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三百二十三章灵台庙算
    穿越回过去?

    

    在察觉这个可能性的同时,曹杨二人也想过这是不是同学们在故意愚弄自己二人。

    

    但这刚刚结束的战场,依然弥漫着浓厚的血腥气。血迹、残兵、战旗……这一切都做不得假。

    

    加上此时此刻所感知的天地法则,也无疑告诉他们,这里的的确确不再是后来的夏国。

    

    因此这个时代的世界法度,和他们所处年代的“天道”有所不同。

    

    “在这个时代,天道脉络诡异莫测,仿佛被浑浊的迷雾所掩盖。”

    

    因此,二人没办法如同后世那样如臂使指的操控天地灵气。

    

    当然,那轮独霸天空的太阳,也是最有利的证明。在他们那个时代,天空之中可不仅仅是一轮太阳!

    

    “你们两个叫什么?哪个部队的?”什长打量二人,疑惑道:“你们的军牌呢?还有,你们怎么不穿铠甲?”

    

    “这位什长,我们俩从洛城过来。嗯,偷偷跑过来的。”杨商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借口。

    

    “洛城?学宫那边的学生?”

    

    “对对,什长说的没错。”

    

    目前,夏国所用的兵制仿照故土而来。

    

    五人一伍,有伍长;二伍一什,有什长;五什一队,有队长;二队一屯,有屯长。有时候,屯长也被称为“大队长”,管理百人之众。

    

    二屯为一曲,官职为军侯。五曲为一部,设校尉,管理千人之军。十部为将,也就是一个万人将军。

    

    不过以目前夏国的兵力,如果不算上奴军的数量,仅仅以先民后裔的嫡系国民来看,顶多两个将军。其中杨柯作为国君,还要直辖一部分亲兵。

    

    没办法,这个时代的人口太贵重了。

    

    什长打量二人,的确二人身上带着稚气,不像是真正的军人。

    

    “偷跑过来,怕不是听说魔族的事,打算过来彰显手段?”什长不断摇头:“这些小年轻,果然是初生牛犊——太嫩了。”

    

    曹参见他有几分相信,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如果我们真穿越时代,那么绝对不能更改这个时代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干涉这个世界,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必须想办法在洛城搞到一个身份,然后想办法回归我们的时代。

    

    突然——

    

    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好,敌袭!”

    

    听到不对劲,士兵们赶紧亮出武器。

    

    什长对二人呵斥:“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准备!”

    

    曹参二人反应过来,从地上随便捡起长枪、铁剑,也向那个方向摆好架势。

    

    不远处,有两头三米高的橙色肉瘤缓缓蠕动,吞噬战场上的尸体。而旁边还有一位被火焰笼罩的三臂炎魔。

    

    “是九目虫魔和三臂炎魔!”什长脸色凝重:“虫魔度慢,我们先对付炎魔。”

    

    成年的三臂炎魔,拥有不下于三鼎的实力。而配合两个虫魔,恐怕不逊色四鼎之力。

    

    看到炎魔和虫魔,杨商此刻真正确定:自己二人果然来到过去。

    

    他大脑飞快转动:我们那个时代,这两种魔族已经灭绝。看来这里的确是过去。炎魔配合虫魔的组合,记得在史书记载中提及,是魔族古早时代使用的战略。虫魔九目可射死光,但智力低下,需要炎魔在旁调控。他们配合攻击能堪比四鼎之力,跟我仿佛。但我身边没有纸笔,很难施展诗经之力。

    

    于是,他看向身边的曹参。

    

    “想办法迷惑对方视线,我去袭杀。”

    

    “明白。”曹参一脸严肃,目不转睛看着靠近的三个魔族。他的左手藏在袖子里,暗中结印,催生白雾笼罩众人。

    

    后世夏国有兵法四脉,曹参所学便是“兵阴阳”一脉。这一脉讲究借天时地利,构造适合己方大军的特殊环境。一般研究这一脉的兵法大家,多尝试融入术法。以术法操控风云浓雾、搬山倒海以增强己方优势。

    

    浓雾弥漫在战场,众人得此机会喘息,什长高声道:“快走!我们先撤退!”

