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龙图 > 第六十九章 他把貂蝉杀了
    在刘云的身上,有许多皇甫嵩所看不懂的秘密。

    关东有些名士时不时的,就会跳出来评价一下某位人物如何如何。

    皇甫嵩虽然没这么干过,但他自诩有过人的识人之能。

    可眼前这个比自己儿子还要小许多的汉阳太守,他竟看不清楚,就连这双清澈的眼神背后,到底带着什么样的打算,他都无法确定。

    而最最主要的,还是他无法猜到刘云是如何杀了董卓的?

    刘云身处凉州之地,他的前军兵锋才堪堪抵达长安城下,如何能够做到诛杀董卓?

    派刺客?董卓身边甲士林立,又岂是寻常刺客能近得了身的。

    买通董卓身边之人,这倒是有可能……

    或许便是如此,皇甫嵩的心中如此想到。

    他将自己跑的稍微有些远的思绪拉了回来,问道:“那依你之见呢?”

    面对任何事情,不到最后一刻,皇甫嵩习惯性的,总是不会拿出自己真正的主意。

    “左将军应立刻率军征服董卓残部,如今司隶部辖下七郡,依旧为董卓麾下所掌控,屯驻着残部十数万人。若放任他们自流而不管不顾,将军想想那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天下将继续动乱不止。或者……将军放我入关,由我去接手那些残部。”刘云的最后一句话,才是他这一通废话中真正想要表达的,但他是用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

    他倒是很希望皇甫嵩能够答应,这样大家都省事,合家欢乐不是很好嘛。

    但好像这像是刘云的白日做梦。

    如果皇甫嵩不同意,那就没有办法了,也就唯有一战可解决了。

    皇甫嵩干瘪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他看似犹豫了起来,但并不知道内心到底盘算着什么想法。

    他也并没有嘲笑刘云这白痴般的建议,倒似乎还挺喜欢刘云这样说话的方式。

    董卓若死,他所留下来的那些凉州残部,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这确实是显然易见。

    “如果我不放呢?”皇甫嵩故意问道,将这个问题,又重新还给了刘云。

    刘云缓缓的,又很用力的将酒樽放在了案上,面带笑意,一字一顿的说道:“那就唯有攻城了!起汉阳、陇西两郡之兵,进军三辅!我带着这六千军马前来,便是想着与左将军谈一谈,不然,来的就绝对不是这么一丁点人马。”

    刘云说的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但其实,皇甫嵩的态度,刘云已经大概知道了。

    放他入关,应该是不可能的。

    说完,刘云站了起来,站直身子,腰身微弯冲皇甫嵩拱手行了一礼。

    “若将军可同意合作,放我入关,或另有主张,可派人前来通传一声,我的话说完了。”

    说完这句话,刘云没再废话,转身就走。

    皇甫嵩看着刘云的背影,缓缓端起了酒樽,放在干燥的唇边,抿了一口。

    真是天下英雄辈起的年月,这个局面,他倒是有些看不懂了……

    放他入关,与他合作,呵呵……

    皇甫嵩轻笑了起来,这小子是把他这个左将军,也当作草莽之辈对待了吗?

    刘云呐,刘云,有意思的年轻人!

    皇甫嵩整了整衣衫,起身离开了荒草正发新芽的荒野。

    空旷的荒草地上,那一张方桌,忽然间显得格外的突兀与古怪。

    当谈判的人离去,它的存在,与这片荒原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

    回程的路上,皇甫嵩的脑子里面一直在琢磨着刘云。

    不论对人对事,他的脑子好像总跟他过不去,不想个清楚明白,就是死活不乐意停下来。

    刘云这个人,因为长安之民大量迁徙汉阳的缘故,皇甫嵩曾特意派人了解过。

    用草莽之身,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征战南北,吞并汉阳、陇西两郡之地,拥兵十数万,成为了凉州地上丝毫不亚于韩遂的割据势力,实力不容小觑。

    让皇甫嵩分外惊讶的是,刘云强大的民心,这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办到的。

    皇甫嵩也丝毫不怀疑刘云所说的那番话,那一点都不像是玩笑话。

    如果刘云真起兵十万,大军压境……

    皇甫嵩的脑子里面一下子出现了一张地图,东有袁绍、孙坚等人,中有董卓残部十数万,若西边再加上一个刘云,他和这三万将士,将何去何从?

    袁绍他是了解的,虽口称为朝廷除奸邪,可他并非是一个一心为朝廷的人。

    他必是另有打算!

    其他各路人马,也大多是见风使舵之辈,难当大用的废物。

    董卓若死,牛辅等人势必要为其报仇,动乱在即,这一点刘云倒看的很准。

    刘云这贼子,倒是给他抛了一个大难题,很大的难题。

    若他率兵往东,前往征服董卓残部,右扶风对于刘云而言就成了无人之境,他可挥师长驱直入洛阳。

    可若不去,刘云刚刚说的又一点都没有错。

    偏偏刘云这贼子,还不是那么容易可以除掉的,虽只有六千骑兵,但想斩尽杀绝哪有那么容易。便是败退而走,过不了多久又会卷土重来,毕竟其有十万带甲之士。

    皇甫嵩年老的脑子里,装了一脑子解不开的问题,缓步走向了长安。

    远处的护卫看到,立刻策马迎了上来。

    梁衍担心皇甫嵩出现什么问题,亲领了两千军马出城,在不远处护卫着,也一起迎了上来。

    “主公,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梁衍看皇甫嵩的脸色很不对劲,紧张的问道。

    皇甫嵩摆了摆手,一言不发的上了马。

    回城之后,皇甫嵩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大半天不见任何的动静。

    两个儿子,麾下将领,从事等人,急的在门口围了一圈,但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

    刘云回了营,心情倒是挺好的。

    在皇甫嵩那儿,虽然没有得到他真正想要的结果,但他也有了答案。

    而那些话,在这满朝文武中,恐怕只有对皇甫嵩会起作用了。

    或许,还有一个孙坚,但不会再多了。

    洛阳的密信,恰如其分的,在刘云刚歇了口气的功夫就送到了面前。

    刘云心怀忐忑,又有些急不可耐的打开了信。

    闻人剑这个狗东西……

    刘云看着信,忍不住愤愤的骂了一句。

    他竟然把貂蝉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