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属性炸裂 > 第四十四章 明日养老院营地
    “目前情况还不清楚,白幽灵并没有进安全区。”

    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更加急切,还带上了一丝恐惧,似乎说话的人正在经历什么。

    “怎么了?你在哪?”

    这个叫孟萌的女人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赶忙问道。

    “老大,我在七号安全区外面,这里好多感染生物,还有不少变异体。”

    通讯器里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小声,对面压着嗓子在说话。

    “七号安全区大门左侧两公里的地方,一个废弃的学校,白幽灵他们也在这里。”

    通讯器里传来具体的位置之后,通讯就断了,任凭孟萌怎么连接都没有反应。

    “天晴,你从营地带一队人出来,到安全区大门集合。”

    “记住,装备带齐,再开一辆改装车,有重型武器的。”

    孟萌没有犹豫,联通了自己弟弟孟天晴的通讯器,下了指令。

    孟萌是五号安全区一个幸存者营地的创建人。

    因为她的营地里接收了很多老年人和伤残人士,被幸存者称之为“养老院”。

    这颗星球上的幸存者活得很艰难,很多人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明天似乎很遥远。

    被称为“养老院”后,孟萌自嘲的给营地取了个名字,【明日养老院】,一个有三百多名幸存者的安全营地。

    十分钟后,一支二十人组成的战斗小队在五号安全区大门处集结。

    一辆改装的旧时代装甲车停在一旁,漆黑的车身上两架重型机枪和一门榴弹发射器透着冰冷的寒光。

    这个星球的人把感染潮来临前的世界叫做旧世界,这辆装甲车是花了打力气弄到的,是营地的宝贝之一。

    孟萌一直很在意白幽灵的动向,她也很清楚星源的重要性。

    要是自己也能弄到一颗星球的星源,然后上交给蓝星势力,就可以带着营地的人去往另外的正常星球生活。

    蓝星势力虽说有数量庞大的星球,却不允许各个星球的人私自移民,违者直接灭掉。

    孟萌很清楚自己所在的星球已经不适合居住了,带着营地的人离开这颗星球是她最大的心愿。

    而白幽灵让她看到了这个希望。

    孟萌从白幽灵那里知道了永恒星的存在,知道那是一颗低武的星球,要夺取星源的难度并不大。

    当孟萌提出要和白幽灵合作时,却被拒绝了,而且两人也因为这个撕破了脸。

    此时的孟萌并不知道白幽灵根本就不是他们这颗星球的人,而是蓝星势力另外一颗星球某家族的子弟。

    白幽灵到这颗星球的目的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自从知道白幽灵去了那颗叫永恒星的星球,孟萌一直很心焦,安排了不少人手监视对方人马的一举一动。

    安全区外的世界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夜黑,各种腐烂的尸体蜿蜒覆盖了这这片世界。

    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天上,光线暗淡,显得异常诡异。

    建筑物被黑暗模糊掉棱角,远远看去,让人心生恐怖。

    此时竟然下起了雨,淅沥的雨在黑夜里,所有东西都很潮湿,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腐臭味道,闻之欲呕。

    ?????紧接着,闪电交加,描绘让漆黑的夜迅速土崩瓦解,一瞬间苍白。

    各种事物的影子,赤裸僵硬。

    模糊的白色光点,重叠着的巨大黑影,撕裂夜空。

    刚出安全区的改装装甲车突然停下,孟萌通过瞭望窗口看了出去。

    不远处,白骨般腐朽的枯树,从树干中间断裂,伸向天空。

    树枝上绑着一根麻绳,被风沉重地吹动,一具尸体微微摇晃。

    ?绳圈勒紧尸体的脖颈,脸部肌肉向下收缩,而喉咙里的舌根拼命伸出嘴巴,眼眶撑得很开,圆凸的眼球无神地盯着地面,或者更深的地方。

    尸体脑袋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长发,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女人。

    女人身上穿着很普通的连衣裙,脚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别很是显眼。

    ?红色的高跟鞋鞋非常旧,暗沉的红色上面有着斑驳的纹路和一块一块磨得赤露的皮色。???

    这时,一道闪电亮起,女尸的影子被瞬间映在地面上,令人不寒而栗的。

    眨眼间,同时出现了几道身影。

    那身影很人类差不多,孟萌知道,那些身影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凛冽的风夹带着雨点呼啸不停,突然出现在女尸下方的身影,全都仰望上方。

    它们围绕着女尸,好像在迎接伙伴,当闪电平息后一同隐没在夜色中。?

    “呼~”

    目睹这一切的孟萌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刚才那几道身影可不光是看上去恐怖,它们不止拥有可怕的力量,也是感染的来源之一。

    人类被它们抓伤或者咬伤,要不了几分钟就会变得和它们一样,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再不属于人类。

    ?装甲车一直没动,直到天地回归安静,雷雨消失后才再度启程,赶往目的地。

    ?装甲车无声无息的越过了那颗挂着女尸的断树,停留在树枝上的乌鸦惊起,扑棱着翅膀消失在月光下。

    夜色下,光线潮水般地从黑暗过渡到灰暗,世界沉进阴影,被夺去生命的雨点僵硬地从天空坠落。

    腐朽而又肮脏的死亡气息,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哀怨声音纠缠着微风,重新充斥着天与地。

    ?天地间轻微的哭声半流质地蜿蜒,被夜色融化在空气里,轮廓被洗刷,只留薄薄的一层,像死人的皮肤。

    “姐,离七号安全区还有十几公里,我的感觉不太好,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装甲车内全身上下挂满了武器的孟天晴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了?”

    孟萌转头,她知道自己的弟弟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打击士气的话。

    “今晚又是雷电,又是圆月的,正好是变异感染体最活跃的环境。”

    “我们就这一队人,要是遇上一两只变异感染体还好说,可要是遇上变异感染体群,那我们都没法活着回去。”

    孟天晴说完,其他小队的成员都微微点头,看向孟萌,脸上的神色看上去都很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