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48章 asml公司的骚操作
        艾德蒙·鲍勃没想到祁文彬竟然会如此回答他,而且说话的语气也相当不友好,一时间有些语塞。

    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了,皱着眉头道:“祁先生你要明白一件事,星海产品不进入米国并不代表就能在全球范围内畅销,如果你们一意孤行的话,我想很可能会发生一些彼此并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所以我希望你认真考虑我的建议,而不是冲动行事。”

    祁文彬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艾德蒙·鲍勃所谓彼此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自然是制裁,包括封禁相关产品、技术、配件禁售、专利官司、进口芯片、设备、元器件等等!

    不同于华威,从87年成立,迄今已经35年了,在各个领域都有了充足的技术储备以及替代技术产品。

    而星海科技今年不过才三岁。

    星海科技现在情况就是,尖端的技术非常尖端,尤其是在人工智能技术以及控制系统方面,已经到了令米国都望尘莫及的地步。

    但是在基础技术及材料方面,却是非常的弱小,甚至连一个完整的生态链都没有建立成功,更别说领先了。

    一旦米国政府真得对星海科技实施全面制裁,将会给星海刚刚起航的智造产业链带去很大的影响。

    所以除非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星海科技暂时并不想跟米国政府彻底闹翻。

    当然,祁文彬也不可能因为艾德蒙·鲍勃威胁两句就求饶,只不过双方都希望在合作的基础上将利益最大化罢了。

    “鲍勃先生不用拿制裁来威胁我们,星海科技对此早已经有了准备。

    我们希望双方的合作是建立公平公正的基础上,而不是用星海科技的委曲求全来获得市场准入资格,那样的市场我们不需要!”

    “……”

    就在祁文彬和艾德蒙·鲍勃谈判的时候,陈序也正在和艾米尼克谈论卡洛斯。

    “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人吗?”

    “我知道。”

    “那,你不打算做点什么?万一他哪天失心疯…”

    陈序看着视频里的艾米尼克,呵呵笑说:“做什么?”

    他当然知道艾米尼克什么意思,不过有些事情他并没有告诉艾米尼克,比如CX语言的后台是可以全程监控的,任何使用CX语言进行编程的人,他敲的每一个代码小白都一清二楚。

    包括程序运行后的轨迹都可以进行控制。

    当然,这种事情只能做不能说,除了他和小白外,任何人问打死都不能承认!

    艾米尼克也不笨,点点头说:“你心里有数就行!”

    陈序笑了笑,很快把话题转移到星语搜索引擎开发上面。

    在跟藤讯暂时握手言和后,星语物联把精力转移到了物联网及搜索引擎业务上面。

    ……

    星海科技从荷兰订购的那批光刻机非核心零部件,经过一系列骚操作后终于是买回来了。

    为此在原本的费用上,多花了将近300万美元。

    负责此事的陈亚楠也是被气得半死,她这回算是彻底知道西方国家的人嘴脸究竟有多么丑恶了。

    从asml下属公司买的零配件,被海关以禁运品出境审查的名义查扣了,然后一直拖着不给放行。

    找了N多的关系、花了N多的冤枉钱,海关那边终于松口了,但是让销售零配件的公司再出具一份产品技术书面说明书,并找第三方的机构对产品进行重新检验。

    合格后才能放行。

    不得已只能去找那家销售公司,然而销售公司却以各种理由搪塞,不愿意出具说明书,也不愿意配合检验。

    最后经人指点之下,星海科技以原价在asml旗下的那家公司又重新订购了一批,这次由对方负责送货上门。

    然后骚操作来了,那家公司发给他们的货物竟然是被荷兰海关扣押的那一批,连外包装上面的发货日期都没有变化。

    asml公司是算准了星海科技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因为全世界除了荷兰外,星海科技根本买不到同样精度的配件。

    苏城科技园区,星锶半导体实验室。

    “这笔账暂时先给他们记下来!别得意的太早,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星锶半导体负责人兼总工程师李伟彦到。

    陈亚楠:“只是气不过。他们这么做和敲诈有什么区别?”

    “陈总别生气,以后让他们哭的日子在后面呢!”说着了李伟彦道:“走,我带你过去看看咱们公司正在研发的设备。”

    “什么东西?”

    李伟彦兴奋道:“实验室那边早就开始自主研发镜头跟光源系统了,一旦成功的话,绝对比蔡司和Cymer更先进!”

    光刻机,顾名思义就是要运用光学技术来制造晶圆,而德国蔡司不用多说了,这家公司基本上垄断了全球高端光刻机的光学镜头制造。

    而荷兰ASML公司与德国蔡司是“亲密队友”,即便是中国掌握了很多高端光刻机制造技术,但人家不卖镜头给我们,结果还是一样不行。

    至于Cymer,这家公司是世界领先的准分子激光源提供商,发明了如今半导体制造中最关键的光蚀刻微影技术所需的深紫外光源。

    2012年,ASML出价26亿美元收购了其长期合作伙伴Cymer。

    陈亚楠这段时间经过恶补后,自然也知道这些知识,只是万万没想到,星海实验室居然已经开始研发了。

    闻言自然是惊讶不已。

    “真得吗?我怎么不知道?”

    “暂时还处于保密当中!”

    “这样啊……”

    两个人一路聊着去了地下实验室。

    在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实验室里,陈亚楠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数以千计的机器人如同人类研究员一样,正在进行着复杂的研究工作,它们分拣检测材料、操作调试设备仪器,每一样工作都显得纯熟万分。

    而且速度飞快,且每一个步骤都绝对严格按照要求来做。

    看到陈亚楠惊讶的样子,李伟彦骄傲自豪的说:“这些机器人的智能化程度是世界上最顶尖得,它们几乎可以做一切事情。”

    陈亚楠震惊不已。

    陈序之前跟她说过,他在研究自己人,不过当时她也没怎么在意,以为就像“墨子一号”一样,虽然会跑会跳,看上去很惊艳,但实际上也没有多大作用。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些机器人居然已经智能化到了如此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