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死了也变强了 > 075 这是三更
    郝多余看着小姑娘突然开始施法——

    ——来了!广濑君,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明年你故乡的SAKURA开的时候,我会把你的骨灰带回去安葬,顺便把你的未亡人安排一下……

    然后郝多余发现自己裂开了。

    他看到广赖给他的可以操作妖怪的指环在空中飞——和他的半截手臂一起。

    ——咦?剧本应该是广赖被炸死,我用这个戒指控制妖怪伪装成……

    郝多余的视野旋转着,显然是因为他上半身飞起来了,在空中打转。

    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广赖还好好的站在原地。

    ——为什么?

    他带着这个疑问,永远停止了思考。

    **

    “郝多余”冲马小美咆哮:“你TM在干什么?”

    “当然是在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话啰。”小姑娘咧开嘴露出奸诈的笑容,“我把妖怪的饲主炸死了,它应该会失去控制狂暴化,对不对?”

    “你!”

    “郝多余”指着马小美的鼻子:“你这家伙……”

    马小美一脚踹向对方肚子:“叫我尼摩船长!”

    马沙围观了这一切,不由得感叹自己这妹妹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看被小姑娘踹的人那出离愤怒的模样,马沙断定自己中奖了。

    他给小姑娘的指示就是“先杀别人”。

    马沙总觉得一个弗洛伊德学派在有工具人在场的情况下,主动跳出来坦白身份有点不对劲。

    敌人完全可以从长计议,不贪这一波双倍信任。

    马沙自己直面敌人,那是没办法了,所以才和腾金硬碰硬。

    有得选的情况下,马沙疯了才会选择硬碰硬。

    而且小姑娘之前已经遇到过一次弗洛伊德学派了,那弗洛伊德学派根本就不正面来的,完全是玩阴招。

    马沙觉得很可能大部分弗洛伊德学派都有这个倾向。

    所以他让小姑娘先引爆其他人。

    ——居然给我赌对了么。

    马沙松了口气。

    万一这赌错了,按照“郝多余”的说法,那小姑娘就得同时面对一个弗洛伊德学派怪人和一个失控的烟雾妖怪了。

    弗洛伊德学派怪人马沙倒是不担心。

    他把小姑娘的细菌喝下肚了,只要情况不对炸了他就完事了。

    但这个失控的妖怪,感觉上不是小姑娘这个只有小学四年级施法能力和巴斯德学派技能的小家伙能对付得了的。

    ——既然赌对了,接下来就是怎么忽悠这个前弗洛伊德学派的工具人的问题了。

    偏偏马沙说不上话,只能交给小姑娘。

    ——可恶,操纵者死了妖怪会失控,要不是这样我们就能彻底掌控剩下这货的生死,这局我们就稳赢了!这胜利,相当于一万经济大劣势势翻盘好吗!

    ——现在因为不能让妖怪失控,就不能下死手。

    ——只能看小姑娘表现了。

    小姑娘叉着腰,睥睨着冒牌货:“你应该感谢我啊,是我把你从这家伙的控制中解救出来了。”

    冒牌货一边打嗝——这是在喷出肚子里的甲烷——一边怒吼:“放屁!我和他是搭档!弗洛伊德学派的大部分技能,对知道他身份的人是没用的!我和他是在长久以来的合作中建立起了深厚的信赖,不许你这样侮辱我们的羁绊!!”

    马沙再一次体会到弗洛伊德学派是个多么可怕的学派。

    ——难怪弗洛伊德本人在“留言”里直接宣称本学派没有类似心灵魔法那样直接修改人心智的技能和法术了,人家是看不上那种玩意好吗!

    冒牌货对小姑娘咆哮:“我才不管你是泰斗还是什么鬼!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然后他毫无预兆的拿出卷轴就要撕——这显然比施法速度要更快!

    但是小姑娘已经把点火棒棒拿在手里了。

    这个更快,只要按下按钮就会有火苗。

    爆炸再次发生。

    小姑娘被掀了好几个跟头,一路滚出去老远,撞到残垣断壁才停下来。

    就算有“熊孩子”属性,小姑娘挨了这一下也得趴地上缓上一缓。

    但是,状况并不允许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马沙听到了尖啸。

    同时他看见那细长腿的漆黑人形猛然扩散,化作黑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吞噬视野中的一切!

    小姑娘趴在地上,正哼哼呢,看起来是脚被撞到了。

    眼看她就要被黑雾吞噬,她启动了火箭腰带。

    于是小姑娘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向前冲去,胸口和地板激烈摩擦。

    虽然她很努力的抬头把下巴抬高了,但是依然在地上磕了好几下。

    火箭腰带的短暂喷射结束后,小姑娘翻了个身,挣扎着支起上半身往后看。

    黑雾狂暴的流转着,制造出刺耳的尖啸。

    但是它们没有追上来,黑雾的边界停在离小姑娘脚底只有不到四十公分的地方。

    小姑娘大口喘气。

    马沙也松了口气,这时候他才转动视角,观察小姑娘的状况——刚刚他一直盯着黑雾呢。

    小姑娘衣服正面的部分已经成了布条,洁白的肌肤上满是划伤。

    她的下巴已经已经撞得都黑了,看着就让马沙心疼。

    ——幸亏小家伙没胸,便于滑行,不然这个火箭腰带就能导致她重伤。

    小姑娘坐起来,开始给自己施展治疗魔法,同时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这狂暴的妖怪不追了?”

    马沙虽然没办法和小姑娘直接对话,但他还是回答道:“我觉得它好像,被限制了活动范围。”

    ——没错,感觉上就是有什么东西限制了妖怪的活动范围。

    ——侯爷府的防御应该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刚刚家丁被围攻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什么机关限制住这黑雾的活动范围……

    ——难道这妖怪,是在保护主人的尸体?

    马沙刚做出这样的推测,就有东西被黑雾喷出来。

    那东西落在小姑娘脚边。

    小姑娘飞起一脚就把那东西踹飞了,显然把它当炸弹或者别的不妙的东西。

    然而马沙看清楚了,那是刚刚那位冒牌货的脑袋,而且被啃烂了一半。

    ——不是在保护主人的尸体么!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等等!妖怪确实会因为主人的死而失控,而那个弗洛伊德学派怪人仍然把控制妖怪的工具人当成自己的替死鬼……他肯定有什么办法,在工具人死后控制妖怪!

    ——难道……是道具?虽然现在没人使用这道具,所以无法控制妖怪,但道具依然限制了妖怪的活动范围?

    马沙感觉自己身为RPG玩家的那部分心智躁动起来。

    有道具不去回收,还叫什么RPG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