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 第八节:沈大师
    张长富猛地晃了晃脑袋,于是一切都不见了。

    

    沈欢还是那个沈欢,这里是派出所,不是天堂,也没有礼颂歌声,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不过虽然回到了现实,张长富心中还是乱成了一锅粥。

    

    沈欢的话仿佛具有魔力,让他越想越是那么回事。

    

    是啊,李尚颐和其他与她相似的人有什么不同?不同之处就在于她有一个叫沈欢的老公啊!为什么在沈欢的丑闻全部爆出来的时候李尚颐还是在维护他?对于张长富这样的人来说,利益驱动显然要比夫妻感情更加有说服力。

    

    而沈欢之前在天台上展现的魔力,刚才一下子看穿他是李尚颐影迷的读心术,都给沈欢的这些话又加了不少分。

    

    这个传说中是人渣的家伙好像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

    

    张长富心绪纷乱,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都是各怀心思,没人说话,只有沈欢一个人宁静祥和地看着张长富,满面慈祥,就是从天上下凡来拯救世人的上帝一样,内心却是截然不同的心思。

    

    李尚颐为什么能成为传奇?

    

    当然是因为运气好啦!

    

    不是运气好还是什么?难道还真是“沈欢”为她出谋划策啊?

    

    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用来忽悠张长富的话而已。

    

    其实他的话里也是有一些破绽的,只不过他之前的好几样举动已经给张长富塑造出了一种神秘感,现在又是“下一个传奇”这样具有冲击力的话出来,张长富估计已经心乱如麻,根本没心思去研究他话里的漏洞了。至于其他人怎么想,相不相信嘛……

    

    那关他屁事?

    

    “可是……”

    

    张长富终于出声,打破了现场诡异的宁静氛围。

    

    他犹豫不定地看向沈欢,“我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啊,我不会演戏……”

    

    沈欢早有预料,微微一笑,道:“不需要会演戏,因为我本来也没有打算把你培养成下一个李尚颐。我擅长的是文化行业的商业布局,刚好你老婆又开了一家礼仪公司,所以我的目标,是把你们打造成华影那样的娱乐公司。”

    

    通过“沈欢”的记忆,沈欢知道这个世界的中国最大的影视集团就是华影了,全称华夏影视集团,张长富作为李尚颐的影迷,对娱乐圈有所关注,知道华影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而张长富的老婆开了个礼仪公司的事,则是严守名刚才来的时候对他说的,为的就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地为他提供资料,让他更有希望说服这个一心寻死的家伙。

    

    听到沈欢的话之后,张长富还没什么反应,他老婆先震惊了。

    

    “华影?我们说是礼仪公司,但其实也就是走街下乡给那些没什么钱的村里人搞搞红白喜事啊。”

    

    这个长相精明的女人向沈欢看过来,眼中带着一丝怀疑。

    

    她显然没有他那个情绪波动极大的老公那么好骗,并不是沈欢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让她彻底信服的。

    

    沈欢面露不悦,大手一挥,“红白喜事怎么了?怎么着也是娱乐行业啊,当初李尚颐还只是一个模特呢,连表演都没有学习过,在我的策划下不还是成为了影视圈的一个传奇?有我在,没问题。”

    

    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张长富的表情,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给了张长富那婆娘一个眼神。

    

    这个长相精明的中年妇女注意到了沈欢的这个古怪眼神,怔了一下,不过看了一眼旁边的丈夫后,立刻反应了过来。

    

    “啊……是啊!”

    

    张长富这老婆突然开心了起来,非常开心的那种,张大了嘴,作出一副笑的模样,但是在沈欢看来这就跟她老公在跳楼时的那个笑一样,别提有多难看有多假了。

    

    这两公婆看来都没什么演戏的天分。

    

    “一个没有学过表演的模特都能成为影坛天后,我们公司至少还有从业经验,在沈大师你的帮助下,肯定能赛过伯纳,过华影!”

    

    好家伙,沈欢这个社会人渣在她口中一下子就变成沈大师了。

    

    这婆娘甚至还“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连连推了她老公几把,“长富,你说是不是?咱们要了!”

