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78章 纳米级慢走丝电火花加工机
        晚饭后,陈序和范青出门散步。

    刚走没多远,路过烧烤塔,拾阶而上。

    到了上面才发现,还有三名纳凉的小区住户,正对着江畔方向轻声细语的交谈着。

    陈序走到一侧,手扶着木制栏杆,微风徐徐,迎面吹来,抬头望天。

    今晚夜色晴朗,一轮明月高悬在深邃的夜空,洒下淡淡的光华,非常的唯美。

    陈序看了一会月亮,然后低下头看着江畔上点点星火问道:“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范青的资料陈序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范青本人都已经记不清的事情,他也一样记得,现在不过随口问问罢了。

    站在他左侧的范青立刻回答道:“电气自动化。”

    “怎么样啊,在米国?”

    “还…行。”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打算什么时候回国?或者就留在米国了?”

    “应该,可能会留在米国吧!你也知道,我爸妈他们都是北漂,虽然勉强留在京都了,但其实除了一栋房子外,别的什么都没有,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我回国的话,一切也要从头开始。”

    “嗯!”陈序应了一声,脑海里却是想到了中国电气自动化实现过程中碰到的一些问题,继而想到了高精密数控机床。

    星海科技精密制造部,一直在研究纳米级工业母机。

    工业母机包括数控机床,电火花机,线切割机和水切割机等等。

    它们主要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电子系统,另一部分是机械系统。

    电子系统又包括:数控系统,驱动系统、电机、芯片、视觉系统,和转台、伺服刀库等机电一体化部件。

    机械部分包括:机床机械结构系统、刀库结构、导轨丝杠、执行机构、防护装置等等。

    星海科技已经解决了90%的核心技术,现在就剩下电机了。

    这个可不简单。

    电机的核心问题是超精密纳米编码器,而超精密纳米编码器涉及到超精密芯片,想造出超精密芯片需要用到高精度的光刻机等设备。

    而生产这样高精度的设备又必须高精度的数控机床等工业母机和测量设备,它是层层递进精度不断提高的螺旋式循环升级系统。

    他现在就缺一台纳米级加工精度的慢走丝电火花加工机,这个全世界只有日苯的沙迪克(sodick)有,而且是唯一一台。

    但问题是沙迪克不卖,无论给多少钱,恨得他牙痒痒,真想雇一帮雇佣兵过去抢过来。

    小日苯鬼子在精密加工方面是真得挺厉害的。

    全球超精密加工领域中精度最高的母机,就来自于小日苯鬼子的“捷太科特”的AHN15-3D自由曲面金刚石加工机,这个设备主要用来对各种光学镜头和蓝光镜片模具进行超精密车削及研磨。

    它的加工精度上比全球最厉害的军工机床米国LLNL的LODTM、DTM-3,英国CUPE的OAGM2500的精度还要高出近8倍。

    世界最高精度机床主轴来自日苯精工。

    全球70%的精密机床都搭载着由日苯Metrol研制的世界最高精度的微米级全自动对刀仪。

    日苯主轴转速已经发展到最高达4000~5000r/min,而国内主要徘徊在1000~1500r/min。

    全球十大数控加工中心品牌,有四个是日苯企业。

    不过小日苯鬼子心眼也特别坏,他们都是把最好的产品留给本国,把一些淘汰的产品或者生产线卖到国外去。

    像手机,当年索尼、松下、夏普多火啊,为什么现在世界上就剩下中美韩三个主要玩家了?

    不是日苯技术不行,或者研发能力跟不上,而是当年索尼、松下、夏普,总是把最新产品在本国销售,把上一代的落后产品卖到国外去,把名声搞臭了。

    后来等翰国、米国以及中国手机厂商迅速崛起时,日苯手机厂商彻底一边玩儿去了。

    然后还有其他的电子、美容、汽车等产品,对照日苯本土销售的产品,无论是用料还是设计上,都差了一个档次!

    这就是日苯人隐藏在骨子里的劣根性!

    ……

    陈序一边跟范青聊着天,脑海里同时考虑着,怎么才能从沙迪克手里把那台纳米级的慢走丝电火花加工机或买、或骗、或抢过来?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陈序跟范青下楼梯。

    同在塔上纳凉的三个人也一块下去,两男一女。

    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一个十几岁的高中女学生,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陈序跟年长男子的身后,顺便跟对方攀谈了几句。

    能住在这个小区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果然。

    男的叫昌鹏海,是中海一家上市企业老板,这家公司主要从事精密机械制造,年销售额十几亿,在江浙沪一带有一定的名气,跟星海科技还有业务往来。

    而他前面两个年轻男女正是他儿子闺女,

    “实体业不好做啊,别看我们销售额高,其实研发成本、制造成本、销售成本要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们公司去年销售额17个亿,但利润却不到2000万。”

    顿了一下昌鹏海跟道:“再做两年我就打算退休了。”

    “是嘛,为什么啊?”

    “一个是拼不动了,另外一个也是不想拼了。”

    “呵呵……”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到了塔下,昌鹏海这个时候才笑问道:“你是做什么的啊?还在读书吗?”

    昌鹏海虽然不认识陈序,但是他一点也不敢看轻他。

    能住在临江花园别墅里的人不是世界500强的高管,就是上市企业老板董事,或者他们的子女。

    陈序呵呵笑道:“人工智能研究。”

    “人工智能?哪家公司啊?”

    “呃,星海科技。”

    “噢,星海科技啊?”昌鹏海有些意外,然后笑道:“那还真是巧了,我们公司跟你们公司有业务往来呢。”

    “我知道。”

    “你知道?”

    “对啊。星海今年在你们公司采购额已经达到了7个亿,应该是你们最大的客户吧!”

    昌鹏海再次意外。

    他们公司虽然是上市公司,会披露经营情况,但是像具体销售对象以及销售明细,这是商业机密,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公布出去。

    可是路上碰到的一个人居然知道,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您是……”

    “陈序!”陈序笑着说了句,然后伸手朝前面别墅指了指,“那是我家,有空来玩。”

    说完陈序跟范青走了。

    昌鹏海等陈序走出一段距离后才反应过来陈序是谁,狠狠一拍手掌,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兴奋道:“哎哟喂,这事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