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74章 表哥来了
        星海集团总部大楼历时2年3个月,终于正式交付使用了。

    省市两级主要领导、400多名合作企业公司负责人及社会人士,还有星海集团旗下227家公司负责人都悉数到场观礼。

    面朝东的公司大楼门口,伴随着隆隆的礼炮声,陈序在上千双眼睛的注视下,亲手揭下覆盖在公司名字上的红布。

    “啪啪啪~~~~”

    现场顿时掌声如雷。

    “咔咔咔……”

    应邀出席的记者闪光灯也把陈序给淹没着。

    陈序走到演讲台前,拍了拍话筒,然后抬头看向前方一张张笑颜逐开的脸庞,一双双激动神采的眼睛,还有人群后面架着长枪短炮的记者,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从得到智能生命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四年时间啊。

    四年时间,星海集团已经成长为季度销售额超千亿人民币的怪兽公司。

    台下很多人心里肯定想过,我是不是得到什么金手指了?

    或者猜测我是上面某个大佬的私生子,这一切背后其实都是国家力量在主导?

    嗯,很有可能。

    伸手拍了拍话筒,笑道:“感谢诸位领导、同仁及朋友前来出席星海集团总部揭牌仪式……”

    陈序脱稿洋洋洒洒讲了十五分钟,把星海科技这几年取得的成就以及未来将要面对的挑战一口气说完,中间连个顿都没打。

    现场观众无不为他的记忆力以及“中国好舌头”钦佩不已,顿时掌声如雷。

    等掌声停下之后,陈序说道:“我代表星海集团,再次感谢大家的到来!未来道路上,希望能和你们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啪啪啪……”

    等揭牌仪式之后,诸多嘉宾及记者在星海科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在总部大楼内参观了起来。

    而陈序等省市领导分别离开后,和星锶半导体总裁李伟彦、电子集成部部长周东林博士三个人一起,乘着电动车在总部大楼里四处看了起来。

    星海集团总部的建筑面积达到135万平方米,有数百个职能部门以及很多休闲娱乐室。

    像健身房、SPA馆、按摩室、游泳池、室内体育馆、自助主餐厅、咖啡馆等,另外还新增了电影院、24小时营业的图书馆以及超市等等。

    而在大楼外面,还有一座能容纳5000名观众的演唱厅,星海会定期请来著名歌唱家来演出;而星海员工也可以在这里一展歌喉。

    大楼内整体采用智能系统,合理控温,灯光,空气湿度等,是全球最大的智能系统大楼。

    大楼内的通风系统也非常强悍,在楼里办公不需要一台空调,仅靠自然通风就能感觉到日夜交替和四季变化。

    大楼内的电梯都可以通过APP提前预约,当你在路上的时候电梯已经在你指定的楼层等待。包括蹲坑也可以预约坑位。

    大楼内每一处都是精心打造,每一个装饰都是匠心独具。

    包括一个小小的门把手、一个门槛都追求极致。

    还有【生命科学研究所】

    【人工智能技术研究所】

    【物理科学研究所】

    【材料科学研究所】

    【能源科学研究所】

    【软硬件开发中心】

    另外还有IC设计中心。

    这些都是严格按照最高标准设计建造布置。

    一路看下来,李伟彦和周东林博士都是赞不绝口,陈序也是满意至极。

    三人来到一间茶歇室。

    外面骄阳肆虐,茶歇室内却是凉风习习。

    本打算聊聊IC设计的,结果刚坐下苏伊人就过来了,“老板,一位自称是您表哥的人过来找您!他说他叫范青。”

    陈序笑问:“噢,他在哪里呢?”

    “在保卫室。”

    “让他进来吧。”说着陈序站起来,朝周东林笑道:“周博士,那我先去了。”

    “好的,您慢走。”

    陈序跟苏伊人朝电梯方向走去,苏伊人边走边通过无线耳麦通知保卫处把人带到专门的接待室。

    等陈序两人抵达一楼接待室时,站在门口身穿黑色制服,身材健硕的内保,立正道:“陈总好!苏助理好!”

    说完顺手拧开接待室的门把手。

    “嗯~”陈序笑着朝这个内保点点头,然后转身走进接待室。

    接待室面积大概一百平方左右,装饰的富丽堂皇,橡木铺就的墙壁上挂着当代画家的画作,地上铺着名贵的手工编织地毯。

    而正对门摆了两张方方正正的高档沙发,左右也各摆了三张同款沙发,整体看起来既端庄又典雅。

    而此时在门口左边的沙发上坐了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上身穿黑色短袖体恤,下面是一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黑红aj,坐在那里四处好奇的打量着。

    听到门口动静后青年看了过来,紧跟着站了起来。

    陈序走过去笑道:“范青?”

    男子连有些局促道:“嗯,我,我是范青。”

    陈序笑着摆摆手,“坐坐坐。”

    范青应声坐下。

    陈序一提裤腿坐了下来,笑道:“咱们好些年没见了啊。”

    范青点点头,有些腼腆的说:“嗯~是的。说起来我还是2006年去安陵市见过你呢,那时我才15岁。”

    “哈哈~这一说马上都快16年了,跟小龙女在绝情谷底的时间都差不多了。”

    “呃,是啊~“范青喃喃应声到。

    就在这时,苏伊人端着咖啡盘进来了。

    “来~尝尝我私人珍藏的哥伦比亚黑咖啡,现磨的噢~”

    范青接过咖啡说了声“谢谢”,趁着这个间隙,脑海里也在快速组织着语言,思考着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说出自己的目的。

    实际上这些之前在米国有专门人给他培训过,只是真到了这一刻,还是忍不住心跳加快,手心脚心冒冷汗。

    陈序笑呵呵的问道:“你爸妈身体怎么样啊?”

    范青:“呃,蛮好的。来的时候爸爸还叮嘱我,让你有时间到家里去坐坐。”

    陈序说:“去年我在清大读书,想着你家去玩玩的,可惜不知道你家地址,后来有事给茬掉了,结果一直没想起来……”

    “我家在通州……”

    两个人聊了一会。

    亲戚的纽带让两人间的隔阂消磨了,范青趁机说:“我米国那边的工作辞掉了,以后就在国内发展。”

    “是嘛,蛮好的。”

    范青见陈序没了下文,只好硬着头皮说:“那个,我想来你公司上班,可以吗?”

    “到我公司啊……”陈序呵呵笑着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后放下来,看着范青问道:“真得只是上班那么简单?”

    陈序虽然脸上在笑,但是范青在他眼中看到了冷芒,就像刀子一样扎在他心里一样,哪怕在这个三伏天里也令他感觉如坠冰窟!

    范青直到这时才深深意识到,陈序这个表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站在人群中盯着他脚上崭新的耐克鞋露出艳羡目光的农村小男孩了。

    “我…我……”

    范青嘴巴嗫嚅了几声,但嗓子里的话始终也没说出来。

    陈序起身拍拍他肩膀说:“你那个邻居没死,其实他是米国CIA的人。”

    说完陈序离开了接待室。

    范青怔怔的坐在那里,眼泪很快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一般人很难体会背负杀人案是什么感受,整整两个月他坐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被米国的联邦警察投入重刑犯监狱,跟那些无恶不作的罪犯关在一起。

    据说像他这样细皮嫩肉的亚洲人,等到服完刑出来后,某个地方都能塞拳头了。

    一想到那样的结果,他都怕的要死。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米国佬的设计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