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龙图 > 第一百三十章 御箓
    贾诩被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就连拢在袖中的手,都不觉抽了出来。

    “你……你干什么?”贾诩震惊的喝道。

    然而,闻人剑现在可没有功夫去应付贾诩,他的面前还站着近百名虎视眈眈的李傕亲兵。

    “不想死的,给我老实滚一边去!忠诚到可以为自己主公去死的,那就站出来吧。”

    闻人剑大步走进了那群亲兵之间,眼神睥睨,气势不可一世。

    虽然,那些亲兵占据着巨大的人数优势,但一个个的,却不敢直视闻人剑的目光。

    闻人剑在一步步的往前走,他们在一步步的往后退。

    此时一眼望去,好像闻人剑才是一名真正的将士,而李傕麾下那些所谓的亲兵,充其量就是一群手中拿着破铜烂铁的农夫。

    他们的胆子已经被那颗,从石阶上滚下去的脑袋给吓破了。

    即便对方只有九个人,也就只有九个人,但他们不敢举起手中的刀,不敢迈出自己哆哆嗦嗦的腿。

    闻人剑冰冷的眼神扫过李傕这一百余名亲兵,睥睨喝道:“没有人站出来,那就给我滚一边去!让开!”

    缓缓的,那些亲兵让开了一条道。

    他们真的很听话,这应该就是杀神和普通将士的区别,他们已经没有士气了。

    但对于九宫司这些经过王廷悉心训练的密探而言,他们不存在士气这一说。

    在训练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死士了,有着拼着一股子狠劲,把皇帝拉下马的胆色。

    贾诩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的震到了,相对于这天下大部分的人而言,他是绝对见过世面的,本就出生豪门,他所见过的要比别人多很多。

    但他依旧没有见过像眼前这般的一支军队,如果刘云的麾下,都是这样的兵,贾诩不由得想,那大概这天下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了。

    “贾尚书,你是打算自己走呢?还是我们把你背回去?”闻人剑扭头看向了贾诩。

    随着闻人剑的话音,他麾下那八名剑士已在蠢蠢欲动,封死了贾诩每一个可能逃跑的方向。

    贾诩苦笑了一下,说道:“还是我自己走吧,不过我有些东西需要收拾一下。”

    “贾尚书不必亲自动手了,那些书,我们自会安排人手送回去的。”闻人剑说道。

    贾诩一愣,神色颇为诧异,他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要带书这回事吧?

    “这也是你们家主公吩咐的?”贾诩问道。

    闻人剑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我家主公所料并不差,贾尚书大可放心,你的那些藏书,我们会一册不落的为你搬回去的。”

    “你们主公还交代什么了?”贾诩对刘云忽然间越发的好奇了。

    这个人,料事竟能如此之神,事事在先。

    “我们主公所交代之事,该是贾尚书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请吧。”闻人剑毫不客气的说道。

    贾诩苦笑了一声,真的是有意思的人,倒是确实值得一见。

    闻人剑带着贾诩刚出宅邸,便闪进了一条小巷子,而另外的那八名剑士,也在瞬间不见了踪影。

    贾诩震惊的看着这行云流水般的一番动作,眼睛都快直了。

    难怪这些人能在众军拱卫,犹如贴墙铁壁的深墙大院里,刺杀了董卓。

    九宫司之名,看来一点不虚。

    闻人剑扔给了贾诩一套破烂的衣衫,说道:“穿上!”

    ……

    刘云最近在思索着一个问题,到底要不要把马文鹭接过来呢。

    云儿那丫头,借着和王廷的关系,已经公器私用的寄来好多封信了。

    感情的事情真的让刘云挺发愁的,当眼前有了沙盘,他就把这些事情彻底的抛在脑后了,但有时候又不得不去想。

    毕竟,也有夜深人静的时候……

    丁振大步走进了阳光温和的小院,“禀主公,信送出去了。”

    “李季这厮长了一张圆滑的嘴,有个圆滑的脑袋,就是没有一个办事的头脑。希望王廷给长安这次派的人手,足以担此大任吧。那人勾结的是什么人?可有调查清楚。”刘云扔下毛笔,问道。

    “是一个叫御箓的组织,都过去了这么久,线索已经彻底的断了,无处查证。李季身边那人所联系的,仅仅只有一名叫做钱光的商人,他也死了。”丁振说道。

    “御箓?”刘云有些诧异的反问,“这是抱了一颗造反的心呐,这个字也敢明目张胆的用,比我胆子大。看样子,应该从洛阳城里走出来的。”

    “卑职也是这个猜测,御箓的人员调配,很像九宫司,但似乎他们更想掌控住那些拥有财产的商人,和各地有点势力的人。九宫司叛徒所联系的虽然只有钱光一人,但长安城中,被御箓所掌控的人,并不在少数,足有七名商人。不过,可能是九宫司调查的太明显,那七人都被杀了。”丁振说道。

    这个御箓的出现,刘云并没有意外,他的出现或多或少的总会把这个时代往前推移。

    新鲜的事物,迟早是会爆发出来的。

    就比如现在汉阳的纸,已经不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了,各种仿造假冒的汉阳纸,犹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刘云提笔,亲自写了一封命令。交给了丁振。

    “发出去,令九宫司长安、洛阳处,及一宫密探严查御箓,把这个耗子尾巴给我揪出来,让我先瞧瞧是哪个王八蛋抄袭老子。”刘云吩咐道。

    “喏!”丁振将密信揣进了怀中,高声应了一声。

    这时,一名近卫快步走了进来,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竹筒,说道:“主公,南阳急报!”

    刘云拿过密信,迅速的扫了一眼,脸色瞬间就垮了。

    孙坚,要搞他的事情?

    已经离开汉阳接近三个月的商队,或许是因为汉阳如今声明在外的缘故,一路上不断发展壮大,诸事倒颇为顺利。

    可到了南阳的地头上,事情一下子就不对味了。

    接二连三的遭到抢劫,最后驻守南阳的军队竟然直接出来抢。

    孙坚这是明摆着要跟他干一下子啊!

    “驻守南阳郡的,现在据说是孙坚的长史公仇称,商队走了这一道一直好好的,偏偏在这里出了事。恐怕还跟姜正攻打弘农有些关系,孙坚这是想试试锋芒?”刘云捏着密信喃喃自语道。

    孙坚是一员猛将,跟这样的人物打上一仗,刘云很有兴趣。

    可现在有一个问题,大家都挺忙的,这个仗该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