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对不起,这里不是你想要的世界 > 第十六章
    没人注意到,蔚蓝的天空出现一道银亮的光芒。

    “死吧!”麦肯登的战戟挥下。

    银亮的光芒从天而降撞击在麦肯登的长戟上,几乎令他的战戟脱手。

    麦肯登吓了一跳,却见那道银光原来是一柄宝剑,正斜插在泥水地中颤动不已。

    “呦呦呦!欺负人呐~!?”

    一俊美的人族少年从天而降,用兽语讥讽道:“几千几万人就打两个人呀?挺好的,阵势挺大的,就差把恬不知耻直接写在脸上了~。”

    麦肯登谨慎的打量这个从天而降的神秘人,料想他独自一人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哼!你们人类侵犯我们家园的时候可知道羞耻?骄傲的兽人才不和你们一样不知荣辱,我刚才宽容的给了他们一对一机会,是他们自己抓不住罢了。”

    “Oh hou~?”羊飞笑道:“那骄傲的兽人呐~,你现在敢不敢和我一对一单挑呢~?”

    “那又何妨!”

    ……希尔芙望了一眼温蒂妮,后者正站在汤贤肩膀上扶着汤贤脑袋,一脸愠恼的回瞪回来。

    “羊飞。”希尔芙道:“你动用我的力量从别的战场快速移动到这里,之前还拼杀了那么长时间,体力真能坚持的住吗?”

    “小意思。”

    “那给你点鼓舞吧。”

    希尔芙忽然飞到羊飞面前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在他嘴唇上面啄了一口。

    就在羊飞惊慌失措的挥手驱赶她时,她却已经从容优雅的飞过他的头顶。

    “速战速决呦~。”说这话的希尔芙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温蒂妮身上……

    ……

    艾伦指挥部队且战且退,总算在营寨完全沦陷前脱身出来。

    “大人您看!”

    被左右下属指着,山坡上的艾伦望见了骑兵归营,那迎风飘扬的黄金狮子大旗格外引人瞩目。

    属下惊喜道:“大勇者大人归营了!”

    “我看到了……”艾伦立即扫了一眼骑兵数量,有些恼恨道:“现在回来还有什么用呢?只剩千人的队伍能有什么作为呢……

    ……嗯?”只见人族军寨里的溃败停止了。

    ——那归营骑兵所到之处,士兵纷纷停止了逃亡。

    他们跟着骑兵返回营寨,不仅如此,稍远一点的地方,更远的地方,但凡是能见到黄金狮子大旗的地方,逃亡停止了,不仅如此,他们还纷纷向那狮子旗下汇聚。

    “怎么可能……”艾伦瞪大了眼睛。“这种异常的号召力……难道真是神明庇佑?”

    左右连忙询问:“主公,我们现在怎么办?”

    “再等等……”艾伦攥紧了拳头。

    人族大营中,返回营地的骑兵队伍最前方,一人一骑凸显出来,他们直奔战局最为显眼的三头怪物而去。

    艾伦喃喃道:“是大勇者邢军大人……”

    接下来————三头怪物被大勇者邢军给击倒了。

    “……。”

    山坡上驻足观望的艾伦讶然无语,那过程太过轻巧简单,令他产生了荒诞感。

    怪物迅速爬了起来,三颗头颅上下翻飞想要撕咬邢军,几番交手下来被打爆了其中一颗头颅。怪物怯了,转身逃亡,许多兽人躲闪不及遭到践踏。

    艾伦吼道:“全军听令!汇入黄金旗下展开反攻,再耽搁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

    任晓燕毛骨悚然,只有亲自交过手才能体会到战力的差距,那个压着汤贤打的蜥蜴人、那个令她一招都走不下来的蜥蜴人,现在正被这个“石堡英雄·西蒙”给狠狠蹂躏着。

    羊飞身上有希尔芙的加成,本就能飞,即使现在体能消耗巨大,降低些标准,踩着水面前行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于是羊飞就在这泥沼地中“凌波微步”了。

    身形丝毫不受影响,他在邢军的决斗中是什么速度,现在依然是什么速度。

    麦肯登虽然战斗经验丰富,格斗技术高超,但他的力量与身手速度远不及邢军,同样也不及羊飞。

    一力降十会,麦肯登陷入完全不利的境地。

    “嗤!”