    

    “不用!”杨商借助浓雾遮掩,纵身冲向对方的炎魔。

    

    魔族,夜神创造的种族。由大地的地厉邪气所生,居于幽魔界,和人族、精灵族等人间种族不死不休。

    

    在如今这个时代,作为幽蒙女神的造物,他们仅仅是一个刚刚兴起的种族。在一个于夏国南部开启的通道中不断涌出,跟夏国军队生冲突。

    

    可在五百年后,这些魔族的特性早就被夏国掌控。

    

    夏历三百二十年,杨氏诞生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在太阳神支持下,夏国顺着魔界通道杀入彼界,剿灭对方十三种魔族。

    

    擅长死光和毒液的九目虫魔以及擅长毒烟、烈焰攻击的三臂炎魔早就绝迹。

    

    “九目魔虫的弱点并不在眼睛,而在脸盘九目最中央的鼻子上。在鼻子后面埋着一条联络九目的经络,只要刺穿鼻孔,就能刺瞎九目,让其失去战斗力。”

    

    “三臂炎魔的弱点在心脏。击穿心脏,炎魔核心的魔火自然熄灭。”

    

    “曹参的浓雾是仙术,能屏蔽魔族感知。在迷雾中,他们无法察觉我的位置,那么——”

    

    回想太学中的资料,杨商再度加,运转祖传口诀,一道火焰神力从短剑涌现……

    

    “这家伙!”什长暗骂一句,但还是招呼同伴上去帮忙。在杨商刺瞎九目虫魔的眼睛后,他们上去帮忙刺死虫魔。然后联合众人之力将炎魔击毙。

    

    这时,什长松了口气,扭头看向背后不断操控浓雾干扰炎魔视线的曹参:“你用的迷雾是道术还是巫术?看上去,倒有几分‘兵阴阳’的路数。”

    

    “兵阴阳?什长大哥也知道兵家派系?”

    

    “别看哥哥我是个大老粗。但这段时间,灵宫的庙算推演我可是一次都不落的。”看到魔头死亡,什长开怀大笑:“几位将军在灵台庙算多局,眼下已经将出结果。兵阴阳之说,前番霍大司马早就展示其威力。”

    

    灵台庙算?

    

    曹参和杨商心中震动。

    

    灵台庙算,是后世夏国记录中一件关乎兵家根本的重要事件。也是考试必考的题目,比如庙算结果如何,进行几场,时间是什么时候等等。

    

    据说,夏国早期照搬故土兵法著作,导致各部兵法思想冲突,外加不适应本土环境,难以真正学习应用。

    

    因此,帝君命诸故土诸将进行灵台庙算,以军事推演的方法定兵家四脉之说,整理众多兵家著作。同样,这四脉之中也有兵家的四种修行法门。

    

    太学教授百家学说,曹参和杨商都接触过兵家思想。一个研究兵阴阳,一个研究兵权谋。听到“灵台庙算”这种大事情正在进行,顿时压抑不住兴奋,更把自己二人的目的和处境抛之脑后。

    

    “老哥,现在庙算还在进行吗?”

    

    “你们俩从洛城过来,应该比我清楚吧?”

    

    “啊,我们俩私自出来,路上迷路好一段时间,不知庙算进行第几局了?”

    

    “听说,要开始第三十二局。等我清扫完战场,就打算回去旁观。”

    

    三十二局!

    

    这已经快结束了!

    

    二人更加迫不及待,拍着胸脯应承,帮什长一起打扫战场。

    

    别说,在二人术法探测下,的确在一堆尸体中现一位尚有几缕气息的重伤员。

    

    这伤员昏迷不醒,恰好埋在曹参穿越的位置下。众人将他抬出来,赶忙送往大营。

    

    但此刻,营内的随军医师忙碌不已。看到这几近弥留之际的伤员,忙道:“我医术浅薄,救不了他。你们通过传送阵回去洛城,请药王殿的两位前辈出手。”

    

    军营中心,有一座紫气缭绕的灵台。此台长宽各三丈,以白玉砌就,是夏国巫师们搭建的传送阵。

    

    什长带着两个部下,和曹参、杨商一起抬着伤员走入灵台。旁边负责传送的巫师马上开始念诵咒法。

    

    曹参二人一脸好奇,在传送台内左右张望。

    

    在后世,夏国技术飞展,但有关空间传送类的技术却隐而不显。据太学老师们说,这是因为神话时代结束,天地灵气流逝,使得传送台这等损耗巨大的阵法无法长久布置。

    

    “在我们那个年代,传送台虽然每一座大城都有。但都处于封印状态,除却战争时期外,平日不容许开启。”

    

    哪像现在,大军随行布置传送台,不知多方便。

    

    紫气盈满灵台,众人在一片光辉中挪移空间。经过几秒钟的黑暗等待,曹参二人眼前出现璀璨金光。

    

    看着外面宏伟庄严的宫殿,曹参脸上露出震撼之色。

    

    远处升起一座座神辉灵台,每一道神光都象征一尊神明。这些灵台散落于灵宫各个角落,而宫殿群中央有三座精致华美的宫殿一线排列。

    

    这三大神殿上空,皆有无穷无尽的霞光瑞霭布成云海。

    

    “这就是五百年前的灵宫吗?”

