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最强大神 > 第89章 凌雪的心意
    电动车在马路上疾驰。

    车后座上,坐了个千娇百媚的少女。

    她一头秀发飞舞,裙摆飞扬,那一张绝美的容颜,与那一双完美的玉腿一样,吸引了无数过往行人的目光。

    他们的目光都有些惊艳。

    这样青春,而又美丽的少女,简直是所有男人的梦想。

    哪个男人年轻的时候,没有憧憬过这样的场面。

    他们看向前头那开车的少年,目光都有些嫉妒,更有些崇拜。

    开着一辆破电动车,却能载着这样的绝色,满大街兜风,这简直太拉风,太牛逼了!

    “江尘!”

    坐在车后座的少女,轻一拢秀发,突然低低唤了一声。

    “怎么了?”

    江尘微一扭头,道。

    “没什么啊!就是叫叫你!”

    她嘴角一抿,嫣然笑了,那一对美眸定定地看着他,满是如水般的温柔。

    “要是永远都能这样,那该多好。”

    她喃喃道,眸光有些痴了。

    她搂着他腰肢的手,不由紧了紧,将脸颊贴了上去,紧紧拥着。

    凌雪的家离二中不远,开了十分钟左右,便到了。

    车开进湖月小区,停在了五幢楼下。

    “走吧,在三楼!”

    凌雪领着他,到了三楼。

    “小尘来了啊!”

    门一开,凌母热情地迎了出来。

    “你们两个年轻人进屋聊,我就不打搅了,我去做点菜,给你们当夜宵。”寒暄了一番,凌母冲凌雪使了个眼神,便进厨房去了。

    “这个是我房间,这个是我妈的,还有这个是客房……”

    凌雪指了指几个房间,介绍道。

    江尘四下看了看,这房子挺不错的,三室一厅,有一百多平,装修也不错,像新房一样,比凌雪之前那个家不知道好多少倍。

    “走吧!”

    凌雪带着他,进了自己房间。

    里面挺宽敞的,中间一张大床,旁边是衣柜,再是一张书桌,那床上还摆了不少HelloKitty的玩偶,一片少女粉。

    “那个……我妈给我买的!”

    见江尘盯着那几个玩偶看,凌雪有些脸红,“我小的时候很喜欢,但家里没什么钱,我妈都不让我买,现在她说是补偿我,给我买了好多。”

    “挺好的!”

    江尘笑了笑。

    她以前过的是太苦了,也该享受一下了。

    “你坐这儿!”

    凌雪到客厅搬了一张凳子过来,给江尘坐。

    接着,她坐了下来,拿出了一套卷子,“你看看这道题……”

    “这题啊……”

    江尘扫了一眼,便是把解题思路简单说了一下。

    “我懂了!”

    凌雪一听,美眸便是亮了,欣喜道。

    “还有这题……”接着,她又指了一题,让江尘指教。

    “这丫头……真是笨!”

    这时,刚还在厨房忙活的凌母,已经蹑手蹑脚走到了门口,朝着门里张望,看到两个人真的是正正经经地讨论题目,好好学习,她就一扶额,有些无奈。

    丫头啊丫头,妈让你请他过来,是让你向他请教问题的吗?

    真是榆木疙瘩!

    凌母哀叹了一声,摇摇头,提着铲子走回去了。

    她不想看下去了,越看越生气。

    “来来来!吃饭了!”

    过了一会,饭做好了,她便冲房里两人招呼道。

    “小尘,最近怎么样?听小雪说,你学习可好了,有希望拿全市,甚至全省状元呢,你想好要考哪所大学了吗?”

    吃饭的时候,她冲江尘问道。

    “还没想好,尽可能离家近一点吧!”江尘道。

    华夏最好的学校,当然是在帝京了,但对他来说,帝京实在太远了,他不想离开江南市太远。

    “要不江大吧!”凌母道。

    “也不错!”

    江尘颔首道。

    这个选择他的确考虑过,江大是最近的,学校也不错,是华夏排名前几的。

    “小雪这丫头要是努力一把,也能稳上江大,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上大学,我也放心。”凌母笑道。

    “妈!”

    凌雪脸蛋有些红了。

    “害羞什么!”凌母瞪了她一眼,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去洗碗了!”

    吃完了饭,凌雪就端起碗筷去厨房了。

    “伯母,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江尘看向凌母,问起了凌雪父亲的事。

    这事他一直没问,就是怕伤到她们母女的心,现在她们生活改善了,问这个应该没事了。

    “他啊,就是个人渣,刚跟我处对象的时候,还好好的,可一结婚,他就本性暴露了,吃喝嫖赌,无所不做,他的赌瘾很大,结婚没两年,就快把家当输光了。”

    “那时候,家就很穷了,凌雪十岁的时候,他又赌了,一下子欠了二十来万,还不上,他就跑路了,丢下我们娘俩。”

    凌母低声说着,眼圈有些红了。

    厨房里,洗碗的声音也停了。

    “跑路了?”

    江尘一怔,他一直以为,凌雪父亲是死了。

    “跑了,这七年多,也不知道躲哪去了,我就当他死了,这种人渣,活着就是个祸害!当年我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凌母道。

    “这样啊!”

    江尘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嗨!都过去了!七年没音讯,说不定早就死在哪个沟里了!”凌母笑了笑,看了一眼时间,道,“小尘啊,天色不早了,要不今晚别走了,在阿姨家住一晚吧!”

    “这……”

    江尘登时一怔。

    “上次是条件不允许,这次阿姨都给你准备好房间,铺好床了,这客房就是给你准备的。”凌母指了指那客房,笑道,“明天一早,阿姨给你做早饭。”

    她这么热情,江尘一时不好拒绝了。

    “好吧!”

    他看了看那客房,点了点头。

    住那间客房的话,倒也不尴尬。

    “小雪,你们再做会作业,等下早点睡,妈先睡了!”

    过了一会,凌母先回了房间,睡去了。

    给凌雪辅导到十二点,江尘才回到客房,收拾了一下,再在床上坐下,盘膝打坐。

    他拿出了几枚玉,放在了膝盖上,在他吸纳灵气的时候,这些玉也能吸收一点,方便他制作灵通宝玉。

    打坐了半个小时,门外突然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接着,吱嘎一声,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