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84章 科学偶像
        超导体究竟有什么用?

    可以说凡是用得上电的地方,都有超导体的用武之地。

    超导磁悬浮、超导输电、超导变压器、超导发电机、超导电动机、超导限流器以及储能系统可以实现高效的电网和电机。

    利用超导线圈制作的超导磁体具有体积小、磁场高、均匀性好、耗能低等优势,是高分辨率核磁共振成像、基础科学研究、人工可控核聚变等关键技术的核心。

    还有,基于超导量子干涉仪制备超导量子比特,是未来量子计算中最重要的量子单元,而基于量子力学原理实现的高性能计算机,将掀起一场新的信息革命……

    正因为超导体广阔的应用前景,常温超导研究自1911年发现第一个超导体“金属汞”开始,一直以来都是基础物理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前沿领域。

    而对于常温超导是否能实现,科学家对此是持乐观态度的。

    因为说到底,超导就是在寻找各种材料的极限,例如铁中碳含量不同而导致钢和生铁的区别。

    但发现这种材料很难很难很难很难很难,难到亿万分之一的概率。

    比买福利彩票连续三次都中一等奖都难。

    所有物理学家都知道,有生之年都不大可能看得到常温超导材料实现。

    然而……

    当中国人民网爆出消息后半个小时,世界上都为之震惊以及难以置信。

    无数的科学家纷纷致电中国科学院以及相关方面求证。

    一个小时后,中国科学院发布通告,对网上传播的消息予以了肯定,并表示将明天上午九点钟在人民大会堂京都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重大学术成果。

    对于中国科学院发布的通告,除了当事人以外,世界上所有从事超导体研究的科学家都坚决不相信。

    这一定是个乌龙。

    这一定是中国政府搞出来的噱头。

    这一定是……

    常温超导,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不仅国外科学家不相信,中国99%的科学家及广大网民都不相信。

    网上议论纷纷。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选择希望!”

    “自信点,绝对不可能!”

    “我用楼上的狗头打赌,常温超导100年内都不可能实现/狗头。”

    “就凭中国在基础物理领域的技术积累,想在现阶段研究出常温常压超导,怕不是没睡醒呢吧!”

    “……”

    正在苏城集团总部的陈序,得到消息后也是有些意外。

    笼式碳离子超导体(CWC-1001)的制备工艺还有一些问题亟需解决,按照研究进度推算,起码还要大半年时间才能完美解决。

    现在就迫不及待推出来,难道国家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陈序随即打电话给魏波涛。

    电话刚接通,魏波涛便欣喜的问道:“你到京都啦?”

    “没有,我还在苏城呢。什么情况啊?不是还有几个问题没解决呢嘛,这么快就公布啦?”

    “那些问题不影响成果展示。”魏波涛话说了一句,跟道:“而且上面领导认为,有必要向西方某些国家亮亮肌肉,所以就不等了。”

    陈序闻言立刻想起,中国最近跟米国在非洲以及拉丁美洲的一些问题上冲突不断,火药味十足,而米国那边也借此机会不断怂恿中国的周边国家来碰瓷挑衅。

    无数网民对此义愤填膺,很多人认为中美之间必有一战,而且时间不会太长。

    值此之际,中国急需要一些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来振奋人心!

    想到这里,陈序又想到魏波涛的话,他一接电话就问自己是不是到京都了,说明他认为自己此刻应该在京都。

    看来是京都那边派人来找自己了,至于目的嘛,第一,应该是让他出席明天在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第二,虽然超导体足以轰动全世界,但是既然要亮肌肉,上面应该是想趁此机会一举挣脱西方利益联盟加诸在中国身上的锁链,比如瓦森纳安排。

    那么单单一个超导体还不足让那些联盟国家放弃对中国的限制。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次新闻发布会除了要公布超导体以外,还会公布中国掌握的光刻机核心技术!

