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47章 达摩克利斯之剑
        冲锋衣男子的话让陈序深以为然。

    为了避税移民无可厚非,但是章勇这种打着民族情怀,赚够钱后全家移民海外的垃圾企业家,实在是太恶心人。

    就像某个费尽心思把自己儿子生在米国的主持人,却在镜头前夸夸其谈要别人家的孩子爱国一样,让人听得想“tui”她一脸。既当又立。

    那边几个人在谈论了一会海底劳之后,话题很快转移到电视剧上面。

    陈序却把这件事记下来了。

    很快火锅上来了,牛杂碎底料。

    还有肥牛、毛肚、鸭肠、鸭血、活虾、油麦菜等一些配菜一一端了上来。

    等锅开后把不易煮熟的肉菜先放进锅里汤煮。

    等熟了以后两个人也不用客气,自顾自吃了起来。

    此时此刻,窗外雪花纷纷,一些低矮建筑的屋脊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雪片,而屋内却是热气蒸腾,暖意融融,十分的惬意。

    边吃边聊绘画。

    陈序从两晋时期一直讲到唐宋元明清、西方国家,再到现代绘画史,古今中外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包括一些艺术大师的风流韵事,也是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听得沈宜秋这个学了两年多的专科生都是一愣一愣的。

    其实沈宜秋也发现了,陈序最近像换了个人似得,说话就像学校里的那些教授一样,总是喜欢引经据典,各种书本上的知识点信手拈来,且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每每这个时候,那股强大的自信心让他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一样,散发出巨大的魅力,让她心如鹿撞,产生一种拜倒在他牛仔裤下的冲动。

    实在是太邪性了。

    火锅是很容易涨肚子的,两个人点的菜根本就没吃完,还剩了好几个菜没涮呢。

    不过账已经结掉了,退是退不掉的,陈序送给了隔壁一桌。

    “谢谢~”

    陈序朝那个冲锋衣男笑着点点头,然后跟沈宜秋一块离开了火锅店。

    这边前脚刚走,后面一个男生便说:“嗳,你们有没有感觉,刚刚那个人像陈序啊?”

    有女生问:“陈序谁啊?明星吗?好像没听说过嘛。”

    “什么明星啊,星海科技老板!”

    “哎,你这一说还真像啊!印象有点模糊,上网搜看看……”

    很快席间响起了惊呼声。

    “哇~~~他真是陈序。”

    “没想到吃个饭居然能碰到星海科技老板。”

    “是啊,最雕的是,陈老板还送了我们几个菜。”

    “这几个菜不能吃,等下买回去,脱水后做成标本放家里供着。”

    “哈哈哈……”

    ……

    ……

    这边,陈序跟沈宜秋离开火锅城便径直回了清大外的别墅。

    回来的路上雪花渐渐变大,到家时已经成了鹅毛大雪。

    进屋后一股暖气袭来,陈序除掉身上的外套。

    沈宜秋也脱掉了米白色的呢子大衣,露出里面的黑色高领衫,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

    陈序给沈宜秋倒了一小杯威士忌。

    “给~”

    “干嘛?”

    “呃…活血驱寒。”

    沈宜秋想笑,虽然今天下雪,但是其实并不冷,而且出入都是汽车,车子里暖气开得十足,驱什么寒啊。

    明明就是想酒壮怂人胆。

    不过也没揭穿他,接过来碰了一下,然后一口抿掉。

    “咳咳咳——”沈宜秋喝的有些快了,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陈序伸手拍拍她后背,“没事吧。”

    “没事。”沈宜秋摆摆手,雪白娇嫩的脸颊因为咳嗽加上有些羞涩,一直红到耳后根。

    陈序下意识伸手想帮她把垂在脸颊上的鬓发捋到耳后。

    沈宜秋新心口如小鹿乱撞,当指间碰触到她的脸颊时,感觉有些酥酥麻麻的,情不自禁的缩了下脖子。

    回过神的陈序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有些太轻佻了,立刻收回手掌讪讪道:“那个,你随意,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说着放下左手中的酒杯,朝书房走去。

    沈宜秋却是恨不得手中酒杯对着他后脑勺砸过去。

    这个大笨蛋,关键时刻装绅士,她要是真不愿意的话,又怎么会时时刻刻粘着他呢?真以为她一点也不懂得矜持为何物啊,真是被他气死了!

    可怜她26岁的母胎solo,现在每每在校园里看到那些情侣手牵手从身旁经过、在食堂里看到他们互相喂食、在图书馆……心里都羡慕嫉妒恨,超级无敌想谈恋爱!

    现在只要有异性稍微撩一下就能自己在心里演部戏,可是又情不自禁的把他们跟陈序作比较,最后再pass掉,继续扮高冷,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啊~~~~~~~~~~”

    沈宜秋大叫了一声,揉揉头发去了影音室打游戏了。

    ……

    欧洲智能病毒的事情掀起的波澜看似很快平歇了,但私底下却是暗流涌动。

    电信、船舶、交通、金融,这些重要单位的网络体系在智能病毒面前竟然形同虚设,光想一想就知道有多么恐怖了?

    现在只是篡改一下电信用户的账户余额及交通信号灯,还有从金融机构里面偷点钱,没有造成灾难性的事件。

    那如果要是黑客篡改航空数据、银行数据呢?

    又将是什么后果?

    还有军事基地,如果黑客是一个极端主义者,或者哪天跟女朋友吵架了心气不顺,或许就会放个“烟花”庆祝一下。

    所有的这些担忧都化为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那些还没有安装智能防火墙的国家政府企事业单位的脑袋上。

    现在各国政府及企业都在跟星剑的代理商谈判,除了价格外,关于防火墙的底层代码也是一个很大问题。

    谁也不能保证星剑提供的安全产品没有后门。万一要是有的话,那么那些重要军事科研单位的秘密岂不是全部暴露在星剑科技面前了?

    这是很多国家决不允许的事情。

    米国的国家网络安全委员会委员艾德蒙·鲍勃,千里迢迢从米国来到中国中海,就此问题跟星海科技谈判呢。

    办公室里,艾德蒙·鲍勃带着傲慢的语气说:“我们现在特许你们公司旗下产品进入米国国境。

    但是你们必须要保证任何数据不得传输到中国来,另外所有商业活动都要报备,包括职员的活动也都会受到监控,这是进入的条件。”

    祁文彬忍不住想笑,“鲍勃先生,难道您不觉得这话非常可笑吗?实话跟您说,我们的产品根本就没有想过进入米国国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