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100章 保住小命要紧(第二更)
    “呸!我只要她平平安安就好,谁要先苦后甜呢?”温燕归听出张风起的意思,不屑地撇了撇嘴。

    张风起只是笑,并没反驳。

    ……

    温一诺看着视频被她妈妈那边挂断,只能让她大舅自求多福了。

    她看得出来,她妈妈要找她大舅算账了……

    “大舅,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温一诺装模作样愧疚了一秒钟,然后趴在桌上咯咯咯咯笑开了。

    宿舍门这时被人打开,三亿姐走了进来。

    “咦?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咱们三个人又一次齐聚38楼366室!”温一诺举起双臂,做出个莲花盛开的姿势。

    三亿姐四下看了一眼,“狂人妹也回来了?”

    “是啊,在洗澡呢。”温一诺朝浴室努努嘴,看着三亿姐走到她斜对面的位置坐下,忙问:“你那个老乡叶临泽呢?他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呢?他那个亲姐姐把路都给他堵死了。”三亿姐展开镜子先照了照自己,略带遗憾地继续说:“他明天就回来了。这件事,大概就只有到这里了。”

    温一诺叹了口气,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一边看着电脑,一边想着叶临泽的事,终于忍不住了,回头说:“三亿姐,他就真的放弃了?”

    “不放弃还能怎么样?对方的收养文件都拿出来了。”三亿姐一动不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依然明媚艳丽,却抹不去眉间的一丝黯然,“他被叶家那对残疾夫妻收养,已经失去了对苏家财产的继承权。”

    “可是收养文件,明显就是他们找人临时做的。”温一诺轻哼一声,“我不信你们想不到这一点。”

    三亿姐默然良久,等狂人妹从浴室出来,她才淡淡地说:“知道又怎样?苏长枫两口子财雄势大,要对付叶临泽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大学生,真是太容易了。”

    温一诺明白过来,也不再多说了,手里拨弄着她的小五帝钱,似笑非笑地说:“那倒是。目前来说,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你们在说什么呢?一诺妹妹,你可别吓我,你刚才笑得好渗人。”狂人妹做了个鬼脸,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坐在她背后的位置。

    “我哪里渗人了?”温一诺举起镜子照着自己的脸,“我那是成熟!成熟的笑!懂不?!”

    “行了我知道你长大了!”三亿姐不想再提叶临泽的事,转了话题说:“一诺妹妹,你的面试准备得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姐姐我帮你演练一下?”

    狂人妹也说:“是啊,我们都能帮你呢!”

    温一诺这时才明白过来,这俩室友今天专门回宿舍,是为了她明天面试的事。

    虽然她们平时并没有跟她特别亲热,可心里还是有她的。

    有室友如此,妇复何求啊?

    温一诺笑得甜蜜蜜,“谢谢你们啊,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一定手到擒来!”

    她伸出带着肉涡的手,往空中做了虚握的手势,一副得瑟的小样子。

    狂人妹笑着拍了她一下,“这么胸有成竹,厉害啊,你要不要给自己算一卦?看看明天结果怎么样?”

    “不用不用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不值得浪费我一次卜卦的机会。”温一诺毫不犹豫表示拒绝,“不管成还是不成,我都能接受。”

    不过说完她马上就说:“……应该是成的。”

    三亿姐面无表情转回自己的座位,开始收拾自己写字台上的瓶瓶罐罐。

    狂人妹则是开始给自己做脸部保养程序。

    温一诺觉得没问题了,才去浴室洗漱。

    洗完之后,她困意十足,打了个呵欠就去睡了。

    ……

    第二天周五,她一大早没被自己的闹醒,被萧裔远的电话吵醒了。

    “什么事啊?”温一诺迷迷糊糊地看了看窗外,天色还早,面试是早上十点半,现在才六点啊……

    萧裔远清润又略带磁性的嗓音从手机的麦克里传出来,温一诺的耳朵有些痒。

    她换了一边耳朵听电话。

    萧裔远说:“先去跑步,跑完去吃早饭。然后我送你去面试。”

    “不用吧?”温一诺揉了揉眼睛,“你今天没事吗?我的面试是早上十点半呢。”

    “岑氏集团在京城的办公大楼位于京城南面,离京城有两百多公里。”萧裔远看着手机上的地图说道。

    温一诺:“!!!”

    “不会吧?!那么远?你那公司也那么远吗?”温一诺手忙脚乱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

    “我那个公司是岑氏集团刚开的子公司,不在他们的办公大楼里,而在我们学校南面的一个高科技商业中心。”萧裔远看了看手表,“你几点能出来?”

