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氪金医生 > 第四百零九章 医学之巅
    四个家长听了陈承泉的话之后,其中一个患者的父母已经动摇了!

    这样子等下去不是办法!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死马当活马医!

    “陈院士,我们愿意接受这种风险,我们同意做这个手术!”患者阿乐的父母最终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和商量之后,他们同意了!

    现在就看患者小强的父母同不同意了。

    如果有一方不同意,那么这个手术是无法展开的!

    此时小强的父母也是非常的纠结。

    如果能等到肝源,那最好不过。可是现在肝源还没有半点消息。他们孩子的情况又如此的危急。

    再这样子等下去,谁知道哪一天会突发意外?

    现在孩子神经就受到了不小的损害了。

    再等下去到时候成为了傻子,救回来也是傻子啊。

    但是,如果同意目前这个院方的手术,又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万一手术失败,就等于人没了啊。

    作为一个家长,肯定是非常的犯难的!

    “唉~搏一搏吧!”最终,小强的父亲还是拍板了!

    到了这个田地,似乎也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了。

    与其等死,还不如搏一搏!

    “好,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陈承泉看到双方家长都是统一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最怕就是他们不同意,到时候只能等肝源,但是肝源遥遥无期。

    和病人家属谈妥了之后,陈承泉就带着阮彬去和医院伦理委员会的审查、批准。

    毕竟是全新的手术方式,风险巨大,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手术,所以是需要院方的领导的审查和批准的。

    由于现在两个患者情况危急,没有太多其他选择,病人家属又同意了。还有陈承泉这个院士亲自主持这一次手术。加上阮彬说有七成的把握。院方还是很快的批准了下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对两个患者再做一次彻底的筛查氨基酸谱、进行肝脏病理活检!

    同时利用三维图像做一个全面的精确评估肝脏体积和血管胆道解剖!

    会诊室内,阮彬等人利用肝脏三维透视图像,精确计算了移植肝脏的大小以及两个肝脏上的每一条血管和胆管。

    然后模拟手术,模拟病肝部分切除,把健康部分的剔除出来,然后移植到另外一个患者的身上……

    “难度太高了!这个右肝部分的肝管和血管纠缠重叠太复杂了,根本无法分离出来!”廖杰指了指肝门部位的这一部分扎堆的血管和肝管,吐槽道。

    “我可以分离出来!”阮彬斩钉截铁的道。

    “你确定?”廖杰一愣怀疑的盯着阮彬。

    为毛,他好一次提出的难点,对方都说可以解决。

    真的假的?

    还是故意扛自己?

    还是吹牛?

    “我相信阮彬的实力,好了,现在基本问题大部分解决了,三天之后,开始手术!”陈承泉拍板道。

    他可是见识过阮彬的几乎可以精确到纳米级别的分离手段的。

    当年分离肠系膜上静脉根部的肿瘤,还有之前全国普通外科技能大赛的表现。

    毫无疑问,这一点挑战对于他来说,应该是可以有一定的信心的。

    不然对方也不会说出如此自信的话!

    “……”

    廖杰很蛋疼,怎么陈院士对阮彬怎么那么的看好呢?

    陈承泉这边的准备手术,对互换部分肝脏的创新手术也是惊动到了隔壁的周家镇那边的一组人。

    特别是周家镇院士亲自过来找陈承泉细谈。

    “老陈,你们这边的手术试验我也听说了,前期准备是不是太快了点?手术预案到底够不够详细,够不够稳妥?”周家镇一脸认真的问道。

    毕竟这种全新的肝脏部分互换,需要做术前要精准测量双方肝脏的大小、重量,还要考虑平衡两侧肝功能、

    作为要创造新生手术,这种“换肝”新手术复杂、难度大。由于接受手术的患者同为施体与供体,对移植物的切除、血管的吻合,都要进行极为精细的前期规划。

    可对方三天就模拟出来了,是不是太快了点?

    “咳咳……其实我当初的预期起码也需要十天的时间才能模拟出来,把所有细节都精确到可控范围内,但是这个阮彬真的是让我太惊讶了。能在三天内完成模拟,并且把对移植物的切除、血管的吻合都做到了可控的精准范围内,都是他的功劳!真的是太妖孽了!”陈承泉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阮彬了。

    “真的?我可以看看手术预案和数据还有参数吗?”周家镇来了兴趣。

    “走,去我办公室。”

    一个多小时之后。

    周家镇拍着大腿激动的道:“我的天!还可以这样子!”

    “手术预案真的是没有半点毛病,就看到时候真正手术的时候,患者的情况会不会出现偏差了。如果这2台手术能互换成功,这绝对是医学之巅啊!”周家镇惊叹道。

    怪不的两人各自负责一个肝移植项目,他就纳闷老陈怎么那么快就有新进展了,他那边还在原地踏步,原来有阮彬这个妖孽啊。

    这小子真的是妖孽!

    三天之后。

    手术终于开始了。

    手术第一步就是先把两个患者的病肝先切除,保留没有坏的地方,然后取出来做相互互换……

    这一台手术无疑难度是巨高的!

    几乎是和老天争命!

    从长期来看辅助移植技术面临移植物与受者残肝的“血流竞争”,如何维持移植物的稳定,控制免疫排斥风险,都要求术后有专业严密的检测和科学应对,不同于常规的肝脏移植手术。因此,从术前准备、术中操刀到术后监测,医疗团队必须具备足够的资质和经验,以应对各种难啃的问题。

    还好现在阮彬的这个团队绝对是国内顶级的肝移植团队。

    最差的助手都是主任级!

    可谓是没有半点问题。

    当然,这一次手术依旧是所有人有生以来最大的挑战之一。

    毕竟如果成功,那就是世界首创!

    如果失败,那么所有人都是内疚!

    “开始吧。”阮彬吸了口气,开始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