    

    张长富看了看他婆娘,见到她一脸兴奋地说着“有沈大师的帮助,咱们要了!”,然后又看了看其他人。

    

    这间房间内的所有人,都一副开心羡慕的模样,严守名这个副所长正在沈欢的耳边絮絮叨叨着说着话,话语声清晰地传入张长富的耳里。

    

    “沈大师,我听着都心动了,你看我这个副所长干脆也不干了,跟着你去做大事怎么样?其实你别看我五大三粗,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对艺术也是有着极深的热爱的,我愿意为艺术奉献一切,我愿意为艺术献身!……”

    

    这家伙其实是被沈欢偷偷地狠狠掐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配合沈欢演戏的,不过这临时挥的台词倒还是不错。

    

    张长富又看看其他人。

    

    这间房间办公区域的那两个小警察也从座位上跑出来了,站在严守名屁股后面,也踮着脚对沈欢不断喊着话。

    

    “沈大师,你看我能不能成为下一个李尚颐?我妈说我长得特别靓仔,帅过郭耀安,可惜当了警察,没机会进入娱乐圈,沈大师你要不好心收了我吧……”

    

    郭耀安是大6的一位一线男演员,演技一般般,纯靠帅出位,在俊男美女遍地的娱乐圈里都是非常帅的那一种。而这位自称“帅过郭耀安”的警察同志,肥头大耳塌鼻子,眼睛小的都成一条线了,脸上还有几颗麻子。

    

    他妈显然在骗他。

    

    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儿子都骗,是亲妈无疑了。

    

    “沈大师,我不想当演员,我想当歌手,你看我有没有成为一线歌手的潜质?要不我给你现场来两句吧,朋友们都说我唱歌太好听了,所以他们都不愿意跟我一起去kTV。我看到他们真地从来都不跟我去kTV,所以我想他们说的应该是真的。”

    

    说这话的那位警察同志是个姑娘家,长相还行,也真现场来上了两句,可是一开口,张长富就知道她确实没说谎了。

    

    她的朋友们肯定不愿意和她去kTV唱歌,换成张长富也不愿意,因为这唱得也太难听了吧!

    

    五音不全就算了,这拉风箱一样的破锣声是怎么回事啊?刺挠得人耳朵都难受了!恨不得拿根针来把她的嘴缝上才舒服。

    

    沈欢则是在一个个地回应着他们。

    

    “严所长,你有向往艺术的心是好的,但是人民群众更需要你这样负责的好警察啊!所谓行业不分贵贱,相比起娱乐圈,我觉得你还是在派出所呆着能够更好地挥光和热。”

    

    “这位大哥,以我的专业眼光大胆地猜想一下,你妈可能骗了你。你和郭耀安相比只能说是平分秋色,想要帅过他,还是稍微有点难度的。但是你也不要灰心,以你这张脸,就算没有我,你在娱乐圈也是大有一番天地,郭耀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姑娘,你的歌声令我惊为天人,简直是四千年一遇!不过我觉得以你的嗓音天赋,走流行乐坛可惜了,浪费了这四千年一遇的天赋,按我的意见,你还是专注于歌剧才能够更好地挥出你的天分来,不至于浪费了,而且要是纯艺术的那种。这方面我就不插手了,免得我身上的铜臭味玷污了这高雅的艺术,令你蒙羞。”

    

    ……

    

    “沈大师!”

    

    张长富不知何时从椅子上蹿了起来,挤到了沈欢身边,表情很是焦急,似乎生怕沈欢给人抢走了。

    

    “还是先谈谈咱们的事吧!你看,你在我们公司担任个副总怎么样?”

    

    沈欢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摆了摆手,“职位不重要,关键是你们能够信任我,那就行了,副总就副总吧。”

    

    光看沈欢现在这模样,那是半点尘埃不染,一派仙风道骨,可是心中却是已经大叫了起来。

    

    成了!

    

    刚才还想着去哪里搬砖呢,这第一份工作立马就找到了!

    

    至于他跟张长富吹牛的过华影……

    

    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