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91章 无题
        一个礼拜后。

    孙和裕是瑞银亚太地区总裁,上午他在日苯参加完一场金融会议后,随即便赶往飞机场,下午中国京都那边还有一场关于金融安全的专题讲座等着他呢。

    谁知道刚上车,日苯瑞银总部负责人便打电话给他,说有一个客户正试图通过电话银行转走一笔高达80亿日元的存款。

    孙和裕闻言奇怪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啊?”

     80亿日元不是一笔小数字,折合成美元大概为8000万,这么大一笔私人存款,他应该认识存款人。

    “下村俊介。”

    “下村俊介?”孙和裕皱眉思考了一下,他很确信,瑞银在日苯的大客户里面没有叫“下村俊介”的人。

    “把他的详细资料发给我,另外让客服那边把转账时间拖延到2小时以后。”

    “好的,我知道了。”

    很快,孙和裕拿到了下村俊介的所有资料。

    他发现这笔钱居然是27年前存入的日苯瑞士银行大阪分行,而27年前,他还在读高中呢。

    有关于下村俊介本人的资料少的可怜,只有一个用来开户的名字和驾驶证号,别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随后他根据资金使用情况发现,存款人在27年间从来没有动用过这笔资金,这个账户被总部定义为了“III级僵尸账户”,而III级僵尸账户在瑞银里的代表意思是使用这个账户里的钱进行投资,风险非常低,即使亏了也不必承担太大的后果。

    当然,僵尸账户里的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用的,只有董事会里那些老家伙才有这个权力。

    孙和裕合起资料后拿出手机给瑞银那边打电话,把情况报告了上去。

    孙和裕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打电话的同时,瑞银方面已经收到了好几个国家及地区的负责人打来的电话,情况都一样,那些沉睡了几十年的僵尸账户,突然之间“复活”了很多,涉及的总金额高达50亿美元。

    50亿美元啊,折合人民币超过了350亿。

    这是一笔多么庞大的数字?

    关键这不是资产啊,而是现金。

    世界上那些身价数百亿美元的超级富豪,有几个真得能一下拿出50亿美元的现金出来?基本上都是股票。

    瑞银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进行商谈。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取钱的人绝对不是真正的存款人,要不然不可能那么巧,沉睡了几十年的僵尸账户,突然集中来进行兑付。

    但是对方到底是怎么拿到这些存款人账号跟密码的,这却是一个谜。

    现在问题是,到底要不要支付这笔钱?

     50亿美元啊,即使对财大气粗的瑞银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字,实在是太肉痛了。毕竟对于瑞银来说,这些僵尸账户里的钱已经是碗里的肉了,从客户账户上取钱跟从他们口袋里抢钱没什么区别。

    然而不支付的话,一旦消息传出去,瑞银百年声誉将毁于一旦,那将是一场灾难。

    所以基本上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资金流向来追踪那个幕后之人,然后在现实里想办法。

    在经过多番商议之后,瑞银最终还是决定支付这笔巨额款项。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找来了世界上最顶级的网络金融安全专家,来定位追踪资金流向。

    可惜瑞银注定要失望了,50亿美元在流出瑞银账户后,很快就像泥牛入海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论那些网络专家怎么寻找,都没有找到丝毫的蛛丝马迹,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

    ……

    非洲,博兹瓦纳南部地区一个叫“桑奎拓”的地区。

    博茨瓦纳位于非洲南部内陆,东接津巴布韦,西连纳米比亚,北邻赞比亚,南接南非,大部分地区属热带干旱草原气候,年均气温21℃,主要以钻石、养牛和新兴的制造业为支柱产业。

    虽然博兹瓦纳的经济在非洲整体上来说还算不错,但是博茨瓦纳是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据统计已经达到了37%。

    也就是说,100个人里面有37个人有艾滋病,非常的可怕。

    董圣杰来博兹瓦纳的桑奎拓已经一个半月了,到现在都不敢离开基地一步。

    说起来非洲也是个人选择,他没有考研,前年大学毕业后便在中海找了份勉强糊口的工作,一干就是近两年。

    期间没有加薪,也没有升职,做了两年一分钱都没有存下来。

    眼看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最后他厚着脸皮去找了陈序,请他念在同学兼室友的面子上,给他找份工作。

    陈序倒是很爽快,不仅答应给他找份工作,还给了他两个选择,一,在星海科技旗下公司上班,211毕业加上同学情谊,月薪每月15000,至于以后怎么样,那就看他自己能力了;

    第二,来非洲工作,底薪30000,另外加上各种补贴,起步一个月就可以拿到50000,另外升职加薪方面都会比国内更容易。

    经过艰难的考虑后,他最终还是来了非洲。

    不是因为非洲工资比国内多三倍,主要是他考虑到自己是通过关系进的星海,星海人才济济,像他这样的关系户,未来发展也是有限,还不如来非洲拼一把呢!

    不过来了没几天他就后悔了。

    这里环境远比他来之前从网上了解到的情况还要恶劣的多,首先是热,他们生活在博兹瓦纳的西南部靠近沙漠区域,这边白天平均气温都要在30℃以上;

    然后是极度缺水,生活用水都是从百公里外的桑奎拓城里运过来的,在炎热的天气下忙活了一天,到了晚上想洗个热水澡都不行。

    还有就是枯燥,基地里除了几条牧羊犬是母的外,都是一些大老爷们,那些技术员整天忙的脚不沾地,想找个人吹吹牛都没时间;至于从国内来的施工队更别说了,小工一天工钱平均都是近千,一个个都在玩命干,没时间跟他拉呱。

    而基地周围除了一株株低矮的耐旱植被以及砂砾外,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了。

    在这边,有钱都花不出去。

    感觉就跟坐牢没什么两样。

    “熬吧,熬个两年后回国,100来万差不多也够中海的首付了。”站在塔台上检查电路的董圣杰在心里感慨了一声。

    虽然现在全国房价都在不断的阴跌,但是北上广深这几个超大城市的房价依然坚挺,让他这样想留下来的年轻人望而生畏。

    就在这时董圣杰耳边隐隐传来一阵螺旋桨的嗡鸣声,他转头四顾,发现东北方的天空多了几个黑影。

    观察的功夫,黑影在眼中越来越大,是5架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