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77章 精神损失费
        曹文敏没想到祁文彬竟然这么绝情,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心里万分恼怒之下,口不择言道:“你们这是敲诈勒索,我怀疑病毒根本就是你们公司投放的!”

    祁文彬声音冰冷道:“曹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病毒是我们公司投放的?”

    曹文敏激动道:“是不是你心知肚明。”

    祁文彬:“我不明白!如果曹总有证据的话尽管去告。另外,既然你怀疑我们公司,想来也不需要我们的技术支持了,那就这样吧!”

    英国伦敦,TM电讯集团总部。

    TM电讯是李家在欧洲诸多产业的龙头公司。

    此时总裁办公室里,曹文敏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气得火冒三丈,把手机狠狠摔到了办公桌上,愤怒道:“简直无耻至极!他们这么做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办公室还有五六名正在研究对策的智囊团助手,等曹文敏发泄过后,其中一人说道:“根据计算,数据库在48小时内修复的话,损失不超过1亿英镑;

    一旦超过48小时,每一天损失都会成倍增加。

    如果数据库最终无法修复的话,初步估计大约会造成70~80亿英镑的损失。

    最关键的是……”

    “我知道了。”曹文敏打断了助手的话。

    对方之所以敢漫天要价,就是因为算准了他们承受不起数据库修复不了的代价。

    因为李家公司经营的都是水电煤气以及通讯这些关乎民生的重资产基础产业,这些产业跟数据中心紧密联系在一起,一旦出问题,损失会非常严重。

    上一次黑客入侵随便篡改了一下通讯数据,都给他们造成了高达5000万英镑的巨大损失。

    而且即使他们敢壮士断腕把数据中心里的病毒连同资料一起删掉,但是谁也不敢保证病毒不会再次找上门来。

    难道到时候还要把数据再删一次?

    如果真这么折腾的话,最多三次李家公司就能宣布破产了。

    可是30亿英镑啊!

    曹文敏头痛不已,没办法,他只能打电话给身在香江的李家现任掌门人李哲恺。

    李哲恺自然也是大发雷霆。

    但是现实比人强,不管再怎么发火,事情还是要解决。

    李哲恺花了一点功夫找到了陈序电话,试图把价格讲下来。

    陈序笑呵呵道:“不好意思李总,我一般都不管公司经营情况,你打电话给我们祁总,跟他商量吧,电话号码你有吧,138*******”

    报完电话号码,陈序便挂断了电话。

    李哲恺压着心头怒火又打电话给祁文彬,结果让李哲恺万万没想到的是,祁文彬说:“因为曹文敏的肆意诽谤,给本人心理及星海公司形象都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因此除了30亿英镑的修复费用话,还要再加10亿英镑的精神补偿费。”

    李哲恺:“………”

    ……

    欧洲智能狂潮表面上很快平息了,但是私底下却是暗流涌动。

    星海科技已经开始亮出狰狞的獠牙了,令西方国家政府都十分担心。

    尤其是米国,在DSVV智能防火墙被攻破的第一时间,CIA等组织纷纷对星海科技展开全面的调查,一旦有证据证明这一次的欧洲病毒大规模爆发跟星海科技有关系,将对此采取更加严厉的制裁。

    甚至不惜动用武力!

    因为星海科技的行为已经威胁到米国国家安全了!

    除此以外,米国各大科技企业及科研院所纷纷投入巨资研发智能病毒。

    而另外一边,中国诸多安全企业再次卷土重来,疯狂涌入欧洲各个国家。

    时间一转眼过去了一个礼拜。

    那些纷纷扰扰很快又归于平静。

    星海科技也开始蚂蚁搬家,入驻苏城新总部大楼。

    不过家大业大,起码要一个月才能完成全部的搬迁工作!

    这些都有专人去管理,陈序每天大部分时间还是泡在实验室里,全力攻坚10nm光刻机。

    10nm光刻机对他的意义太重大了,只要有了10nm光刻机,他就能制造AI芯片了。

    他制造的AI芯片可不是常规意义上的AI芯片,它将担负更加重要的使命,比如下一步要实现的万物互联、全息影像、汽车远距离无线充电、机器人、自动驾驶等等等等。

    现在软件方面已经不存在问题了,主要是硬件方面的限制,传统芯片不能百分百完成软件的指令,拖累了响应速度。

    这是非常致命的,比如全自动驾驶,在120迈的高速下,响应速度稍微有一点点卡顿,或者计算出现问题,不能避开前方路障,其结果都是车毁人亡。

    所以响应速度必须达到微秒级,而且需要更加安全可靠,才能让人们真正的安心!

    而这些都涉及到大量计算处理任务,所以这款AI芯片一定是与众不同的,也将颠覆人们对常规芯片的认知。

    在研究光刻机的同时,陈序也在为京都超导实验室提供技术解决方案。

    比如刚刚开发出来的一款超高分辨率镜头和系统,为京都实验室正在开发的“超导光电子能谱仪”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

    为此魏波涛特地从京都赶到中海,请陈序喝酒。

    21号礼拜日晚六点,陈序结束一天工作后回到了临江花园别墅。

    他爸妈以及小妹陈一一都过来了,所以车子刚到楼下,他已经看到别墅里影影绰绰的人影。

    让陈序没想到的是,他那位表哥范青居然也在家里作客。

    看到陈序,范青有些紧张,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陈,陈总好。”

    陈序笑道:“在家里不用那么拘束,叫我名字就行了。”

    “嗯~”

    “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今天中午!我爸也过来了,现在在二姑家。”

    范青的二姑就是陈序二姨范玉霞。

    想到范玉霞,陈序就想到了他那个表姐曹幼灵。

    他情不自禁摸了摸鼻子。

    就在这个时候,陈一一从楼上“噔噔噔”的跑下来,看到陈序招呼了一声“哥你回来啦”,然后就快步朝门口走去。

    那边老妈范玉梅在后面喊道:“马上吃饭了你上哪里啊?”

    陈一一:“姐喊我出去吃牛排,我不在家里吃了。”

    “牛排还能比你妈做的牛杂碎好吃啊?”

    “妈你不懂,吃牛排不重要,重要的是气氛,是feel…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走啦。”

    “这丫头,一天到晚疯疯癫癫的……”范玉梅说着,招呼道:“都过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