    就在陈序脑海里想着这些事情之时,苏伊人接了一个电话后过来了,站在旁边没说话。

    陈序一看她这表情就知道,京都真得来人了。

    “他们来了,晚上到了再聊。”陈序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收起手机道:“走吧。”

    ……

    来人是科技部里一位重量级领导,叫任自珍,很年轻,才40岁,说着一口地道的京腔,面相看起来很随后。

    双方寒暄了一番后,任自珍便说明了来意。

    正如陈序所料,上面希望他能配合国家唱一出大戏,

    这是应当应分的,陈序自然没有什么意见,表示会提供一些自主研发的尖端设备样品以及公开原材料生产车间。

    见陈序点头同意了,任自珍又笑道:“另外,首长希望你能出席新闻发布会,亲自向媒体展示科研成果。”

    “啊……我啊?”听到任自珍的话,陈序有些讶异。

    上面这是打算把他树立为科学偶像吗?

    倒是有可能。

    可问题是他不喜欢到哪里都是鲜花掌声啊,他就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研究科学,搞一些稀奇古怪的发明,或者静静的躺在屋顶看宇宙星河。

    因此除了学术研讨会以外,他谢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包括自己集团旗下的星海科技报,另外网上也基本没有关于他的任何小道消息,因为他骨子里不喜欢出风头,也不喜欢大众把过多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但是,GWY老大的面子不能不卖。

    见任自珍笑呵呵的看着自己,陈序最终无奈的说:“好吧!“

    上面大佬的面子不能不卖。

    听到陈序的话,任自珍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站起来握着他的手说:“谢谢陈教授。”

    “不客气~”

    京都,西城区中N海。

    办公室里,两位气势威严的男人正在谈论星海科技。

    其中一个国字脸男人说:“上次我去中星调研时跟他聊过,虽然年轻,但性格沉稳,思想方面也没什么问题,非常的难能可贵!

    回头研究一下,某些领域不妨对他们公司有限度的开放。”

    另外一个圆脸男人点点头,笑说:“是啊,这个年轻人确实很厉害,尤其是在软件领域,简直是奇才,让人不得不佩服!

    但是……我认为啊,还是需要多观察观察,等心性稳定后再说。”

    “行!我只是一个建议,具体你们自己去研究。”

    “嗯!”

    ……

    京都香山公园。

    师范大学在香山公园脚下有一处产业,是两栋小洋楼拼接而成的别院,被划拨给了美术系,作为系里学生外出写生之用。

    出门就是香山,树木葱葱,枫叶似火,还有那碧波荡漾的香山湖,风景格外的美丽,在这里写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当然了,想在这里写生是要交住宿费的,而且必须是硕士以上的学生才有资格申请,还不一定能通过,毕竟别院就两栋楼,最多也就能容纳十几名学生。

    沈宜秋此刻就住在这里。

    她已经硕士毕业了,因为暂时不想离开校园,然后就继续读博了。

    还有一个原因,陈序也在清大读博。

    下午三点,扎着丸子头的沈宜秋和另外两女一男,四个人一字排开,坐在清幽的湖泊旁,在画板上描绘着,上面一副太阳西垂的油画。

    旁边戴着一副平光镜,用来遮掩自己眯眯眼的大饼脸妹子问道:“宜秋,你那个男朋友好像很长时间没来了,他最近在忙什么呢?”

    “都说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行行行,不是你男朋友,是你蓝颜知己好了吧。”

    “嗯!”

    “那他人呢?”

    “他天天忙着做实验。”

    坐在最右边,瘦瘦高高的男生,开玩笑的说:“宜秋,要不咱俩凑合凑合得了。”

    沈宜秋呵呵笑着没说话。

    大饼脸女生说:“小伟,你让你爸好好努力,争取当上厅局级干部,说不定就有机会了。”

    那个叫小伟的男生无奈道:“我爸都50多了,才刚提副处,退休前能混到正职就不错了,厅局级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