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龙图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匹夫之志
    刘云在这片天底下,是一个开了挂的穿越者,这一点确实是无人可比的。

    到如今也算是发展除了一番并不弱的势力,背后还站了一个不靠谱的刘彻。

    但就是如此,意外说不定什么时候还是会降临。

    就如同这偶然到比中彩票还困难的穿越,但就是实实切切的发生了,这又如何呢。

    给曹操说这番话,刘云并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但刘云还是想说。

    如果哪一天真的发生了意外,起码,能保存一丝,他在汉末挣扎过的痕迹。

    这真的是刘云一点点的心愿。

    他很是希望未来的魏武帝,能够把这番话认真的考虑一下。

    这一番很猝不及防的话,让曹操感到格外的诧异。

    “刘府君可是在说笑吧?府君如今兵强马壮,猛将如云,天下难有府君一合之敌。孟德只不过一小小校尉,哪里敢应府君这番嘱托,未来之事虽无定论,但以府君之才安枕天下自是无忧。孟德此番前来,还有想府君讨个差事的一点小小想法,府君可真的是折煞孟德了。”曹操惶恐称道。

    他在心中忍不住有些腹诽,似乎这打西凉来的猛人,都喜欢试探人心。

    董卓是如此,韩遂亦是,如今见了位极人臣的凉州刺史,这试探人心的手段也是不慌多让。

    曹操就挺纳闷,这些人难不成是一个先生教出来的?

    刘云那么嘱咐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样的目的,曹操搞不清楚。

    但他敢肯定,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一个拥兵三十多万,正如日中天的大人,竟给他一个小校尉安顿这些事情?

    这不明摆着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嘛。

    曹操不敢应,这在刘云的意料之中,因为实力的悬殊。

    曹操现在的实力,只能带着部曲家兵寄人篱下,他还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可刘云早已看到了,而且看的清清楚楚。

    自然,刘云现在也不想着曹操把这番话就应下来。

    真敢应,那恐怕就不是曹操,而是一个二傻子了,还是一个找死的二傻子。

    这些话,刘云只希望曹操有点印象就行了,以后他自然会明白的。

    “孟德兄不必紧张,我只是这般随口说说。我这人看人的眼光一般还是不错的,应该有人对孟德兄说过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这样的话,我对公也有一句话,天下无人可比之人雄!”刘云笑着说道。

    这并不是刘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是他真的这么认为。

    在天下正统思想之下,曹操确实是一个反派,窃汉之贼。

    这就跟此时的刘云差不多,即便刘云最初的出发点真的是好的,可天下正统还是把他定成了贼。阶级摆在那里,有些处境就很难改变,所以刘云现在只打算用暴力。

    用暴力对付那些还能站着说话的,用利益对付已经屈服的,事情一下子就变得简单了。

    但不管怎么说,曹操的能力始终是无法反驳的。

    曹操将自己的受宠若惊掩饰的很好,这一句话湮灭了刘云之前在曹操认为所有的试探,他觉得在刘云这儿,他能得到这样的一句话,已经很足够了。

    “刘府君实在是谬赞了,孟德何德何能,属实不敢当府君如此夸赞。”曹操行了一礼,颇有几分拘谨的说道。

    不管他以后到底有多么的牛比,现在,此时此刻站在刘云面前的曹操,还不够分量。

    刘云一直挺嫌弃皇甫嵩给他表奏的这个身份,但这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身份。

    刘云是汉阳刺史,破羌将军,手握重兵三十万。

    现在的曹操,和刘云相比,大概就是豌豆和芝麻的区别。

    “言归正传,我这儿没有你的差事,除非把我现在的位置让给你!不过,我倒是给你有个建议,青州的黄巾军,东郡那些苟延残喘的白波军,你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剿灭他们,为自己谋一安身立命之地。刘虞这些皇室宗亲,都在忙活着自立地盘,你难不成还指望朝廷?”刘云说道。

    把曹操拉入自己的阵营,这种事刘云压根就没有想过,也不敢想。

    放在对立的阵营上,刘云倒是很感兴趣和曹操较个高下。

    可把曹操放在自己的内部,刘云还真担心过不了多久,这老小子就把自己的墙角给挖残了。

    曹操等了许久,以为会等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结果竟然被拒绝了?!

    曹操稍微有点懵,夸赞了这许久,结果……拒绝了?

    干嘛呀!

    这让曹操十分的失望,在他的心目中,刘云和袁绍等人是有所不同的。

    他真的以为,现在能救天下的,恐怕也就刘云了。

    可事情的发展有些大出曹操的意料。

    “孟德受教了!”曹操颔首称道。

    刘云给出的建议,曹操倒觉得还不错,他本来也有这样的打算。

    他是从关东诸侯联盟中出来的,知道那些所谓的诸侯是什么嘴脸。

    画地为牢,各自为营,人人都有一个皇帝梦,只是暂时还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他曹操,确实也需要一块能安身立命的地方,东郡倒是不错。

    刘云和曹操的这一顿大酒,喝的挺嗨。

    酒是强大的催化剂,尤其汉阳的酒,更强大。

    到后来,两个人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聊些什么,但聊的很开心。

    大概都是在骂人,骂朝廷,骂在外手握大权的那些诸侯。

    ……

    当二人酒醒的时候,刘云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梁衍?”刘云捂着几乎炸裂的脑袋,惊讶的问道,“你这老小子咋进来的?”

    梁衍看刘云醒了过来,连忙站起来行礼,称道:“刘府君别来无恙,自然是府君吩咐卑下进来的!”

    “我有说过这话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刘云纳闷的说道。

    他的记忆好像缺了一点,应该是喝断片了。

    如同一棵青松一般,在一旁站的笔挺的军士,有些心虚的连忙说道:“主公,确实是你吩咐我的。当时,主公与曹公已喝了四坛酒。”

    “真他娘的,喝酒误事!”刘云捂着脑袋嘀咕道。

    梁衍面上不由有些尴尬,这好像是在嫌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