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龙图 > 第九十章 九宫阁
    盖勋慵懒的翻了一下他那慵懒的身躯,说道:“我赞同主公的考虑,做贼比当长史舒心,哈哈。”

    王治怀疑的目光扫过刘云和盖勋,叫道:“你们这是在冒险!”

    “是有一点冒险,但胜算也不小,如果有六成的把握,那这个事情就可以做。更何况,姜正所部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将驻扎在潼关,华阴一带。对于朝廷而言,摆在他门户上的就是两支军马,而对我们而言,即便马腾反水,我们依旧有所保障。”刘云说道。

    王治挥手说道:“放虎归山与叛变,反正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盖勋忽然问道:“姜正所部应该已到达了华阴,不知战况如何?”

    “姜正暂无战报传来,九宫司倒是来了一点消息,姜正似乎把华阴城夷为了平地。”刘云摇头说道。

    王治咧着大嘴笑了起来,“姜正这小子,我早就看出来是个狠角色。他的行军,可不仅仅是求胜,更是想让敌人胆寒。将华阴城夷为平地,也不知道他打算将自己的部曲往哪安置去。”

    王治似乎都没有意识到,盖勋和刘云的一唱一和,已经把话题给转移了。

    他嚷嚷着反对了半天马腾出军函谷关,结果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盖勋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嘟囔道:“打仗本就是好勇斗狠,若不狠,即便攻下了,脚跟也不会站稳。”

    “姜正的狠与别人可是大有不同,这小子有一点皇甫嵩坑杀黄巾军的意思,但行军要比皇甫嵩更为果决!”王治啧啧叹道。

    刘云将烤好的羊腿递给了盖勋与王治,擦了擦手,说道:“我们从出云山上下来,领军之将可就提拔了这么一位,他若是没点本事,恐怕别人也不甘心为他卖命!”

    这话让王治忽然间觉得眼前外焦里嫩,泛着晶莹油光的羊腿就不香了。

    “那我与赵登,可就真的有些占便宜的意思了!”王治咽了口口水,低声说道。

    他的嗓门,在这一瞬间好像也大不起来了。

    刘云瞥了一呀你,说道:“我并不觉得你蠢!”

    “我是不蠢,但姜正那是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我和赵登呢,也就是跟主公跟的早一点,这才……”王治有些幽怨的说道。

    盖勋大口吃着羊腿,有几分虎狼吞食的架势,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我现在吧,倒是觉着你是真蠢!”

    王治的眼睛瞪了起来,“你们这一会儿说我不蠢,一会儿又说我蠢,那是真蠢还是真不蠢?”

    “在你没说那番话之前,我觉得你不蠢,但你说了这番话,我就觉着你蠢,这很好理解,所以,其实你还是蠢。”盖勋的牙关大幅度的动着,鲜嫩的羊肉在他的口腔间,响成一串听着就很香的声音。

    刘云笑了起来,说道:“没有你与赵登,公孙禄,也就不会有我如今,这话更好理解。”

    王治愣了一下,咧着大嘴,嘿嘿笑了起来,说道:“但我还是想用真正的实力,做到如今的位置。”

    “那你就做吧。”盖勋说道。

    刘云点了点头。

    王治:……

    ……

    京畿洛阳。

    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中,献帝大会群臣于朝堂,殿上文臣武将分立两班。

    曹操盯着伶优翩跹舞动的小蛮腰看了片刻,将双手复又拢入袖中,闭目养身。

    他在想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刺杀董卓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杀的?

    这件事情很古怪!

    刺杀董卓,他尝试过,以失败告终。

    以王允的在朝堂之上的那百般算计,到如今也没能成功。

    但偏偏那些人就在悄无声息之间成功了,他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想这件事情的时候,王允正在向献帝卖弄他诛杀董卓的多方布置。

    曹操听的心里忽然窜出一股闷气来,你再如何的百般布置也是空谈,诛杀董卓的并非是你,倒如今却都像是你干的一般。

    听到此处,曹操一步出列,朗声说道:“陛下,臣听闻诛杀董卓之人,乃汉阳九宫司,可详查!听闻如今汉阳太守是刘云!”

    殿上歌舞忽然间停了下来,正在交谈中的献帝与王允也不由得侧目看了过来。

    这很不合时宜的声音,让王允的脸色,很不好看。

    “此事陛下尚未定夺,刘云的汉阳太守,乃是董贼许诺。”王允目光不善的盯着曹操,沉声喝道。

    曹操不卑不亢的淡然说道:“王司徒,下官只是陈述事实。刘云是贼子还是忠臣,此事,我的确不知。”

    献帝单手托着下巴,听着二人的争吵,忽然抬手说道:“孤方才得知,竟还有这回事,若真是刘云所做,铲除国贼,那他居功至伟。如此,诏刘云进京吧,让他自己说说清楚。”

    “陛下!”

    司徒王允一个大转身,长揖急道:“陛下万万不可!”

    献帝略有诧异,问道:“王司徒为何如此说?”

    “陛下有所不知,刘云与董卓乃是一丘之貉,不分伯仲,若诏他进京,必是国之祸患,必将贻害无穷。他率带甲之师数十万,割据凉州以南,此后又攻克了汉中、长安两地,日前兵锋直指京畿要地,臣今日本是请陛下降诏,诛杀此贼!为国除祸。”王允老迈的声音中满含悲切,无比恳切的说道。

    王允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堂上众位大臣纷纷左右相顾,窃窃私语。

    很多人的消息,可并没有王允这般灵敏,三辅之地发生的事情,这里面的大部分人到现在还并不知道。

    乱象丛生的世道,有些人的耳朵长长了,有些人则更情愿自己没有耳朵。

    “陛下,此事臣倒是略有耳闻,这刘云本是山上的匪寇,和白波军无二。在短短数月之间,此人便聚揽了数十万人,割据了凉州以南之地。年初挥师向东,半月之间,攻克汉中、长安两地,此时大军正屯驻在潼关以西,大有兴兵犯京畿之企图。”长沙太守孙坚出班说道。

    ……

    守卫森严的京畿重地洛阳城,当朝堂上正为凉州一事议的激烈之时,一支商队大张旗鼓的进了城,旗上打着九宫阁的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