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57章 合作开发EDA
        就在多个国家对星海科技实施制裁的同时,突然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欧洲网络上流传开来一则谣言,谣言说2019年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中毒事件,以及去年在多个欧洲国家爆发的智能病毒攻击事件,是星海科技一手主导。

    一石激起千层浪!

    欧洲媒体对此进行了大肆报道,随后米国媒体也同时跟进,24小时不到,全球舆论哗然。

    星海科技立刻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韩子衿,面对媒体声色俱厉的斥责道:“这完全是卑鄙无耻的恶意中伤!

    我们已经派出了专家组,对谣言发布者进行调查追踪,并且将对那些无良媒体采取法律措施……”

    星海科技的新闻发布会,对阻止谣言的散播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谣言止于智者。

    但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智者啊,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普通人相信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他们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而很少去追究事实的真相。

    随着这件事在欧美持续发酵,星海科技的声誉受到了很大打击。

    与此同时荷兰及西班牙出现了民众示威游-行,要求政府对星海科技采取更加严厉的制裁措施。

    就在一片喧嚣之中,四月一号愚人节上午,欧盟委员会对星海科技开出了巨额罚单:21.86亿欧元。

    折合人民币高达170亿。

    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之前预料的最高15亿欧元。

    当然了,虽然价格开出来了,但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具体罚金还有商榷的余地,而且距离真正缴纳罚款的时间还很长呢!

    就像谷歌一样,2018年被判罚43亿欧元,协商不成后到2019年开始走诉讼程序,一直到2020年才正式开庭,开庭期间双方又开始协商,最终于去年底,谷歌才跟欧盟委员会达成协议。

    不过消息传到国内网络上,无数网友自然又是纷纷为星海科技打抱不平。

    韩子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就此事同欧盟委员会进行协商……”

    ……

    闵西区飞扬大道1018号,星海人工智能技术实验室。

    面对西方国家的突然翻脸,陈序一开始也十分意外。

    有智能病毒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他们是怎么敢全面封杀星海科技的?难道他们不怕他雷霆一怒,让他们国家的网络彻底瘫痪吗?

    结果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米国竟然开发出了类似于小白的AI程序——蓝蜘蛛。

    “蓝蜘蛛”非常聪明,经过图灵测试,智商已经达到9岁的标准。

    别小看9岁,这个已经非常非常恐怖了。

    要知道普通AI仅仅只有3~4岁幼儿的智商,而每提高一岁,AI的逻辑能力将得到成倍的提高,所能代替人类完成的工作也会不断的增加。

    而9岁,完全是天翻地覆的改变。

    因为一个3~4岁的幼儿,无论你怎么训练它,他都不可能奔跑、提取重物、洗衣、做饭等等;而9岁就不同了,经过严格训练后,他能做到的事情可就多得多了。

    尤其是AI,它的能力还将得到成百上千倍的放大!

    他做过实验,在不经过人为干涉的情况下,智能病毒还真得打不过蓝蜘蛛。

    从这一点来看,米国对蓝蜘蛛一定进行了非常严苛的训练。

    但是,“AI”始终是“AI”,它永远摆脱不了“人工”两个字。

    跟小白这样真正的智能生命完全没有可比性,它的成长性也固定在了9岁,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智能生命。

    因为智能生命根本不是造出来的,它来自于偶然。

    而西方国家也正是因为有了蓝蜘蛛,所以才不把智能病毒放在眼里,还把脏水泼到星海科技的身上。

    “这些政客真够无耻的,以前你帮助他们解决导航卫星病毒,如今不感激也就算了,还落井下石!”

    艾米尼克气愤的放下手机,说:“你如果有心理障碍的话,那就让我来做,反正我以前就是干这个的,保证让他们为自己说出的话付出代价。”

    陈序摇摇头,“用这种手段去打击欧美国家的网络体系是下下策,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让咱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何况这么做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等于是主动放弃了欧美市场,根本不值得。

    想要真正击垮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从心理上……”

    经过陈序一番开导后,艾米尼克暂时放弃了用病毒去攻击欧美国家网络的打算。

    就在两人聊着的功夫,星海科技电子集成部部长周东林过来了,身旁还跟了一个40来岁的中年男人。

    周东林是微电子学家,米国国籍,今年65岁,78年苔湾大学电机系毕业,79年到米国加州大学伯利克分校深造,83年26岁便获米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

    2004年当选为米国工程科学院院士,2007担任清大微电子学研究所荣誉教授,201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2020年获得米国国家技术和创新奖。

    同时周东林也先后担任过紫光集团及海锶集团的技术顾问,是一位真正的学者,在国内乃至国际上都广受好评。

    去年星海科技成立电子集成部,陈序特意请他过来主持大局。

    而像周东林这样的顶尖大牛人物,星海科技不下20位。

    “陈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华达九天的刘威平刘总。”

    华达九天是国内最大的EDA软件开发公司。

    而EDA就是电子设计自动化,它的概念十分宽泛,想做芯片设计就离不开EDA工具。

    在机械、智能手机、通讯设备、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等各个涉及电子自动化的领域,都需要通过EDA技术来完成特定目标芯片的设计,可以说是产业链上游的上游、基础的基础。

    “您好,久仰大名。”

    “陈总客气了~”

    “请坐……”

    寒暄了几句分别坐下,周东林博士说:“刘总这次过来主要是想跟我们公司合作开发国产EDA。”

    “是嘛,呵呵~”陈序笑着说了句。

    EDA技术壁垒高、产业发展对人才的依赖性强、而且还是典型的投资周期长、见效慢的基础性产业。

    全中国从事EDA研发的人才总共只有区区不到2000人,其中从事国产EDA研发的更是只有500人左右。

    华达九天作为国内行业龙头,估计能有个百十名人才吧,至于其中多少是研发国产EDA的,那就不知道了。

    靠着这么点人就说跟星海合作开发EDA,简直是开玩笑。

    这哪是来合作的,完全就是来蹭“经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