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22章 死猪不怕开水(第二更)
        临海某三线城市的小眼科医院。

    陈亚楠在跟医院领导沟通过后,很快见到了志愿者孙元甲的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告诉陈亚楠,孙元甲过来时角膜已经出现了问题,而且已经很严重了,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他做了角膜摘除手术。

    陈亚楠问:“那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主治医生说:“这个我不清楚。”

    陈亚楠又问:“那为什么网上说他是有毒物质引起的器质性坏死?”

    主治医生从抽屉里翻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后慢条斯理的点上不说话。

    陈亚楠不是刚毕业时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学生了,从带来的手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包着的纸袋放到桌上。

    主治医生拿到桌子底下打开看了看,然后塞到柜子里说:“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不是什么有毒物质造成的,他的角膜出现了撕裂性伤口,最大的可能是人为造成的。

    至于具体原因嘛,这个你要问他本人去。”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医生~”说完陈亚楠离开了办公室,带着助手去了住院部。

    到了志愿者的病房门口,陈亚楠接过助手手中的鲜花和果篮,转身走了进去。

    房间一共有四个床铺,三个都住了人。

    孙元甲在最里面,三十岁上下,穿着病号服,左眼蒙着纱布,正在喝汤呢。

    床边的凳子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应该是他母亲。

    陈亚楠走过去笑道:“您好,您是孙元甲吧?我是星海科技副总裁陈亚楠。”

    听到星海科技几个字,孙元甲的目光明显有些躲闪。

    而坐在床边的妇人,听到陈亚楠的来历后,顿时勃然色变,把陈亚楠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和花篮直接扫翻在了地上,“谁要你们的臭东西,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阿姨您听我说…”

    妇女根本不听陈亚楠的话,站起来推着她的胳膊把她往外面赶,“出去…”

    “阿姨……”

    门外的助手及保镖听到动静立刻进来了,“这位阿姨您别激动,听我们说……”

    “我不想听,你们都给我出去。你们把我儿子眼睛弄瞎了,我要告你们去。我儿子还没娶老婆呢,他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妇人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陈亚楠苦笑不得道:“阿姨您听我说,只要移植一个新的角膜就行了,眼睛不会瞎掉的。”

    助手帮腔道:“是啊阿姨,角膜移植术是一个小手术,只要有角膜库的医院都可以做。”

    正在哭天抹泪的妇女一听儿子眼睛不会瞎掉,立刻收声了,疑问道:“真得啊?你们没骗我?”

    这位妇女刚来医院,而且对这个也不懂,听说儿子眼角膜被摘掉了,都快吓死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

    陈亚楠说:“真得,我没有骗你,不相信可以问医生。”

    妇女又问道:“那…这个手术很贵吧?”

    “不贵,一般情况下不超过两万块钱。”陈亚楠回答了一句,紧跟着道:“这个钱我们公司会帮您付的,不需要您出一分钱。包括您儿子的住院费以及其他任何费用~”

    “那……”妇女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站在那里嘴巴嗫嚅了两下也没说出话来。

    陈亚楠笑道:“阿姨,我能过去跟您儿子聊两句嘛?”

    “呃……可以。”妇女讪讪的让开身体,让陈亚楠过去。

    陈亚楠来到病床前,先是把散落一地的鲜花跟果篮捡起来,然后坐下笑道:“您好~”

    病床上的孙元甲不说话。

    陈亚楠说:“首先我代表公司对您说声对不起~其次,不管您眼睛是因何造成的伤势,我们公司都会对您负责到底!”

    孙元甲还是不说话。

    陈亚楠拿起一只苹果,结果没找到水果刀,然后又放下,拿起一只蜜橘,剥开后递给孙元甲。

    孙元甲脸上的表情纠结了一下,随后拎起被子捂在了脸上,闷着嗓子喊道:“你走啊,我不想看到你们。”

    陈亚楠掰开橘子放了一片到嘴里,说:“你不告诉我原因,我是不可能走的。

    你知不知道,现在全网都因为你的原因谩骂我们公司,无数不明就里的网友,说我们公司把你眼睛弄瞎了,还说你有生命危险。

    反正照目前这个情况来看,如果不查明你角膜摘除的真正原因,仿生生物角膜是不可能上市的!

