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50章 蓝汐的怨念
        米国麻省理工学院,微系统技术实验室。

    “托马斯”教授看着手机上来自中国的报道,眉宇间出现一道深深的沟壑。

    2019年,他和马德里理工大学的“格拉哈尔”教授共同研发出“硅整流二极管天线”装置,由集成天线获取的WiFi信号被转化为适合电子电路的直流电流。

    在实验中,硅整流二极管天线通过WiFi信号,三米外成功点亮一部手机的显示屏。

    这项研究曾让他们两人名声大噪。

    但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名中国年轻人居然根据他们的实验启发,做出了“六方碳化硅二极管天线”装置。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六方碳化硅二极管明显比硅整流二极管”要厉害无数倍,不仅点亮显示屏那么简单,甚至已经可以为手机充电。

    从星海科技2020年初官宣,到2021年产品上线,他和他的团队等了整整一年。

    然后从2021年年初拿到小咪和华威WiFi无线充电手机开始研究,到2022年初,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终于成功仿制出六方碳化硅二极管天线。

    实验证明,用六方碳化硅二极管作为天线,确实要比硅整流二极管充电效率提高很多倍。

    问题是,仿制的六方碳化硅二极管天线,跟原厂WiFi发射器里部署的软件系统根本不匹配,无法实现充电对象定位。

    而软件系统里面采用了智能加密设计,麻省理工学院、谷歌、IBM以及雷神公司数以百计的专家及高级工程师,日以继夜的破解了一年,还是没有成功。

    现在唯一解决方案就是获得中国那家企业的技术支持。

    就在帕拉西奥斯看着手机时,手中电话响了,是实验赞助人之一,硅谷投资精英及亿万富豪“所罗门·霍普金斯”。

    “托马斯教授,请问您在实验室吗?我有一些问题想咨询您。”

    “我在实验室。”

    “好的,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不到十分钟,所罗门·霍普金斯便过来了。

    一个典型的米国白人,浓密的金黄色头发、蓝色的倒三角眼睛还有鹰钩鼻,再加上高大的身材,看起来非常有气势。

    两人握手寒暄了一番后,霍普金斯坐在说:“想必您已经看到新闻了吧!真得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是的,没有其他办法!”托马斯教授摇摇头,然后又叹息了一声道:“你也知道这是一种全新的加密方式,想破解真得太难了。”

    霍普金斯揉揉脑门,说:“我的团队刚刚联系过星海科技,他们回复说,如果由我们自己建设生产线的话,一套产品收取550美元的技术服务费;

    如果进口的话,暂时没有货,要等到四月份以后,并且一套产品出厂价开到800美元。”

    “嘶——”托马斯教授倒吸一口冷气,“这么贵?”

    这一套设备成本最多不会超过100美元,出厂价居然敢开到800美元,简直太黑了!

    霍普金斯说:“是啊,我正在跟Alphabet那边商量,要不要接受他们开出的条件呢。托马斯教授您举得呢?”

    托马斯摇摇头,“很抱歉,这个我无法替你做主!”

    霍普金斯非常纠结。

    合作肯定是要合作的,WiFi无线充电这种黑科技,只要引入进米国本土,赚钱是包的。

    但是他有些不甘心。

    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仿制出六方碳化硅二极管,原本是打算当作筹码和对方进行谈判的,可是最后却做了无用功。

    霍普金斯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在想好之后的之后立刻打电话给Alphabet。

    ……

    中国中海。

    蓝汐被陈序忽悠到星海时,本来说好只是负责广告部的,但是过来之后陈序又各种给她戴高帽,把她忽悠到项目部副总经理的位置上,负责所有海外业务谈判。

    说真心话,她真不想担任这个副总经理。

    虽然确实比原来要风光多了,但是很累,每天从早到晚忙的脚不沾地,经常深更半夜有员工给她打电话。

    而且一个月起码有十天当空中飞人。

    经常早上在中海吃早饭,中午就到日苯吃午饭了,晚上又睡在了马来西亚。

    这不,早上起来刚刷牙,那边员工就打电话过来催魂了。

    “蓝总,刚刚那个霍普金斯商业投资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了,他们想代理我们的WiFi无线充电技术。”

    “呜噜噜……”蓝汐仰头漱着口中牙膏沫,吐掉后取过毛巾擦擦嘴巴说:“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蓝汐翻出祁文彬电话号码,刚准备拨打出去,立刻又挂断,嘴里笑着说:“把我忽悠过来卖苦力,自己每天却优哉游哉的,想得美。”

    说着蓝汐看了眼时间才7点钟,估计陈序应该还没有起床呢,她找到号码拨打了出去。

    “嘟——”

    让那个蓝汐没想到的是,电话刚响了一声便被接通了。

    “喂,有事吗?”

    听着电话里陈序中气十足的声音,蓝汐笑问:“起这么早?”

    “我就没睡。”

    “小伙子身体挺棒棒哒!不过以后还是尽量少熬夜,太伤身体了,你现在年纪轻感觉不到,等到30岁以后各种小毛病都出来了,我就是现成的例子。”

    “是嘛,看来你年轻时没少蹦养生迪啊。”

    “那是…想当年养生朋克就是我们带起的潮流,啤酒加枸杞、可乐放党参,养生迪不跳到凌晨三点都不带回家的,早上七点照样生龙活虎上班。”

    洗过脸的蓝汐开始描眉画眼,说:“现在不行了,一到刮风下雨,腰酸背痛腿抽筋…外加月经不调,露胳膊大腿的职业装更是从来都不敢穿。”

    “这就是浪的代价。不过你放心,公司旗下的制药公司正在研发抗疲劳药物,到时候给你来上两粒,保证让你青春焕发,十八的姑娘一朵花!”

    蓝汐“咯咯”笑个不停。

    随后谈到霍普金斯公司,“他们跟谷歌是合作伙伴,你确定要跟他们合作?”

    蓝汐已经知道谷歌联合多家欧美公司及组织,向欧盟委员会投诉星海翻译软件垄断的事情。

    “为什么不?反正谷歌不投诉其他公司也会投诉,商业规则内大家各凭本事。”

    “好,我知道了。”

    “嗯!除了合作条件外,让他们交一笔代理保证金,5000万,一个亿,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蓝汐好笑不已,什么保证金啊,这就是变着法的从老美公司那边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