    

    灵宫,早年帝君居住之地,也是巫教兴起之所。那居中三殿之的永乐殿,据说就是帝君最初的居住地。

    

    “你们这是运送伤员?”悦耳的声音从传送台外响起,众人扭头望去,一位巫女正在台外检修法阵。

    

    众人从传送阵出来,什长上前拱拳行礼:“崔静阁下。”

    

    崔静?天巫教的神母崔静?

    

    杨商猛地抬头,看向灵台外的女性。

    

    此刻,崔静还没有后世那显赫威名。在国民们眼中,崔静是一位实力高强的巫女,但灵宫之中的地位恐怕排不上前十。仅仅是余媖殿下忙碌时的副手之一,是国神殿下较为看重的一位巫女。

    

    但曹参二人不同。

    

    从后世而来,他们当然知道崔静的事迹。

    

    仙道有圣地道一仙宫,传说是两仪真人赵志文所立,为仙道正统所在。但巫教因为一次分裂,导致巫教圣地一化为三,受皇族供奉的太卜台,祭祀夏国诸神的巫神殿以及研究巫神之道的天巫教。

    

    传闻,巫教之所以分裂。便是神母崔静和几位巫教教主大打出手所致。

    

    崔静,既是天巫教魁,也是巫教分裂的导火索!

    

    在曹参二人的那个年代,风闻崔静是一位睚眦必报且实力卓绝的大前辈。

    

    “你们两个,我怎么没见过?”

    

    崔静察觉二人的目光,美眸扫过二人。

    

    顿时二人心中一凛,仿佛被巫女的目光彻底看透。

    

    崔静目光露出异色,惊讶问:“你们身上的灵力很浓郁,是在哪里修行的?”

    

    四鼎?虽然现在的夏国和十年前不同,但这么年轻的四鼎修士,还是很少见的。

    

    “他们俩好像是学宫的学生。”什长解释说:“他俩好奇魔族,偷偷跑出城,正巧被我带回来。”

    

    “学宫?”崔静伸手一抓,从杨商二人身上抓出一缕文气。尤其是杨商,他因为修行仓颉的诗赋法门,身上凝聚浓厚的墨意文气。

    

    墨色玄气在崔静掌心流转,隐隐听到朗朗读书声。

    

    “的确是史皇殿下门人。”崔静戒心稍稍放下,但也仅仅是稍稍。以这位巫女的心机与谨慎,可不会如什长那样好骗。

    

    她静静观察二人,杨商心中暗暗叫苦。如果这位大佬把史皇殿下请来,我二人的谎话马上就会戳破。

    

    此时,曹参急声道:“阁下,救人要紧。这位兄弟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担架上,重伤的士兵渐渐失去气息。

    

    崔静挥手射出翠光罩住士兵,稳定他的伤势:“他交给我,我派人送他去药王殿。至于你们……”

    

    果然,这件事也没办法消除她的戒心吗?

    

    二人心中苦笑,曹参已经开始盘算,要不要直接想办法找一位大佬,全盘托出二人的身份?

    

    嗯,当然,崔静是绝对不可信的。

    

    不过从未来穿越而来,会有人相信吗?

    

    “阁下。”什长开口了:“我们仓促回来,不打算马上回军营。庙算结果如何?我想看了结果再回去。”

    

    “这次庙算快结束,差不多还有半个时辰?”崔静这才收回怀疑的目光,对什长道:“你赶紧去吧。别耽搁了,早去早回,军营那边不能随便离开。”

    

    “没事,我专门报备过。而且,我一个后勤清扫战场的,刚刚忙活完,总不能半个时辰内再让我们这组出动吧?”

    

    他对曹参二人打眼色,带众人一起赶往庙算会场。

    

    崔静本欲追究曹参二人的来历,因为从二人的衣服打扮上,她隐约感到不对劲。

    

    虽然是夏国的衣料和纹饰,但那些衣服感觉从来没见过,和目前国民们穿着有些许诧异。

    

    可看他们往庙算会场去,崔静暂时放下心。

    

    “会场有诸位殿下,纵然这二人有问题,也会被当场擒下。”

    

    崔静看着留下的伤员,面露异色,居然是:“是曹凌这小子?”

    

    崔静认识这伤员,此人跟霍去病关系不错,目前尚未及冠。他去年跑来找霍去病,恳求外出参战,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受到重伤。

    

    崔静不敢怠慢,赶紧派人将曹凌送去药王殿。

    

    另一边,曹参和杨商在什长带领下,前往庙算会场的九章灵台。

    

    可越靠近这里,曹参心中越难以自制。

    

    灵台庙算,这可是帝君亲自主持的兵家盛事。也就是说,不仅仅是霍大司马、蒙恬将军、武安君、尉缭公、宝塔将军,那帝君本人也在这里。

    

    想到自己被冠以“帝君之子”,曹参竟然有一种不敢前往,不敢去拜见帝君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