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死了也变强了 > 122 你仔细想,仔细品(二更)
    “听着就像是胡说八道啊!”

    “可是刚刚那人虚爆了。”

    “钴60是什么鬼?喂,搞化学的,钴的原子量不是……”

    “同位素啊,蠢货。不过我们不太熟悉这玩意,玛丽居里学派应该很了解这东西,它半衰期5.27年,会通过贝塔衰变放射出强力伽马射线。”

    “哦,难怪会给居里夫人讲这个。可是左撇子什么的,太魔幻了吧?”

    “到底是什么实验啊!”

    “不要好奇,不要好奇!会虚爆的!”

    “可是,如果世界之理真的是左撇子,会想去验证也是当然的吧?我们可是科学怪人!是科学边疆的开拓者啊!”

    “唉,消息传出去,我们的总数又要大幅度减少了。”

    “想开一点,在世界各地发生的虚爆应该会把很多魔法师也卷进去吧。”

    就在这时候,玛丽居里朗声道:“诸位!”

    一瞬间整个阶梯教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玛丽居里。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现在在场的不只是玛丽居里这一位泰斗,而是两位——已经没有人敢于怀疑那位看起来是玛丽居里的熟人的隐士高人的位阶了。

    两位泰斗在场,看起来他们俩还是同盟,就算是以喜欢嘴炮、不畏惧权威而闻名的科学怪人们,也得给足面子。

    玛丽居里继续说:“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偷看到了这纸条上的内容,我恳请你们不要进行这个实验,以免发生意外。如果要实验,也请交给导师甚至你们的泰斗来做。”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小声提醒:“现在各个学派,泰斗已经驾鹤西游的比较多吧?就说这里在场的学派,上面有泰斗的也就两三个……”

    “那我就管不了了。”玛丽居里打断了那人的话,“至于没有偷看这纸条上的内容的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再看了。活着比什么都强,不是吗?”

    说罢,玛丽居里又多展开了两个防偷窥的法术,再次把目光投向手中的纸条。

    她仔细的读完了纸条最后,明显是临时想起来才匆忙添加的语句。

    然后,她毫不犹豫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挂坠,蹲下来放到那散发着蓝色光芒的白猫跟前。

    “这个东西能给我发送它的空间坐标,要用的时候把它摔碎,我就会立刻传送到它送来的坐标位置。不过,用之前记得做好防辐射工作。”

    进取喵叫了一声,低头叼起这个挂坠,一扭头,身影就从玛丽居里的视野里消失了。

    玛丽居里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只猫今天不会再返回了。

    ——虽然很想知道,最后成功执掌泰斗权柄的是谁,不过……

    ——人要知足。

    ——而且他们应该正在忙着准备最后的踹门行动。

    ——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卡巴拉之树图案,神秘莫测,无人懂它的含义,但是作为真理之门的标志的一部分,它已经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大统一理论,能够把世间所有一切都统合在一起的理论,能够融汇贯通所有学科的理论。

    一想到这个理论很可能会随着老友们最后的踹门行动变成现实,玛丽居里就兴奋难耐,像个年轻的孩子。

    不过在那之前只能等待——也不完全是等待,可以回去准备一吨的钴60,按着纸条上的步骤试试看。

    ——对了,还有那个“学生”,真想看看被这帮人选中的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他一定聪明伶俐,思维敏捷,善于思辨。

    ——简而言之,他一定是万里挑一的天才。

    玛丽居里越想,越对未来某个时刻的相见充满了期待。

    她转过身,看了眼女儿,说:“我们走吧,这里已经没有更多有趣的事情了。”

    “是的,母亲。”艾芙·居里毕恭毕敬的回应。

    “尼尔霍德,借用一下你的传送阵。”玛丽居里回头征询意见。

    尼尔霍德向泰斗女士弯腰鞠躬:“您请自便。”

    玛丽居里点点头:“毁坏的传送扰动装置和其他防御设施,你整理一个价目表,交给我的会计,我全额赔偿。”

    “感谢您的慷慨。”尼尔霍德再次向玛丽居里鞠躬。

    然后以玛丽居里母女打头,阶梯教室里所有玛丽居里学派的人鱼贯离开。

    **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然后查林杰教授率先表示:“我也要回去了。”

    他话音刚落,欧里庇得斯就嘲讽道:“别走啊,分享一下您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的真知灼见啊,我记得查林杰教授最喜欢发表真知灼见了,您在伊利斯教授联合会上的每一次演讲,我都反复观摩了许多次呢。

    “现在您一反常态,什么都没说,却急着要走,该不会是害怕自己在这里知道了太多秘密,导致脑袋一下子变成甜甜圈?”

    查林杰扭头瞪着欧里庇得斯。

    他们两人背后的学派因为大小两个铁球谁先落地的问题积怨上百年,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俩的矛盾,更多的是私人恩怨——就是互相看不顺眼。

    查林杰指着欧里庇得斯的脸怒道:“你别得意!你的微积分大概不过关,数学基础也稀烂,所以我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刚刚玛丽居里收到的那个纸条,不光写在正面的那些内容惊世骇俗,背面的方程和演算同样惊世骇俗!

    “那个方程不完整,但是我还是能猜到他描述的是什么样的情景!因为我数!学!好!那方程,八成描述的是,两个相向运动的物体,相对速度不等于他们各自速度之和!”

    欧里庇得斯:“放屁!这怎么可能!”

    “是的,不可能!但是想想看!动动你的脑子!那可是玛丽居里的熟人,新晋的泰斗大人撕下来的演算纸!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完成这个理论,可能那个方程也只是未完成的形态,但是,但是啊,万一这个理论真的成立了呢?”

    欧里庇得斯嘴唇微微颤抖着。

    “想想看吧!我是不知道你们这个伪科学学派会怎么样啦,我的学派,万一和这个新兴学派起了冲突,发生了战斗,只要位阶不如对面高,一半以上的技能都要失效!一半啊!一大半!

    “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这个新学派的理论对我们这一派来说,可能根本就是剧毒好吗!对我们是剧毒,对你们会怎么样?你好好想想,仔细品!”

    说完,查林杰扭头对尼尔霍德说:“借用下你的传送阵!”

    尼尔霍德:“如果居里女士用完了,你就可以随意使用。”

    查林杰点点头,转身就往大门走,他的学生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快走到大门的时候,他又扭头指着欧里庇得斯说:“好好想!想通了就知道怎么做了,别老顾着讽刺我!”

    说完他大踏步的出门去。

    欧里庇得斯维持着僵在原地的状态,几秒钟后,他扭头对尼尔霍德说:“我也……借用下传送阵。”

    “请便。”尼尔霍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