    羊飞一剑劈中了麦肯登,断掉的盔甲滑落下来,但身体所受的伤却并不严重。

    羊飞皱眉:“你身上的鳞片还真是没白长耶?”

    麦肯登谨慎的后退中。

    “世人皆蔑称我们为‘蜥蜴’,其实在遥远的恒古,吾之族人应当被尊称为‘龙人’,是体内流淌着巨龙血脉的高贵一族。

    虽然现在没落了,但只要肯努力,经过千锤百炼的历练,像这种比钢铁盔甲还要坚硬的鳞片还是能够拥有的,这便是吾等龙人族的天赋。”

    “呵!”羊飞嗤笑:“那你还穿什么盔甲。”

    “连指挥官该穿什么都不知道吗?”麦肯登怒斥道:“这身盔甲是地位的象征,是军阶的体现!”

    “哦,还真是了不起呐。”羊飞呵呵笑道:“那你还真有挨砍的价值呢~!”

    “哼!人族的少年呀……你还是太嫩了!”麦肯登已经和羊飞保持了足够距离,大声的向周围吼道:“一起上,杀掉他们!!”

    无边无际的兽人冲杀上来。

    “炎火风破——三连!!”

    毁天灭地的澎湃力量爆发开来,全场为之震撼。

    近范围经受了魔法却机智保全性命的麦肯登从泥水中爬起身来,环顾四周惊吓道:“仅刚才那一瞬间……死掉的就有三百……四百人吗……?

    ——你这混蛋!居然在扮猪吃老虎,一直戏弄我吗!?”

    身旁的军士在恐慌,在惧怕着羊飞,远方的士兵竟也骚动起来。

    三头怪物无论在哪里都是引人瞩目的,只见它逃命般的撞开军寨栏杆,无视尚未及时躲闪的众多兽族军士,一路碾压踩踏着逃往毒龙湾“湖心岛”——它的家。

    “发生了什么!?”

    天空中,三头双足翼龙也在往回飞,无数兽族军士惊慌失措的涌出人族军寨。

    “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金狮子大旗出现在视野里,一人一骑出现在溃逃的兽人中肆意收割着战果。

    那个身影麦肯登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堪比兽王的人族骑将。

    “他出现了……”

    人族大军再次出现在军寨中,他们夺回了军寨,杀出了军寨,水栖兽人溃败了,战局被扭转了。

    “荒唐……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了……明明刚才还是胜利着的!!……”

    左右兽人冲上来拉拽他。

    “大人!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怎么可能……我们明明占据着绝对优势啊!……我们是不可能输的!……不可能输的!!……”

    心神遭受冲击的麦肯登被左右拖拽着不断远去,周边的兽人也纷纷有序撤离,他们不敢接近羊飞,闪出一个圆圈将羊飞汤贤他们留在这里。

    汤贤急道:“不要放走了那蜥蜴人,他是兽人中的高官!”

    羊飞无奈的回过头来咧嘴一笑。

    “刚才的魔法用尽了力气,他们不冲上来斩杀我们就已经是烧高香了,哪还有力气追他们呀。”

    任晓燕这才注意到“西蒙”的脚已经不是浮在水面凌波微步了,而是和他们一样落在水里,深陷在淤泥里。

    汤贤:“温蒂,快给他施加‘回复术’!”

    “啊!?”温蒂妮吃了一惊,狠狠瞪了汤贤一眼。“不行!他是和希尔芙一伙的,是敌人,敌人中的敌人!”

    “快给他施加!”汤贤急声催促。

    温蒂妮:“不要!”

    “不用了……”羊飞开口。

    一匹雄壮到不能再雄壮的黑马出现在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