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80章 效率
        九月一号陈序受邀出席在京召开的自然语言处理国际会议(ICNLP)。

    随着CX语言的诞生,随着强大的星海翻译软件在世界各国被广泛使用,中国在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地位与日俱增,已经事实上超过了米国在国际上的地位。

    正因为如此,ICNLP也已经被世界各国学者默认为自然语言处理领域的顶级会议了。

    你要不承认也可以,自己尿尿和泥巴,一边玩去。

    当二号上午陈序出现在会议中心时,现场无数双眼睛“唰唰”的看了过来。

    陈序跟一般的学者不一样,别的学者都会定期的和同行交流,避免闭门造车,走入死胡同,可是他却非常的低调,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在京都时就整天呆在大学里,在中海时大部分时间就是呆在实验室里,而且也很少发表论文,如果发表论文的话,往往意味着技术也已经成熟,连同产品一起推出来。

    典型代表就是WiFi无线充电器。

    更重要的是,陈序年纪轻轻就在计算机领域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现场大多数人终身都难忘其项背。

    所以很多人都非常好奇,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沉寂了大概几秒钟之后,很多人纷纷围了上来,主动和他打招呼。

    “hi~陈,好久不见~”

    “hi~科尔博士,非常高兴看到你。”

    “海顿博士您也来了~”

    “是的~我听主办方说这一次你也会出席,所以我特意赶了过来。”

    “哈哈哈,你的决定是正确得……hi~凯西,好久不见~你好吗?”说着陈序跟过来的一位高鼻子蓝眼睛、五十来岁的白人妇女拥抱了一下。

    白人妇女也轻轻拍着陈序后背,用俄语感慨道:“是啊~自从日苯一别后,已经有一年多了,你还好吗?”

    “说的……”

    陈序用不同的语言,英语、俄语、德语、日语等等,熟稔的和现场诸多专家学者寒暄着,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他的表现让现场诸多专家学者都是惊艳不已。

    现场学者多少都跟陈序有过接触,还曾听过他的学术演讲,所以清楚的记得,之前他连英语都讲的不是那么流利。

    没想到现在竟然可以同时讲好几种语言了,而且一点也听不出来勉强,一些只有本国人才懂的语言俚语,使用的十分熟练。

    这就很厉害了!

    现场一些对陈序年纪轻轻就获得图灵奖有些不服气的专家,心里发生了一丝微妙的转变:能获得图灵奖的人,果然有几把刷子。

    寒暄了好一会,主持人,中国科学院院士,计算机协会会长刘成林来了,现场数百名专家学者各就各位。

    刘成林快步走到讲台上,拍拍话筒,然后用熟练的英文的说道:“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以及各位朋友,在九月这个特别的时间,欢迎你们来到这座美丽的城市……”

    ……

    会议需要召开三天。

    上午的会议刚刚结束,那边魏波涛已经找过来了,旁边还跟了一位身高一米八,体型健硕、脸型坚毅、目光如刀的板寸头男子。

    陈序朝魏波涛挤眉弄眼的笑道:“威哥,你这身份现在水涨船高嘛,出门都带保镖了?”

    “你要么就喊我名字,要么就叫我涛哥,别叫那个……难听死了。”魏波涛无语到。

    陈序嘿嘿笑道:“好的威哥,我知道了。”

    魏波涛没办法,便不提这茬了,小声说:“上面给我配的,中N海保镖。”

    陈序一听顿时惊了,朝旁边的小平头看了眼,然后偷偷朝魏波涛竖了个大拇指,“牛逼。”

    中N海保镖比普通保镖厉害多少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人家是可以合法配枪的,还有“杀人执照”,这是国内任何一个普通保镖也比不了的。

    武功再高又能怎么样?小枪一掏:跪下喊爸爸!

    看着陈序艳羡的目光,魏波涛笑道:“怎么样,你要不要?你要的话其实也可以的!”

    “什么条件?”

    “简单啊,加入体制内。”

    “呃,那还是算了~”陈序摸摸鼻子,转移话题说:“威哥过来找我有事吗?”

    “嗯,想请你帮忙调校几个设备系统……”魏波涛讲了一下来意。

    陈序很痛快的便答应了,在会议中心吃过午饭后跟魏波涛去了国家物理实验室。

    等解决完问题已经两点钟了。

    从实验室里出来后,魏波涛拉着陈序的胳膊感激道:“真是太谢谢了。”

    “客气什么,小事一桩罢了~”

    “在你看来是小事一桩,但在我们看来却是很大的难题。”

    陈序笑了笑,然后边走边聊。

    很快聊到了光刻机。

    魏波涛是少数知道中国已经突破14nm光刻机技术的人。

    陈序把面临的主要难题告诉了他。

    魏波涛笑着摇摇头,说:“你有时候那么聪明,智商高的简直吓人,但有时候又……难道这就是你们这些天才跟普通人区别吗?”

    陈序对别人口中的“天才”一词已经免疫了,这世界要脸的人活不下去啊。

    笑道:“怎么啦?”

    “没什么~我就是想提醒你,别什么事情都想着一个人去完成,你要记住,后面还有国家呢!”

    陈序朝魏波涛看了眼,突然间茅塞顿开。

    是啊,我怎么把国家给忘记了?

    光刻机制造出来又不是给他一个人用的,国家也是需要的,那这个难题自然也不能全由他一个人来解决。

    国家虽然技术上帮不了什么大忙,但是却可以通过利益交换,或者其他一些手段把设备弄过来。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多一些人总归多一些办法。

    陈序拿出手机打电话给GWY办公厅。

    2018年,ZY将科学技术部、国家外国专家局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成了科学技术部,作为GWY的组成部门。

    所以陈序打给GWY是没问题的。

    ……

    9月3号,抗战胜利日。

    今年的ICNLP,主要讨论了自然语言处理在更多领域的应用场景。

    比如数据挖掘、物联网以及自动驾驶等等。

    而作为这方面的权威专家,陈序在会议上自然是畅所欲言。

    赢得了现场专家阵阵掌声。

    等下午会议结束后,陈序接到了某特殊部门打来的电话,“陈教授您好,您要的设备最迟明天晚上抵达中海港口。”

    陈序:“………”

    这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