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对不起,这里不是你想要的世界 > 第六十五章
    石堡大婚的那一天,忙碌的还有邢军这个勇者。

    他那天没有直接参加婚礼,而是与白井升一同悄悄离开了石堡,在十里外的森林里会见了首席骑士霍格尔。

    霍格尔板着张脸颇显严厉的样子,张口就进行诘难:“勇者邢军,你没有按照预定计划返回帝都,而是带着军队擅改行程是何道理!?”

    邢军眉心微皱,心道规矩是人定的,你是人我也是人,你地位高我身份也不低。身为堂堂勇者何处去不得,何事做不得,凭什么要恪守你所设下的规矩。

    他心里这样想着,略显生硬道:“黄金狮子团长途跋涉片刻不停,终于赶在关键时刻解救了石堡,在兽潮中守护了南境,这有功于人类社稷。”

    “哈!你倒是很有理呀?”邢军不知悔改的态度深深刺激到了霍格尔。

    “南境遭难自有国王陛下调兵遣将前来支援,你私自调动国家的军队无组织无纪律,目无王法。(黄金狮子团是国王出资成立的骑士团,一切人员均有记录在册的正规部队)

    哼!说你目无王法还是好的,知情的明白你是来救援石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带领部队谋逆叛国呢!”

    邢军面色清冷起来:跟这老家伙客气客气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熟知邢军脾性的白井升眼见形势不对,赶忙扒着邢军肩膀跃到他身前替他开口:“大人在上,我们已经知道错了。您是知道的,邢军他这性格又臭又硬还偏偏爱点面子,您别看他现在逞强,其实他私下里不止一次的对我说他错了,不该这么着急的来南境,他就这熊样,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哼!”霍格尔哼出不满的鼻音。

    邢军的脸色也愈加阴沉。

    白井升急上心头,心想邢军以前在皇宫可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候他虽然强硬,但内里其实是极讲道理的,只要跟他说的事情有理可循,即使他再不情愿也会接受采纳并加以执行。

    不知何时邢军变了,邢军与他人的交谈变得越来越简单,简单粗暴到令人发指,完全可以模板化。具体如下:

    双方交谈交换意见,如果对方遵从邢军的意志去做事,此事完结,对方按照邢军的意思做就可以了;

    如果双方不达成一致势必要进行争论。对方如果能在三言两语中令邢军接受自己的意见,从而执行是最好的,反之进入下一步,也是最后一步:

    邢军脑袋一热,动用武力强迫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事……

    将这模板套用到现在的情况中来,白井升真的害怕邢军会付诸武力,国家首席骑士霍格尔可不是邢军能以武力胁迫的对象呀!

    他转而心想,邢军作为领导者已经开始失格了,尽管他人格魅力不减,但他身上的魅力更体现在一些其他的方面,而不是生成于领导者位置上了。

    霍格尔冷声道:“哼!你既然犯下过错那就要将功补过。”

    邢军冷眉一竖待要发声,白井升抢先一步笑脸相迎道:“大人您请说,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洗耳恭听。”

    “只是听吗?”霍格尔盯着邢军那张不恭顺的脸越发生气。

    白井升连忙赔罪,谄媚的笑道:“您放心,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做到,做不到的想着法也要做到,为国分忧为己赎罪本就是我们应当做的。”

    “哼!”

    霍格尔抻了一会才肃然道:“此次兽人入侵倒是件好事,魔王复活,帝国的注意力将会往西部转移。此前一直担心兽人会在我们与魔族交战的时刻乘机捣乱,现在倒好,这帮愚蠢的兽人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来了,就不能放他们走!

    帝国的万余名法师已经集结完毕,正在往这里赶,此事不宜声张,你们悄悄的通知伊凡公爵,让我们同心戮力办他一办,还南境一个百年和平。”

    霍格尔一招手,一名颇为英俊的骑士出列,站在邢军面前目光灼灼,显得相当精神。

    霍格尔道:“他叫亚特兰,派给你们做传令兵,我们之间的联络由他负责。”

    白井升连忙接待。

    再无他事,邢军白井升与新来的亚特兰正要离去,霍格尔突然大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出来转一圈见这天大地大心思就野啦?以为世界盛不下你啦?背靠大树才好乘凉,你的狮子团是由国王出资才成立的,骨干成员也是帝都子弟,伊凡家那点穷屋破舍可养不起你!”

    邢军身形一顿,白井升与亚特兰则是一脸骇然。

    邢军回头瞪了他一眼,倔强的扭头走开了。

    霍格尔啐了口吐沫,低声骂道:“瞪什么瞪,路还没学会走就想跑,摔死你个小兔崽子。”

    邢军在返城的路上一直保持缄默,白井升心情也不甚好,新来的亚特兰却开心的笑道:“霍格尔大人说的话您别放在心上,您是知道的,他位高权重惯了,性格又臭又硬还偏偏爱点面子。您别看他表面严厉,其实就一刀子嘴豆腐心,其实私下里不止一次担忧你们处境,说你们不该这么着急的来南境。爱之深责之切,所以方才才那个熊样,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邢军忽然停止了行进,但见他于马背上转过身来道:“你们先回城里去。”

    “大人?”亚特兰心想自己说错话啦?

