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58章 赌一把
        看到陈序脸上的笑容,刘威平非常不好意思。

    华达九天说是国内EDA的龙头企业,但实际上所占市场份额少的可怜。

    2021年,国产EDA销售额总共也不过才4.5亿,占据国内市场份额不到5%,剩余的95%以上是国外产品,而全球市场份额更是只有可怜的0.8%。

    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渠道,华达九天一样都提供不了,说合作开发EDA,完全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

    “虽然…我们技术上可能差了一点……”刘威平一边组织着措词,一边说:“但是,我们公司对国内的产业发展情况十分了解。”

    “然后呢?”

    刘威平感觉陈序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仿佛能穿透他的灵魂,甚至让他产生一种一丝不挂的错觉,好像所有的秘密都被他看穿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威平来时路上想好的王婆卖瓜忘的一干二净,有些惭愧的说:“呃,国内EDA产业发展…现在确实非常糟糕。”

    周东林博士闻言叹息了一声,“嗳,如果当初坚持走自主创新道路,现在情况应该会好很多。”

    1992年,中国尚处于西方对中国实行EDA禁供的窘境之中。

    然后一大批中国的科学家和工程界人士,都投入到了国家牵头的国产EDA开发之中,当时,行业涌现出了无穷的活力。

    在200多个开发者的攻坚下,超大规模集成辅助设计系统熊猫IC、CAD通过鉴定,覆盖了全定制集成电路正向设计的全部功能,获得当年的中国科技进步一等奖,也被视作冲破西方封锁的里程碑。

    然而没想到的是,中国这个项目刚刚成功,米国就迅速解除了对中国EDA的禁令。

    加上后来“市场换技术”的思路占主流,导致此后的数十年间,米国高端成熟的EDA工具如同狼群一般在中国市场攻城略地。

    中国EDA自主厂商的研发脚步也因此变缓,走上了“二次开发”、“代理集成”的附属式发展道路,致使中国的芯片设计企业逐渐失去了选择权和议价权。

    而在市场竞争中,既需要支付多套EDA工具的许可证专利费,同时高昂的成本直接拖累了设计周期及竞争力。

    陈序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芯片开发,对中国整个产业链的发展自然也是了如指掌。

    看到周东林跟刘威平两人唉声叹气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EDA软件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挑战,别说小白了,就算他自己只要花些时间都可以写出一款“全流程”且精度起码达到5nm的EDA软件。

    芯片设计分为前端和后端,一共十几个流程,涉及到的EDA有十多种,而国产的EDA能够涉及到的流程一半都不到,而且还都是像16nm、28nm的低端芯片。

    不过他要开发的EDA可不仅仅是设计普通芯片那么简单,而是要能设计AI芯片。

    AI芯片才是下一个主战场,也是中国能否在半导体产业链上实现弯道超车的关键之处!

    就在刘威平有些忐忑不安之时,陈序笑道:“刘总老家是哪里人啊?”

    “徽省芜湖人。”

    “是嘛,我记得芜湖板鸭挺出名的,还有那个什么…渣男蒸饭?”

    刘威平忍不住笑喷了出来,“……不是渣男蒸饭,是渣肉蒸饭。

    就是把猪肉切成一块块进行腌制,腌制好以后再加上渣粉,放到洗干净的糯米上面,然后放进笼屉里面去蒸。”

    “很久以前在哪里看过的,不大记得了。”陈序呵呵笑了一会,然后跟刘威平随意聊了起来。

    之前他就通过生物脑电波侵入过刘威平的手机,查看了各种隐私秘密。

    通过手机里的信息发现,刘威平私生活方面还算比较检点,没有像一般暴发户那样骄奢淫逸,这是一个干事业的人。

    而刘威平之所以产生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也正是这个原因。

    现在陈序跟刘威平聊天,则是在判断他的能力。

    光人品靠得住没有能力也不行,跟一个一无是处的庸才合作,他还不如自己开发呢!

    ……

    一个小时后刘威平带着难言的心情离开了。

    陈序说给他们一个机会,但要求华达九天在一个礼拜内招聘到200名国产EDA设计员,并且要求签署三年的聘用合同。

    这个要求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国内现在一共也不过才500名左右的国产EDA从业者,华达九天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招聘到这么多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开出优厚的条件。

    可问题是陈序要求华达九天跟招聘的员工签订的三年合同,这个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一下子招聘这么多人,而且还签三年合同,万一星海科技不能在短时间内开发出优秀的EDA软件,他肯定要受到上级的责难和外界的非议,甚至撤职。

    这就要赌一把了!

    刘威平当天下午回到京都,晚上便召开了董事会议。

    会议上看着那些董事高管沉默着一言不发,刘威平脑海里浮现出临走时陈序脸上的迷之笑容,心里知道对方笑什么了。

    华达九天有国企背景,而国企的通病就是“大而不强”,因为缺乏有效的竞争环境,好似圈养的野生动物,吃多动少,缺乏战斗力。

    还有一个原因也使得这些高管不愿意去费那个劲,做好了他们捞不到什么好处,做坏了却极有可能要受到上级的批评处分。

    久而久之谁也不愿意去当那个出头鸟,一个个自扫门前雪,莫管公司瓦上霜。

    “星海科技的研发能力想必大家都清楚,尤其是在软件领域拥有着世界级的开发能力,如果咱们能搭上这趟顺风车的话……”

    刘威平说了很多很多,口水都说干了,但是那些高管依然不为所动,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坐在那里不动如山!

    问急了就来一句“还是再研究一下”、“考虑考虑”之类的话。

    刘威平算是看出来了,指望这帮尸位素餐的人,中国EDA甭想发展起来。

    会议到此结束。

    经过一夜思考后刘威平决定赌一把,输了大不了辞职。

    随后直接跨过董事会,以董事长名义发布招聘启事,高薪招聘具有国产EDA设计经验的设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