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声夺人 > 第797章 攻略(6)
    见容娴这么不走心,其他人心中发狠了要将她攻略,要她捧出一颗真心,为他们痴狂,为他们卑微到泥里,这样才能出一口恶气。

    于是,五位天之骄子本来可以将这些黑衣人一举灭杀的,却出于某种说不得的心里,都吃力应对还受了伤。

    五人捂住伤口对视一眼,心下我屮,对方跟自己都打同一个注意。

    《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四计-苦肉计。

    这一计虽然老土,可不能否认其魅力啊。

    安瑞心下不悦,看到劈来的剑眼神一闪,不闪不躲抬手一掌打在了黑衣人的肩膀,同时也被黑衣人右手的长剑贯穿身体。

    这时,欧阳宇从药箱中拿出一个瓷瓶,拨开瓶盖,淡淡的香味从瓶中散开。

    黑衣人首领面色微变,喊道:“撤。”

    医仙谷的迷醉目前无人能解,他们可不愿束手就擒。

    黑衣人飞快离开后,现场有些混乱。

    安瑞倒在地上眼看进气多出气少了。

    其他四人心下感慨,这可真是个狼灭啊。

    为了任务,豁得出去。

    这要是都不成,他们还能拿什么拼。

    “梵音,你可以出来了,没事了。”天泉来到桌子旁蹲下身,轻声说道。

    他声音里带着几分包容宽和,看着躲在桌子底下呼呼大睡的人嘴角一抽。

    这人心真大。

    容娴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问:“这么快就打完了啊。”

    她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暗哑。

    天泉差点没绷住悲痛的表情,只能扭曲着脸勉强说道:“打完了,可是、可是安圣子他不太好了。”

    容娴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完全抛掉形象和包袱的行为让人看得窒息。

    她歪歪头朝着前方看去,便见欧阳宇拿着银针正在给安瑞施救。

    安瑞躺在带上,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浸湿了。

    似乎看到了容娴出来,他声音虚弱的唤道:“梵、梵音。”

    容娴快步上前,在安瑞身前蹲下,语气温软道:“安瑞,你受伤了。”

    安瑞苦笑一声,看着容娴的眼神也带着淡淡的遗憾:“是啊,我受伤了。只要梵音没事就好,可惜以后不能与梵音在一起了。”

    容娴神色有些茫然,这话从何说起?

    她有些苦恼道:“可我们以前也没在一起啊。”

    安瑞:……

    碧药拿着扇子挡住了脸,嘴角抽搐的厉害。

    闻梵音这情商是要安瑞死不瞑目啊。

    安瑞咳嗽了一声,强行挽尊,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我心悦梵音,只盼着与梵音一世白头,谁知造化弄人。梵音,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不等安瑞说完,容娴便#闻弦歌而知雅意#,一脸诚恳道:“没爱过你,等你死后也会忘记你,以后每天都会活得高高兴兴、幸福安康,请圣子放心。”

    喜欢一个人,就是想要那个人好。

    她将安瑞所能担心的问题都解决了,想必安瑞能够含笑九泉了吧。

    这回连不争都垂头不喊阿弥陀佛了,脑中只飘过一句话:闻梵音你莫得心啊。

    安瑞脸色铁青,被气的一口气憋在喉咙,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艰难说道:“不,梵音,我那么喜欢你,你就不能喜欢我一点点吗?”

    容娴皱皱眉头,不悦的站起身,垂下眼帘不赞同的看向安瑞,惊讶说道:“爱一个人不是只要默默付出不求回报吗?你怎么还要报酬?”

    安瑞:“……我只是、只是没时间了,我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

    容娴在眼皮子底下翻了个白眼,随即觉得这个行为不太雅观,便眨了眨眼,神情自若道:“可是你不是爱我吗?”

    她的神情姿态看上去不解极了:“你那么爱我,为我去死不是应该吗?为何还会觉得不甘,还想要我回报,莫不是你的爱都是要等价收费的?”

    随着这声质问,安瑞脑中警报嘀嘀响起。

    系统:[叮,目标人物好感度减二十,目前总好感度零。]

    安瑞神色呆滞了下来。

    辛辛苦苦大半月,一朝回到攻略前。

    闻梵音这个杀千刀的!!

    安瑞咬牙切齿,恨不得跳起来一剑捅死这绿茶。

    得亏欧阳宇发现及时,一针撂倒了他。

    至于救命,那没有的事。

    即便闻梵音这厮看上去莫得心莫得感情,他为了生存还是得攻略,安瑞这个竞争对手管他去死。

    救了他闻梵音也不一定会加好感值。

    这感情很塑料没错了。

    眼看着自己翻车了,安瑞憋红了脸,捂着胸口痛苦道:“对不起梵音,我只是、只是太在乎你了。你不用有任何负担的,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你不用回应。”

    容娴听罢,脸上这才稍稍露出个笑意来,说:“这话说的有理,我爱听。”

    随即,她好似这才注意到安瑞的伤势,敷衍了事的说:“少谷主,安圣子交给你了,尽力救治便可。”

    她犹豫了下,还是补充道:“安圣子心愿已了,若伤势太重无法救治,人也太痛苦,你可以给他一个了断。”

    其他人:!!

    安瑞、安瑞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又一口血喷了出来,若非容娴及时退走,怕是这血就糊在了她裙子上。

    容娴仔细检查了下裙摆,发现干干净净这才松了口气。

    同时,系统提示安瑞:[目标人物好感度减十,目前好感度负十。]

    安瑞握紧拳头,又想拔刀跟容娴拼命。

    这回确实被系统给摁住了。

    系统:[直说吧,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安瑞深呼吸,努力平息怒火,在意识中回道,‘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而容娴这时才发现众人都在看她,她扯了扯袖子,支支吾吾左顾右盼,最后才恼羞成怒#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道:“我并没有担心安圣子的血溅在我身上,刚才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想要退后两步走。”

    神他妈心血来潮!

    安瑞在心中疯狂锤爆容娴狗头,你他吗可闭嘴吧,球球你做个人好么。

    他狠下心来,用全部的积分兑换了治愈药水用上,愤愤然的想,他不拿下闻梵音这杀千刀的就把自个儿头拧下来。

    他跟闻梵音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