个……沈大师你太多疑了吧?说不定人家就只是看上……看上……”

    

    但是张长富“看上”半天,结果现自己还真想不出夏时秋究竟能看上《华夏之声》什么来。

    

    夏时秋这种歌手,真要参加这种音乐节目的话《谁是歌手》都会举双手欢迎的,他能看上《华夏之声》什么呢?

    

    但是张长富还是不愿意相信沈欢说的,他觉得李尚颐不是沈欢说的这种人……吧?

    

    张长富不太相信,他老婆李翠兰没有粉丝光环遮蔽,倒是若有所思起来。

    

    见到张长富的模样,沈欢倒是点到即止,也不逼他,只是又再叹了一口气,道:“你被她的外貌所迷惑,我也不怪你,”说到这里,李翠兰恶狠狠地瞪了张长富一眼,让张长富浑身一哆嗦,“不过等到周六你就知道了,我肯定是对上夏时秋,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现在埋下这颗种子就行,等到周六了自然就会开花结果。

    

    可能是基于同性相斥的原理,尤其李尚颐还迷惑到了自己老公头上,李翠兰也在一旁帮腔道:“我觉得沈大师说得还是有道理的,夏时秋怎么会突然这么巧在这个时候来《华夏之声》呢?这里面一定有事。”

    

    这个之前还在一脸思索的女人似乎终于想通了,看向沈欢,表情真挚地说道:“沈大师,这几天我就算听你说了那么多,但还将信将疑,可现在一看到这件事,再听你一分析,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看到的是你一直苦苦躲避,她却还在迫害不止,这根本就是铁证如山啊,我相信你说的!”

    

    虽然沈欢这人在李翠兰看来很喜欢说大话吹牛皮,但是这一阵子相处下来,从生活的很多细节处李翠兰也看出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奶茶店老秦的女儿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这两天也经常到店里来参观沈欢这头大熊猫,但是沈欢从来都是礼貌性地应答,身体接触从来没有过,完全没有一点传说中好色的样子;孙阿婆的孙子小杰白白嫩嫩伶俐可爱,李翠兰每次见了都忍不住摸摸,但是沈欢看着还是没有半点性趣,甚至连话都懒得跟那个小屁孩说上一句,一点都不像是个恋童癖;沈欢还不抽烟,别人给他递烟从来都是礼貌地谢绝,精神面貌也非常好,每天红光满面,哪里有一点吸毒者的样子?……

    

    在李翠兰看来,这位沈大师除了喜欢吹牛之外,简直就是个无欲无求的和尚了,跟传说中的那个人渣哪里有半点能够对的上的?与媒体的报道相比,李翠兰还是更愿意相信她亲眼看到的东西。

    

    当然,这里面跟她看到自己老公提到李尚颐时那副猪哥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的关系也是有的。

    

    沈欢没想到还没有把张长富这个潜在的二五仔给拿下,倒是先把李翠兰给感召了,感动得他热泪盈眶,“李姐万岁!”

    

    女性的嫉妒心还真是可怕,隔空吃个陈年飞醋都能把李翠兰给推到他这边来。而这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如此真诚地说出“相信你”的人了,毕竟就算是张长富,对他的信任都是有所保留的。

    

    这万里长征第一步,总算是迈了出去。

    

    见到自己老婆也认同沈欢所说,张长富有点犹豫了,“沈大师你要是真对上夏时秋,那……”

    

    虽然张长富觉得沈欢真的很有本事,智谋过人,之前在《华夏之声》的秀更可以说是算无遗漏,让张长富对他钦佩无比,但是一想到沈欢对上夏时秋,他也变得没信心起来了。

    

    按照《华夏之声》的规则,这两者之间的这差距太大了,根本不是惊世的才华和过人的智谋能够逆转的啊。

    

    反正在张长富看来,沈欢要是对上夏时秋,那肯定是死翘翘。

    

    沈欢却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凡事总有解决的办法,吃饭。”

    

    说着,自己又再吃起来,恢复了往常那豪迈的吃风,反倒是张长富食不知味起来,脑中反复想着这件事。

    

    吃完早饭之后,沈欢也不急着写歌了,直接出了门,张长富一心记挂着这件事,觉着沈欢这是在想办法了,于是也跟了上去,想要看看沈欢想出的办法是什么来,而沈欢也不拦着,任由他跟随。

    

    张长富跟着跟着,现沈欢一路来到了街尾的那家网吧,竟然跑进去上网了!

    

    这沈大师的行为处事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张长富虽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跟了进去,跟沈欢一起开了机子来了个网吧二连座。

    

    因为之前曾是大老板的关系,张长富对于电脑并不陌生,浏览网页聊TT什么的溜得飞起,还会打网络游戏,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各种事太多了,也就没空上网了。

    

    现在突然得空上网,张长富先登上了他那个昵称“阳光少年”的TT号,跟网上认识的两个干妹妹暧昧地聊了一会儿,排遣了一下中年男人寂寞无人懂的闷骚心绪,这才心满意足地转头,看看沈大师在干什么,却没想到入眼的是一堆身穿内衣的美女在T台上走来走去!

    

    张长富看了一眼正在全神贯注盯着屏幕看的沈欢,再看看电脑屏幕上那些露着乳沟和光洁大腿的美女们,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沈大师不是来想办法的吗?这看穿着清凉的内衣美女走台就是他想的办法?……

    

    张长富万千思绪最后化作内心的一阵长叹。

    

    唉,理解,都是男人嘛。

    

    沈大师也不容易,吃了这么长时间的斋,只能和自己的双手为伴,内心痒痒,过过眼瘾也是可以理解的。反正要是沈大师真对上了夏时秋,也是必死无疑,还不如放松放松呢,理解理解……

    

    他却不知道,沈欢视线的焦点并不在T台上的那些美女身上,而是聚集在了T台下的某个男人身上。

    

    他观察地非常仔细,将对方的任何一点小动作,任何一个表情都分毫不漏地尽收眼底,牢牢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