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68章 极品渣男
        静电斥力对流系统是陈序灵光一闪间的产物,倒是没想到能引起那么大的轰动。

    不过也能理解外界的反应,毕竟这是突破常规反动力装置的发明。

    在今天科学发展体系已经非常完备的情况下,每多出一个发展方向都是重大突破。

    就像法国的Flyboard Air(悬浮滑板),为什么没有引起世界轰动?

    因为Flyboard Air虽然非常的……炫酷吊炸天,但是说到底也还是采用的喷气式动力,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重大突破。

    两个人聊了一会静电斥力对流系统,随后陈序把话题转到了生命科学上。

    虽然他已经完成了生物电脑的植入,但是大脑芯片植入研究一直都在进行中,而且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用来做实验的五只猴子跟三只大猩猩,智商都有了显著提高。

    除了芯片植入外,还对大脑疾病展开研究,包括脑瘫、弱智、脑干受损以及老年人最大的天敌“阿尔兹海默症”,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

    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人类寿命也得到了很大的延长,以前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70岁唱歌蹦迪跳舞,十项全能。

    相信在不久的未来,人类平均年龄突破100岁不是问题。

    但是,随着生命的延长,各种精神问题也随之而来,而且再强大的医学技术依然无法延缓脑细胞的衰退,最后逐渐变成痴呆。

    而且年龄越大,变成痴呆的可能性越高,且没有人能逃脱。

    一个人变成了痴呆,就算活再久又有什么意义?

    “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艾米尼克疑惑道:“什么?”

    能被陈序称为“好消息”的消息,这个消息一定非同小可。

    果然,陈序笑容满面道:“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分子纳米机器人嘛,我们通过‘光声成像断层’技术,已经可以完全控制纳米机器人了。”

    陈序紧跟着解释道:“光声成像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一种非入侵式和非电离式的新型生物医学成像技术,而我们的研究人员通过光声成像的脉冲激光照射到生物组织体内,对生物体内的纳米机器人进行阻隔间断,以达到控制的目的!”

    艾米尼克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陈序在说什么了。

    纳米机器人最大的难题不是制造,早在数年前已经可以通过3D生物打印机大批量制造纳米机器人了。

    最大的难题是怎么控制纳米机器人在人体内的运动?

    要知道,纳米机器人太小了,只有人类头发丝的几十分之一,进入人体体内很难定位,如果进入血管,被血液等一裹挟和冲击,往往失去控制,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一旦纳米机器人可以完全控制,那将是一项重大的突破。

    艾米尼克不敢置信道:“真,真得啊?”

    陈序微笑着点头道:“真得。”

    “那…那……”艾米尼克想说点什么,但是因为太激动了,到嘴边的话却噎住了。

    陈序知道他想说什么,再次点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可能三五年内就能实现吧!”

    听到陈序的话,艾米尼克带着一丝哀求的神色说道:“可以带我过去看看吗?”

    因为脊髓神经严重受损,他的下半身早已经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如果不是洁丽雅每天帮他揉搓肌肉,早就萎缩坏死了。

    他真得太想站起来了,哪怕明知道距离真正应用于医学领域的纳米机器人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但仅仅是一个渺小到微不足道的希望也足以点燃他早已干涸的心田。

    陈序敛去嘴角的笑容,点点头,然后站起来推着他的轮椅朝前甲板方向走去,“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一直玩到夜幕降临,众人才分别乘直升机回到市区。

    临江花园别墅里,沈宜秋姐妹俩亦步亦趋的跟着陈序朝小区门口走去,路上沈宜秋没话找话问道:“她去哪里啦?”

    “你老关心她干嘛?”

    “就是…随便问一下啊。”

    “她一天到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知道在瞎忙什么。”

    沈图南说:“陈序哥哥,你一点不关心你女朋友啊?”

    “关心啊。可我实验室里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总不能天天让她在家里等我吧?她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那你就不担心她吗?”

    “担心什么?”陈序疑问了一句,转头朝沈图南看去,沈图南仰头看着他,一副“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的狡黠表情。

    陈序笑道:“我自己都做不到对她坚贞不渝,从一而终,凭什么要求她对我死心塌地,只爱我一个人?只要她愿意,随便她,我没有什么意见,大家好聚好散。”

    沈图南一副无语至极的表情看着他,“陈序哥哥,你可真是……极品渣男!”

    陈序很坦然的说:“这有什么渣不渣的,实话实说罢了。

    人要听从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有一说一,讲完后也不要怕,因为当下的你有当下的意见,是你当下最最优解,你以后可能会变,会见高山流水,也可能变得麻木不仁。

    你此时的妄言或者无知不会再来,渣与不渣也是。

    所以,讲过的话要承认,大大方方,不要怕!”

    沈宜秋:“……”

    沈图南:“……第一次听到有人把渣男行为说的这么富有哲学味道,我信了你的邪。”

    陈序笑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人间不值得’,很多人对这句话有一个误解,他们会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人间不值得我来这一趟’。

    而这句话本身的意思其实是,人间本来就是这样,它不值得你为之难过,要活得洒脱一点!啊懂?”

    沈图南转头看着他,眨巴这一双卡姿兰大眼睛,说:“同时寒窗苦读,为何陈序哥哥你如此优秀?”

    “哈哈哈~~~~”

    把姐妹俩一直送到小区门口处,物业已经帮她们把汽车发动好,且空调冷气十足。

    陈序撑着汽车棚顶道:“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你们就会发现,太阳照常升起。”

    沈图南伸过脑袋说:“这又是什么意思啊?我发现陈序哥哥你现在说话越来越深奥了。”

    “意思就是,这个世界除了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还有很多其他有意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