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最强大神 > 第19章 打赌
    “就是这家!”

    进了老街,走过几家店,宋玉佳停了下来。

    “古风堂!”

    江尘抬头一看,就见门前挂着一块古旧的牌匾。

    “这家店是老字号了,在江南市的古玩界很有名,信誉也不错,我在这儿买了不少玉了。”宋玉佳介绍道。

    “走!我们进去吧!”

    说着,她拉着江尘,就要往里去。

    “玉佳,你来了?”

    这时,在店里有人喊了一声,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门口而来,很快,一个穿着西装,相貌斯文,还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的男子从店里冲了出来,一脸笑容。

    但是,等他走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时,脸上的笑容立时凝固了。

    玉佳她……竟然拉着一个男的?

    这怎么可能?

    他认识玉佳这么久了,就没见过她跟哪个男的这么亲昵。

    这个男的究竟是谁?

    他脸色阴沉了下来,目光不善地扫向了那个男的,但等他仔细一打量,便是震惊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身打扮是什么鬼?

    这衣服,还有这鞋子……哪儿来的土鳖啊!

    玉佳她怎么会认识这种穷鬼?

    看着那双破旧的山寨耐克,他差点要笑出声来。

    “赵高明?”

    看到这个男子,宋玉佳不由一怔,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碰见他。

    她黛眉一蹙,有些不悦,“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高明整了整仪容,露出自以为帅气的笑容,道:“玉佳,我听胡老板说,你今天会来古风堂拿玉,就想着来这里等你,见一见你!”

    “玉佳,你晚上有空么?一起吃个饭?”

    “没空!”宋玉佳冷声道,“我已经有约了!”

    “有约了?”赵高明一怔,接着,目光一转,落到了她身旁的少年身上。

    难道是这个小子?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看这打扮分明像是个民工,社会最底层的那种屌丝,跟玉佳的身份可谓差了十万八千里,两人怎么会认识?

    而且,玉佳还对他另眼相看,比对他都热情,这简直见鬼了!

    他赵高明哪里不如这个民工了,他好歹也是个留学硕士,上**英,论学识,论修养,不比这种农民工好千倍万倍?

    他打量着江尘,满脸的鄙夷。

    在他看来,这种民工就是下等人,平时要是见了,他正眼都不会看一眼。

    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个小子,得了玉佳的青睐,令他是又妒又怒。

    “玉佳,这位是……?”

    他指向江尘,问道。

    “他叫江尘!”宋玉佳微微一笑,拉着江尘手腕的玉手松开,往下探去,牵起了江尘的手。

    江尘登时一怔。

    抓着手腕,跟牵手可不是一回事。

    “别动哦!”宋玉佳靠过来,凑到江尘耳边,小声道,“这个赵高明啊,特别讨厌,缠着我好久了!”

    她说话的时候,红唇轻翕,有温热的气息呼到江尘脸颊上,挠得他痒痒的。

    他脸颊微微红了,轻咳一声,这才收摄了心神,面上露出大方的笑容,伸出另一只手,冲那赵高明道:“你好,我叫江尘!”

    看到两人牵手的动作,赵高明眼睛都快喷火了。

    这个土鳖,凭什么!

    他深吸了口气,这才压抑住了心头的妒火。

    反正这种穷小子宋家也不会接受的,就算玉佳她喜欢,那又怎么样,最后还是不可能在一起,他赵高明还是有机会的。

    而且,他赵高明有的是办法对付这种穷小子。

    “江尘是嘛!”赵高明面上露出热情的笑容,伸出手,跟江尘握了握,“在下赵高明,留美硕士,去年才回的国,在宋氏集团任个经理一职,不知道江兄在哪里高就啊?”

    他虽然笑得很热情,但语气之中,却藏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这种小子最多就是打工跑腿的,能跟他这样的上**英比?

    江尘微微一笑,道:“还没高就,只是个学生而已!”