    “远哥,我今天就不跑步了吧?我还要洗澡,洗完澡之后再跑得脏兮兮的……”温一诺软语相求,打算萧裔远要是不答应,她就来横的。

    不过萧裔远这一次倒没有坚持,而是点点头,“也行,那你七点能下来吃早饭吗?我们七点半出门最好,两百多公里,最快也要开两个半小时。”

    温一诺马上说:“我半个小时洗澡就可以了,六点半下楼吃早饭,我们七点可以出发!”

    “好,那我六点半来接你。”萧裔远说完就挂了电话,自己去浴室冲淋浴。

    他洗完澡出来,正好赶得上去温一诺的宿舍楼下接她去吃早饭。

    吃完早饭,温一诺背上自己昨天就准备好的小背包,里面放着她的文件夹和笔记本小电脑,匆匆忙忙跟萧裔远出了南门。

    两人从这里坐地铁,去了最近的租车行。

    因为那个地方比较远,租车比打车还要便宜。

    温一诺坐上萧裔远租的宝蓝色大众朗逸,朝萧裔远竖起大拇指:“远哥就是高瞻远瞩,精打细算,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真是居家旅游买菜面试优良男票之不二之选!”

    萧裔远含笑看了她一眼,“……再优秀的男票,都是会分手的。”

    “远哥不愧是学霸,举一反三的能力非我辈能及。”温一诺在他身边谀词如潮,“所以我选择做远哥一辈子的好朋友!”

    萧裔远嗯了一声,“过奖,承蒙温小天师看得起。”

    又对她说:“还有两个半小时的车程,你不如再睡一会儿。”

    “那怎么行呢?我不能让远哥你一个人开车!——多闷啊!我跟大舅出去的时候,都是我在旁边跟大舅不断说话,不然他会昏古去。”温一诺笑嘻嘻地说,表示自己是一个非常好的车伴。

    不过她话说出去没多久,眼皮就渐渐沉重,然后脑袋一歪,靠在舒服的皮座椅上睡着了。

    萧裔远嗤了一声,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轻轻盖在她腿上。

    ……

    温一诺一觉醒来,已经身在停车场里。

    她揉了揉眼睛,看着停下来的车,迷糊地问:“远哥,这是哪儿啊?”

    “已经到了,你还有十五分钟就面试了。”萧裔远扭头看她,突然凑过来,“别动。”

    温一诺立即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雕塑。

    萧裔远给她用力压了压额前的头发,又给她把脑后的头发顺了顺,好不容易才整理好被睡歪了的发型。

    她脸上白嫩里透着粉晕,眉黛如画,唇色似樱,一双比别人更黑沉的眸子在她将醒未醒的时候最为动人。

    萧裔远仔细打量她,慢悠悠地说:“你的瞳色比一般人要深,你妈妈的瞳仁是浅棕色,像琉璃,跟你不一样。”

    “那肯定是我爸那边呗。”温一诺随口说着,一边检查自己的衣饰。

    她今天穿着一套很中规中矩的浅灰色套裙,就是市面上很一般的牌子,一套不到两千块钱,很符合她普通学生的身份。

    脚上的鞋稍微贵一点,因为她穿不惯高跟鞋,除非是特别舒服的那种。

    既要好看,又要舒服的高跟鞋,当然便宜不了。

    身上没有任何首饰,除了脖子上戴着一条细细的纯金颈链。

    这条项链没有牌子,也特别细,关键是做工非常精致,得用放大镜才看得出来,那条细细的纯金链子是由一朵朵微雕莲花组成的。

    光这份手艺,就胜过目前市场上最贵的梵克雅宝十花颈链。

    只是能识货的人不多。

    温一诺这条链子若隐若现藏在白色重磅真丝的衬衣里面,只露出一点点金黄,像是雪白桂花里的金蕊,低调又显贵。

    萧裔远给她把脖子上的衣领整了整,手指若有若无划过她精致的锁骨。

    温一诺脖子一缩,笑着说:“你别咯吱我。”

    萧裔远:……

    他若无其事收回手,“走吧,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好。”温一诺坚决不同意。

    开什么玩笑,萧裔远这么惹人注目的人,她不想让这个公司的人看见她跟他的关系。

    萧裔远也没有坚持,“那我在这里等你。你记得路吧?”

    “我不是路痴。”温一诺很帅气地甩甩头发,“一会儿见!”

    萧裔远想起什么,提醒她说:“进去之后记得把手机的录音功能打开,把面试过程全部录下来。等回去后,我帮你分析一下面试情况。”

    “好哒好哒!谢谢远哥!”温一诺眼前一亮,“真是个好主意!我差点都忘了!”

    ※※※※※※※※※

    这是第二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谢谢各位亲帮着安利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