    邢军道:“我要见位故人,你们不便留在这里,先回去吧。”

    白井升皱眉,邢军可是从地球来的,是从皇宫里面走出来的,在这里哪有什么故人可见,他准是受了气使小孩子脾气,幼稚!你自己想独处就在这里独处吧,白井升示意亚特兰一同先走。

    等两人离去了,白鼠米娅才在枝桠上显现出身影。

    “我一直很好奇,大法师都发现不了隐身中的我,你是怎么见到我的。”

    邢军冰冷开口:“这个无需你管,你在这里那就意味着羊飞也在这里,叫他出来。”

    米娅嘻嘻笑道:“羊飞不在,他现在在石堡城中吃喜酒呢~!”

    “哼!”邢军双眼危险的半眯起来,杀气纵横道:

    “他趁我不在去骚扰墨慧君了!?我警告过他,不要让我再见到他,否则他就死定了!……结果他还够胆回来,说吧,他让你来见我是打的什么鬼心思。”

    “嘻嘻~!”

    米娅从树枝上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邢军所骑的马头上,人立起来道:“要见你的是我,不是他,是我有事情要拜托你,不是他。”

    “哦?”邢军略显惊异。

    “这我倒要听听了,你救过羊飞的命,也算是他心腹了吧?那个机灵鬼那么贼,在外面混的不可能太差,你的地位跟着他水涨船高,能有什么事情来拜托我?”

    米娅道:“我要投靠你。”

    “你说什么??!”

    邢军虎眉一竖觉得自己在寂静的森林里面听错了。

    米娅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我说,我要背离羊飞转投你的麾下,你接不接受。”

    寂静的森林愈发寂静了……

    忽然,不知哪里啼起声鸟鸣,邢军大笑起来,笑劲牵动了元气,使得斗气光辉在他身上浮现。

    树上的鸟雀猿猴被惊起,地上的毒虫走兽四散去,最惨的是邢军胯下那匹骏马,直接被他斗气引发的冲击震碎了脏腑,倒地而亡。

    邢军摔在地上仍自大笑不已,半晌方歇,他也不顾他狼狈的形象,支起身来满脸笑意的开口问:“你、你要跳槽来我这儿呀~?羊飞到底是混的有多惨呀~!?啊~?”

    米娅白了他一眼。“好,很好,他马上就要摘取您首级了,岂能不好。”

    邢军玩味道:“那你还来投靠我?”

    米娅理直气壮道:“我与他目标不同,所某不同,既然貌合神离,那为何不能转投在你的这里。”

    “哦?你和他目标不同?那我们的目标就一致吗?”邢军问。

    “不一致吗?”

    “一致吗?”

    “不一致吗?”

    邢军皱眉再道:“一致吗?”

    米娅只得解释道:“你身为勇者要覆灭乌尔班王室,我为血仇家恨也要覆灭乌尔班王室,难道不一致吗?”

    “谁告诉你我要覆灭王室。”邢军面色清冷道:“你可知我的黄金狮子团是国王出资成立的,成员都是帝国贵族给安插的,你要我背叛我的金主,顺便覆灭一个国家?我的胃口还没你想的那么大。”

    米娅一愣,露出狐疑之色。“你家狗腿子白井升没跟你说么?”

    “说什么?”

    米娅盯着邢军一脸疑惑的样子忽然了悟了什么,狡黠的笑了。

    “原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呀~?乌尔班皇室是魔族混血的事情白井升一点儿都没有跟你提及?”

    “乌尔班皇室有魔族血统?”

    “看来你是一点也不知道呀,嘻嘻,你以为董全他为什么死呀~?乌尔班皇族又为什么要通缉羊飞呀~?呆瓜,还想不明白?”

    ……往事一件件浮上心头,它们像珍珠一样串联起来,邢军的思绪豁然开朗。

    “白井升这个混账……”

    米娅得意的笑道:“这下你明白了吧,你既要防备眼前的魔族,又要防备身后的魔族,初代勇者就是疏于防患才被身后的乌尔班王室给残害死的!”

    邢军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起伏的情绪,有些拒绝思考道:“那我也不一定非要接纳你,你与羊飞相处了那么久,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投靠我。”

    米娅激将道:“没想到邢军也缺英雄气,没有容人之心,任人认亲不认贤,我对你可是有用处的。”

    邢军疑惑道:“你对我有什么用处?”

    “我能为你出谋划策。”

    邢军摆摆手道:“已经有白井升在为我出谋划策了。”

    米娅笑道:

    “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商量事情只能找两种人来商量,一种是家人,另一种是比你优秀的人。

    我从羊飞那里听说过你们同学间的事情,勇者邢军,你认为跟你毫无血缘关系的同学白井升比你更优秀吗?”

    邢军想了想,笑着摇摇头。

    米娅又问:“那白井升能像对待亲人那样毫无保留的对待你吗?”

    邢军又摇摇头。

    于是米娅走到邢军身边道:

    “那你需要我。

    事实已经证明白井升他不是尽心尽力的为你做事,他有私心,你可以用我来平衡他。

    如果你对我仍不放心,我愿意纳上投名状。”

    “什么投名状?”

    “勇者羊飞。”米娅道:“我把勇者羊飞交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