    损失当然非常惨重了,以百亿计算!

    钱还是在其次。

    我们就不说国外了,中国现在近视眼的人大约有4.5亿,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像你一样是深度近视,摘掉眼镜跟瞎子差不多。

    本来他们有机会治愈的,可是现在因为你的原因,他们治愈的时间将会被无限期延长!

    我这么跟你说吧孙元甲,如果你不把角膜坏死的真正原因说出来,你将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谴责!”

    陈亚楠说完后等了十几秒,孙元甲依然无动于衷。

    陈亚楠气得心火上来了,恨不得掀开被子扇他两巴掌,“孙元甲,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

    “我什么都不要,你们走啊……妈,我眼睛疼,你赶快让她走啊,别再烦我了。”

    “王八蛋~”陈亚楠暗骂了一声。

    旁边的妇女因为陈亚楠说过会负责她儿子眼睛手术的钱,所以还算比较客气,说:“呃……那个,要不你们改天再来?”

    陈亚楠不得已只好先离开。

    等出了病房后陈亚楠拿出手机想给陈序打一个过去,结果发现手机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陈序打过来的。飞机上开了飞行模式,一直忘记打开了。

    陈亚楠立刻关闭飞行模式,随后给陈序回拨了过去。

    陈亚楠把的情况跟陈序说了一遍,然后说:“他现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问什么他都不说。”

    “你觉得会不会是被别的公司收买了,联合起来陷害我们公司?”

    “这个嘛……”听到陈序的分析,陈亚楠沉吟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说:“查他的银行账户,看看近期有没有大笔入账?”

    “嗯,你这个想法不错,等我五分钟!”

    陈亚楠知道自己那位弟弟现在手眼通天,查个银行账户不过是小菜一碟,所以也没有走远,就在走廊里找了座位坐了下来。

    等了不到五分钟,口袋里电话响了,陈亚楠立刻接起,“怎么样了……嗯……嗯……好……我知道了,先挂了。”

    挂断电话陈亚楠眼睛里浮现出了一抹兴奋的神色。

    就像她猜测的一样,三天前真得有人给了孙元甲一笔钱,而且对普通人来讲是一笔不算小的数字,足有70万。

    房间里,看到去而复返的陈亚楠,孙元甲母子俩都有些意外,尤其是孙元甲,脸上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陈亚楠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孙元甲,笑说:“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把自己的角膜卖掉了吧?”

    陈亚楠话里带着一个陷阱,她说的角膜,而不是生物角膜。

    然后不等孙元甲说话,陈亚楠摇摇头说:“孙元甲你也真够狠的,为了钱居然连自己的角膜都卖掉了,难道钱比你的眼睛还重要嘛。”

    孙元甲没上当,但是房间里其他两个病床的病人以及家属,听到陈亚楠的话,都是忍不住小声议论。

    站在旁边的妇女听到自己儿子居然为了钱,把自己眼睛卖掉了,眼泪也是忍不住的扑簌簌往下掉落。在妇女固有的认知中,角膜=眼睛。

    “呜呜呜…儿子,咱们家虽然不富裕,但是也不能把眼睛卖掉啊,没了眼睛,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孙元甲忍不住道:“妈,我没有卖。”

    陈亚楠厉声问道:“那你角膜呢~”

    “角膜……”孙元甲说了一句,然后低下头说:“我不能说。”

    陈亚楠道:“什么不能说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自己角膜70万卖掉了?”

    孙元甲闻言大吃一惊,抬头看向陈亚楠,右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仅知道你把角膜70万卖掉了,我还知道你卖给谁了。”

    “谁啊?”孙元甲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你自己卖的自己不知道吗?”

    “我……”孙元甲红着脸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