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46章 谁幼稚?
        根据大数据统计结果显示,中国人【工作效率+完成度】在全球位列第一。

    什么意思呢?

    一项工作,如果你比中国人快,就很难比他们好。

    你比中国人好,但是你速度又比不上中国。

    比如根据数据统计结果显示,秘鲁人的工作效率是全世界最快的,第二名是瑞典人,第三名是印度尼西亚人,中国人排在第四名。

    而完成度方面,捷克人排世界第一,芬兰人排在第二,中国人排在第三。至于秘鲁、瑞典及印度尼西亚,都排在十五名开外。

    抛开数据不谈,中国人在赚钱这件事上面同样也是不落于人后。

    在星剑科技的牵头下,中国网络安全联盟企业四处出击。

    先后拿下西班牙、希腊、乌克兰、波兰、俄罗斯、捷克、匈牙利、挪威、瑞士、克罗地亚等国家的网络安全市场。

    另外还有德国、英国、荷兰、法国、意大利等一些老牌强国,目前也正在谈判之中。

    2022年,一月十号,腊八节。

    京都雪花纷飞。

    上午没课,沈宜秋到清大找陈序。

    找了一圈,终于在星海科技捐建的一所医学院教学楼里找到了陈序,他正站在一群白大褂女生旁边,看她们解剖兔子呢,背在身后的手里还拎着一只死兔子。

    沈宜秋感觉瘆得慌,打电话把他叫出来,问:“你怎么跑医学院来了?”

    “过来看看。我告诉你,生物其实是一门非常好玩的学科,而且实用性非常广泛,比如……”陈序滔滔不绝的讲着。

    沈宜秋左手揉揉太阳穴自卑的说:“我是学渣,你跟我说的我完全不懂。”

    “不懂没关系,你这么理解,生物跟机械结合后,未来某一天终结者将成为现实;

    而在那之前,像一些肢体残缺的残疾人,他们可以通过手术来实现肢体再造。

    而且这个肢体可不是你以前看到的那些义肢,它跟正常人的手臂或者大腿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包括机械手臂。”

    “好吧,这确实很了不起!”沈宜秋说了一句,然后抿嘴笑道:“中午去你家蹭一顿中午饭?”

    陈序笑了笑说:“行啊!”

    “走啊~”

    两个人并肩走出了教学楼。

    “今天下雪了,我想吃火锅。”

    “可以!围炉聚炊欢呼处,百味消融小釜中。”陈序笑着说了一句,跟道:“这个时节,约上三五知交好友围炉而坐涮火锅,真乃是一件人间幸事。”

    沈宜秋却说:“不要了吧!我不喜欢人多。”

    “那就咱们俩吃,会不会太冷清了啊?”

    “你嫌冷清啊,简单啊,去外面吃好了。”沈宜秋说完之后才想起,陈序现在身份有些特殊,已经不适宜去那些环境复杂的区域了。

    这样不仅是对他人身安全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增加他保镖的工作量。

    所以她又赶紧跟道:“还是回家吃吧。”

    陈序笑道:“酒吧都照样去,吃个火锅怎么啦!去。”

    “那……好吧。我记得这附近好像就有一家,咱们先过去占住。”沈宜秋笑呵呵的领着陈序去了清大附近一家很有名气的精品火锅城。

    尽管还不到十一点,但是店里食客已经是人头涌动了。

    两个人要了一个店最里面靠墙的位置。

    沈宜秋很快发现,大厅入口处那边多了两位穿着工作服的孔武有力的男人,另外两位传菜的女服务员也换掉了,变成了两个男服务员。

    还有,她发现斜对面的一桌的情侣应该不是真正的情侣,他们看彼此的眼睛里压根就没有爱情这两个字。

    沈宜秋觉得挺好玩的,她小声问道:“你有多少保镖啊?”

    陈序:“一个加强排吧。”

    沈宜秋有些惊讶道:“这么多人?他们都干什么啊?”

    陈序说:“贴身保护、环境检测、特种驾驶,食品检疫等等。”

    沈宜秋看了他一眼,妙目里含有笑意。

    陈序说:“不是我怕死,是现在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了。

    这么跟你说吧,我要是像你这样没心没肺,每天一个人到处溜达,不出三个月就被人干掉了!”

    “这么可怕?”

    “你以为呢?我断了很多人的财路,那些人恨不得吃我肉、喝我血,把我挫骨扬灰!比如清大里那些外语学习者。”

    沈宜秋一听这话,想笑又不好意思。

    她认识的外语学院的人,每一个都对陈序恨之入骨,那些脏话骂的一个比一个难听。就像陈序说的那样,如果杀人不犯法,那些人肯定会拿着刀过来跟他拼命。

    就在两人聊着的时候,旁边又来了一桌人。

    三男两女,五个年轻人。

    其中一个蘑菇头女生说:“还是去海底劳吧,这家我没吃过,不知道口味怎么样?”

    一个穿着红黑相间的冲锋衣男生说:“海底劳这辈子都不去。”

    另外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说:“吃个火锅而已,江博你还愤青上了,真幼稚。”

    冲锋衣男生江博说:“别人我管不了,反正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去吃海底劳的。”

    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说:“我是觉得你太狭隘了,他爱到哪里过什么样的生活是他自己的事,就算是一个真正的外国人只要他对中国好我们不都接受吗。

    作为普通人我们跟他的联系无非就是偶尔去吃吃,其他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最后一个飞机头男生也说:“是啊!做好自己就可以了,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国家已经存在几千年了,只要对的起自己故土就够了,其他跟我们无关。

    我觉得很多人之所以对这种事很敏感,其实背后折射的恰恰是一种仇富心理,这是很不健康的,我想随着社会发展这种心理会慢慢减少的。”

    冲锋衣男生说:“你们这话说的才是真正的幼稚。

    什么仇富啊?

    我一点也不仇富!

    你先问问他章勇钱在哪里赚的?

    如果他是星加坡赚的,我保证一个屁都不会放!

    是,他企业是按时缴税了。

    但是你们别忘了,这里可是有个成本问题,国家帮你解决了很多基础成本问题,比如交通,电力,安保,通信!

    尤其对大企业还要特别照顾,你总不能国家担了成本,你却不想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吧?

    就像啊哩的陶宝为啥会发展那么快?你们怎么不想想?

    国家降低普通家庭上网成本,把4g基站都建到大山里去了。

    快递运输给你提供了高铁、高速公路、航空的便利,发射上去的各种卫星,还有稳定的社会环境和国家良好的企业发展环境。

    你放到欧洲没这个条件,来一百个马芸也没用。

    看看英国,够发达吧?企业家也足够有钱。

    可是别说4g/5g,有的地方3g都没有完全普及!

    噢,现在赚了钱就TM说我是一名商人,别跟我谈爱国情怀、社会责任?

    WQTMLG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