    “噢!学生啊!”

    原来是个穷学生!赵高明心中戏谑一笑,穷学生跟民工一比,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那……江兄是哪儿人啊?”赵高明又道。

    “乡下来的!”江尘笑道。

    “这样啊,我看也是!”赵高明讥笑道。

    对于他的讥笑,江尘是丝毫不在意,论嘲讽人的功夫,这家伙连李天枫都不如呢!

    “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进去了!玉佳,我们走!”

    江尘微微一笑,拉着宋玉佳,便往里去。

    赵高明立在门口,回身望着两人,脸色阴沉至极。

    进了屋,内里有一人迎了出来,是个穿着唐装,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

    “胡老板!”宋玉佳唤了一声。

    “宋小姐,您可来了,这是您要的玉!”

    胡老板手中拿着一个木匣子,他放到柜台上,小心地打开,内里露出一枚古玉来,仔细一看,雕的是一只异兽,通体雪白,形貌栩栩如生。

    “这枚白玉辟邪,乃是宋代的宝贝,在古代,用玉雕刻辟邪很流行,存世的玉雕辟邪也不少,但大多品相不佳,但这枚就不一样了,无论是材质,还是雕工,都是无可挑剔,乃是古玉中的上品。”

    “宋小姐,您可上手,仔细鉴赏一下!”

    胡老板热情地介绍道。

    “不错!”宋玉佳上前,仔细地看了起来,神情有些满意。

    江尘也上前,看了看。

    “哼!你这土鳖能看出什么名堂来!”一旁,赵高明走了过来,一脸讥讽地道。

    江尘挑了挑眉,这玩意他还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对于古玩,他可是一窍不通。

    “古玩这行,可不是穷人能玩得起的!”见江尘不吭声,赵高明更来劲了,“就这枚玉,你知道多少钱吗?一百多万,你赚个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赚到。”

    “赵高明,你什么意思!”

    宋玉佳低斥了一声,一脸不悦。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么!”赵高明轻哼道。

    江尘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而是转身,走到一旁的柜台,看起了店里的藏品。

    这店里藏品很多,什么古玉,瓷器,铜器,各个种类都有,江尘看了一圈,眉头直皱,古玩的种类实在太多了,想要精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用透视试试!”

    江尘心神一动,想到了自己的透视能力。

    他对着一个瓷瓶,尝试了一下,但很快,他便是摇了摇头。

    他的确能看到瓷器的内部构造,但这只能用来分辨瓷器的种类,不能用来分辨年代,其他的古玩也一样,透视只能分辨材质。

    “嗯?这是什么?”

    走到店里的角落,他四下一扫,目光掠过一尊佛像时,忽地停了下来。

    “呦!还在看呢,怎么,还想学人鉴宝,捡漏?你这种土鳖就算了,古玩这行博大精深,可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赵高明又是阴阳怪气道。

    见江尘在角落停下,盯着一处看,他便走了过来,定睛一看,不由笑了出声。

    “不就是个破佛像么,这种玩意不值钱,顶多几千块!”

    “几千块?谁说的!”江尘笑了笑。

    “当然我说的,这不就是尊泥塑佛像么,看这样式,顶多是清代的,工艺也不怎么好,不值钱。”赵高明不屑道。

    对古玩这行,他也有些了解,论造诣,他不知道比这个土鳖高多少!

    “是么!那不如这样,我们来赌一把?”

    江尘看向他,笑道。

    赵高明登时一怔,心说这小子傻了吧,竟然还敢跟他赌,这东西明摆着就不值钱。

    “赌多少?”

    “五万!”

    “哈哈!好啊!那就这样,一言为定!”

    赵高明大喜过望。

    五万在他眼里并不多,但对这小子来说,肯定不少了,玉佳也不会给他多少钱,赢了这五万,不光能让这小子狠狠地放一把血,还能杀杀他的威风,让他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