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85章 坐等打脸
        唐建伟……也就是那个叫小伟的男生话刚说完,眼角余光发现沈宜秋斜后方翠绿的苏铁旁静静站了个年轻人,西装革履,留着像郑伊健一样的长发,非常的酷。

    此时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沈宜秋背影。

    见到他看过去,年轻人笑着朝他点点头,笑容里透露出风轻云淡的洒脱。

    唐建伟被对方的笑容感染了,下意识的也朝对方点点头。

    等反应过来后唐建伟喊了声“沈师姐”,沈宜秋转头过来时,唐建伟朝她身后示意了一下。

    沈宜秋提着画笔转头,恰好看到陈序朝她走来,很快,新剥鲜菱般的俏脸上迅速浮现出雀跃的神色,从小马扎上站起来开心道:“咦,你什么时候来的京都啊?”

    沈宜秋话音刚落,其余两个女生也都朝陈序看了过来。

    陈序笑着朝他们点点头,回道:“一个小时前下的飞机。”

    沈宜秋一听便知道,这是从大兴机场那边直接过来的,眼睛里蕴含着喜气。

    还不等她问陈序是怎么知道她在这边的,旁边两个女生已经从沈宜秋的表情中猜到了什么,嘻嘻哈哈的过来问道:“哟哟哟,这谁啊宜秋,还不快介绍一下?”

    沈宜秋在京师大读了两年研究生,很少会和同学聊到私生活,包括家里做什么,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

    等到读博后也没人再问了,而唐建伟三个人则是她的师弟师妹,只是正好也来别院这边写生罢了。

    沈宜秋笑着帮双方介绍了一下。

    “你好~”

    “帅哥你好……”

    双方握了一下手。

    唐建伟、梁凤仪…大饼脸女生,还有一个吴丽娜,三个人没认出陈序的身份,但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气场,暗暗猜测着他的来头。

    “陈大帅哥,你做什么工作的啊?”梁凤仪笑问道。

    陈序笑了笑,说:“我啊,算是挨踢男吧。”

    旁边穿着一袭蓝色连衣裙的吴丽娜朝他脑袋上看了看,掩嘴窃笑道:“瞧你这一头乌黑飘逸的秀发,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是搞艺术的呢。”

    陈序坐到沈宜秋的画板前,顺手拽过沈宜秋手中的画笔,在画布上涂鸦了起来,口中哈哈笑道:“可能是因为我代码敲的比较少吧。”

    沈宜秋闻言忍不住撇撇嘴,敲代码都敲到图灵奖了,还少啊?

    梁凤仪见他拿着画笔在画布上“莎莎”的刷着,忍不住看了眼,哪知道就这么一小会,本来有些抽象的落日图变得灵韵盎然,一溪绿水皆春雨,半岸清山半夕阳。

    梁凤仪侧目道:“哇,帅哥,画的可以啊,学过?”

    陈序笑道:“上过两堂课,不过倒是第一次上手。”

    梁凤仪觉得陈序这话有些太装,说:“怎么可能?你这构图水平没有个三四年的苦功,根本不可能画出来。”

    站在后面的沈宜秋也发现,她的整个画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抛开欣赏角度不谈,无论是构图、造型,还是色彩、光影等等,都运用的炉火纯青。

    吴丽娜和唐建伟两人闻言都看了过来。

    陈序呵呵笑着,也不去置辩。

    挥动画笔,分别在湖泊上添加了一只飞鸟,以及远处湖岸边一个垂钓的人,勾勒出了一副夕阳西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画卷!

    梁凤仪带头鼓掌,唐建伟跟吴丽娜也跟着鼓掌。

    “厉害厉害~”吴丽娜边鼓掌边说,和沈宜秋站在一起观摩一番,说:“这水平已经是专业画家级别了,你该不会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吧?”

    陈序呵呵笑着。

    沈宜秋朝他撇撇嘴,然后笑着说道:“他真是学计算机的,而且很厉害的那种。”

    “我相信!以他这水平,无论学什么都会非常厉害……”

    几个人聊了一会,梁凤仪邀请陈序到别院去坐坐。

    陈序欣然同意。

    然后收拾工具走人。

    陈序开车过来的,汽车就停在路伢上,一辆2022款黑色丰田埃尔法。

    小日苯的造车技术确实没的说,全球商务车里,埃尔法的乘坐体验一直都是名列第一,这一点漏油的奔驰都比不过。

    比如国家领导人的出行工具“考斯特”,也是丰田生产的。

    “走,坐我车去吧。”

    “你这车能坐几个人啊?”

    “七座的,够呢!”说着陈序拉开车门,让沈宜秋先上车。

    梁凤仪跟吴丽娜不认识埃尔法,只是对陈序居然能把车开到后山来比较好奇,这边别说车了,普通游客连进都进不来。

    不过她们也没问,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多少也有点城府,不能什么事都问出来。

    而本来心里还有些不服气的唐建伟,在看到埃尔法后不说话了。

    埃尔法不算贵,百十万,以他家的条件不是买不起,但是一般出行坐这种车的人,身价肯定不止一辆车。

    上车后,在坐在副驾驶上的唐建伟指点下,从后山的出口处离开了香山公园。

    ……

    星海科技在国内非常火,但是因为陈序的刻意低调,除了学术圈以外,绝大多数普通人甚至不知道星海科技老板是谁,还以为是祁文彬呢。

    从企业掌控力方面来讲,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老板长期隐身在幕后,职业经理人很轻易的就能把老板权力架空,反客为主。

    不过星海是一家以科技创新为主的企业,而陈序几乎掌握了100%的核心技术,他随时能再去创立一家同等规模的企业,但是星海科技离开他,几乎就像人失去脊椎骨一样,会立刻轰然倒塌。

    而一旦失去了科技这层保护膜,那些围绕在周围等着喝血吃肉的狼,会把任何企图篡位的人生吞活剥了。

    也正因为如此,陈序才放心大胆的把企业交给祁文彬去管理。

    别院里十四名同学,一个人也没认出陈序这个星海科技老板、中国计算机界的大神兼图灵奖获得者!

    不过看着沈宜秋的面子上,大家对他都非常客气。

    没到五点众人就开始忙晚饭了,陈序也留在这里蹭晚饭。

    人多力量大,六女两男下厨,不到一个小时,丰盛的菜肴就端上桌了。

    至于口味嘛,一帮90末00初的女生烧的饭能好到哪去?

    只能说勉强能吃,反正都烧熟了。

    作为一个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人,陈序是好不容易才扒拉了小半碗米饭。

    饭后另外两男四女收拾桌子、洗碗扫地,大家分工明确,团结协作,二十分钟后除了餐厅空气中还漂浮着烟火气以外,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觥筹交错的样子。

    大家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

    话题从美术聊到时尚、足球,然后聊到委内瑞拉局势、脱欧后的英国和比利时女首相推出的一项对华新政策,最后一个叫黄海峰的男生提到了常温超导。

    “瞧中科院通告这意思,看来是真发现了常温超导体了啊!”

    “怎么可能,别做梦了!五十年内谁要是能实现常温超导体材料,我跪下喊他爸爸。”

    “黄海清,你这随便认爹的毛病不好,得改。”

    “哈哈哈……”

    留着艺术长发的黄海清说:“我说的是事实!但凡了解一点物理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陈序笑道:“说不定有奇迹呢!”

    “奇迹什么的不存在的。”

    唐建伟哈哈道:“先不要那么快下结论,说不定明天会被啪啪打脸呢!”

    黄海清说:“打脸?呵呵,我坐等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