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79章 还要不要点脸了?
        说起来,昌鹏海的公司主要以销售中低端数控加工机床为主,薄利多销,利润微薄到令人不敢置信的地步。

    一台低端数控机床,价格两三万块钱,可能就赚个千把块钱,在刨除掉运费以及售后维修后,甚至还可能倒贴钱。

    但是没办法,上市公司嘛,利润先放一边,首先是要把营收做漂亮,要不然哪来投资者?

    至于与星海科技的合作,主要还是高端零部件为主,因为鹏海精密制造公司在德国和日苯都有高端数控机床零部件的配额,而星海科技旗下公司正好也急需,然后昌鹏海的公司就直接倒手卖给星海科技,赚一部分差价。

    所以那2000万的净利润,实际上全是从星海科技赚取的。

    昌鹏海回到家以后兴奋的在客厅里转悠着。

    他老婆过来问他怎么了,昌鹏海就把碰到陈序的事情跟老婆讲了一遍。

    他之前跟陈序说自己想退休了,实际上是言不由衷,其实是想转行。

    这年头做实体本身就难,何况鹏海做的还是精密加工,更是难上加难,要不是他勉力维持,公司早就瘫掉了,哪还能像现在维持着华东地区的精密制造龙头地位。

    正因为如此,他才想转行。

    他看中了人工智能产业。

    这是一个朝阳产业,未来绝对会非常有前途。

    不过他是人工智能的门外汉,对其并不了解。

    他早就想找一个人带着他入行了,只是一直没找到。

    今天晚上意外遇到陈序,真是老天爷开眼了,在他最迷茫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指路明灯。

    “我想现在过去拜访一下陈总,你帮我想想,带点什么礼物?”

    “这都九点钟了,现在过去拜访有点不合适吧,要不明天白天吧?”

    “不行不行!我之前看网上报道,说他是科学狂人,一个月有大半时间待在实验室。另外他肯定还要到全国各地出席一些活动,真正在家的时间少之又少。错过今天,下一次再想碰到他很难很难。”

    昌鹏海的老婆说不过他,便随便他了。

    去帮他准备了两罐龙井茶,还有一副现代名家山水画。

    礼物不贵,主要是个心意。

    昌鹏海提着礼物便去了陈序家。

    陈序正和范青在影音室里打游戏呢,争锋游戏刚刚推出的一款类似于吃鸡的多人对战枪战游戏,不过地图以及内容更加丰富,而且还推出了虚拟现实版本。

    昌鹏海进来后陈序随口道:“你随意,我把这局打了。”

    昌鹏海笑呵呵道:“没事,陈总您玩您的。”

    “注意,上路过来两个人……”

    “砰砰砰——”

    陈序跳跃着三枪干掉两个人,把地上装备捡起来后,端着一把M416便单枪匹马朝对面冲了过去。

    看到陈序都冲出去了,本来正打算苟一下的范青,没办法,只能顶着对面密集的子弹,硬着头皮跳出来跟陈序朝前冲,心里怨念道:“你TM会不会打,这么急,赶着去送快递啊……”

    “乓乓乓——”

    “哒-哒哒-哒哒——”

    听到音响里传来的密集子弹声以及点射声音,跟在后面的范青以为很快就能听到那声销魂的“啊”的一声。

    结果没想到,前面的陈序化身成为了枪神,几乎一枪一个,枪枪爆头,右上角的敌人数量不断变少。

    范青不明真相,看到陈序大杀四方,内心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瞧瞧这风骚的走位以及开枪时拉轰的姿势,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就闯下偌大事业,天才真不是吹的,玩什么都比普通人牛逼!

    你看,他还学会了甩枪,像刺客联盟里的韦斯利一样,子弹还能拐弯呢?

    “子弹拐弯?”

    当这个念头在韦斯利脑海里转悠时,对面已经开骂了。

    “垃圾挂逼!”

    “艹,这尼玛是百分百一枪爆头啊!”

    “我打中了他好几枪,他居然不死。”

    “老子明明躲在墙后面,他的子弹还拐着弯把我爆头了~”

    “……”

    范青:“……你,用挂啦?”

    正在大杀四方的陈序,很痛快的承认说:“对啊,不用挂怎么玩啊?”

    说完他就是“砰”的一枪,子弹横跨三个小地图把最后一名敌人干掉了,他们这一组取得了胜利。

    范青:“%%¥%……¥**”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巨大的液晶电视屏幕上出现一行提示:系统监测到ID3306701用户行为有异常,账号被永久封禁屏蔽处理!

    陈序放下手柄后哈哈大笑。

    范青看着屏幕上右下角还在刷屏的谩骂,有些脸红,主要是为陈序。

    这么大个老板,玩个游戏居然还开挂,还得意洋洋,还要不要点脸了?

    一直坐在旁边昌鹏海咳嗽了一声,违心的恭维说:“呃,陈总不愧是性情中人,连玩游戏都……都这么与众不同。”

    陈序嘿嘿笑着从地摊上站起来,走到墙角的冰箱旁拿了几罐冰可乐出来,给范青扔了一罐,来到昌鹏海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后又递给他一罐,“大热天来罐冰可乐,透心凉、心飞扬!”

    昌鹏海“哈哈”大笑着打开可乐喝了一口,哈着气笑道:“已经好久没喝过可乐了。”

    陈序从茶几下面拿了盒雪茄上来,剪开递给昌鹏海一根。

    昌鹏海立刻恭敬的接住,拿在手里转着看了看,笑说:“哎呦,这是哈瓦那的帕特加斯吧?一直久闻其名,还从来没抽过呢。”

    陈序呵呵笑了笑。

    昌鹏海则是很识趣的拿起桌上火柴,划燃一根后帮陈序烘烤着雪茄。

    陈序问道:“昌总过来找我有事吗?”

    昌鹏海说:“主要是想过来讨教一点生意经的!”

    “具体呢?”

    “具体啊……”昌鹏海闻着对面飘过来的浓郁雪茄香味,沉吟着笑道:“呃,我想走多元化发展路线,但是一直没什么具体的方向,这不是今天晚上偶遇到陈总了嘛,所以才冒昧登门向您求教一番。”

    “你是想转型对吧?其实我认为没必要,你们公司底子打的蛮好的,产品在国内中低端市场有着很广泛的知名度,之所以业绩不佳,主要还是因为没有高端产品,这个才是利润来源,也是问题的关键。”

    “是啊是啊,陈总说的一点不错。其实我们一直有投入研发资金,但是想突破技术壁垒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两个人聊了很多。

    昌鹏海作为一个从事了几十年精密加工事业的上市公司老总,给陈序讲了很多行业里不为人知的一面,而这些事情是网上以及调查报告里看不到听不到的。

    总之任何人听了,都要为中国的精密加工事业掬一把同情泪。

    所以问题还是回到了最初。

    他缺一台纳米级慢走丝电火花加工机,用来加工光刻机里几个重要零部件。

    虽然没有那台机器他也能用机器人手工打磨出来,但是那样无疑要走很多弯路。

    只要能做出高精度光刻机,很多事情都将迎刃而解。

    ……

    接下来一段时间,国际国内每天都是大事小情不断。

    中东地区战火纷飞,欧洲为不断涌入的难民头痛着,中美毛衣战也是打的如火如荼。

    兔子家的周边小国也是不断的搞事情。

    而陈序每天依然大半时间泡在实验室里,另外琢磨着怎么把那套慢走丝电火花加工机从沙迪克那边弄过来?

    很快时间进入了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