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20章 狙击
        藤讯张晓龙的心生,代表了所有使用过星语物联通讯的人心情。

    一个万能连接器,一个无限制文件传输。

    这两样强大到爆的能力,让星语一下子成为了黑科技即时通讯的代名词。

    第二天便成为了全网热点,登上了各大网站的热搜榜。

    争锋科技也是不惜血本,在全网展开了无差别的宣传攻势,覆盖面100%。

    只要上网,不管你是看电影、玩游戏、看综艺,全部都能看到星语物联通讯APP的影子。

    另外还有线下宣传,港口、机场、码头、高速公路,电梯,公交车,出租车点点头,都是全覆盖的宣传。

    星海科技不差钱,争锋游戏同样不差钱,而且无论是利润率还是现金储备都比星海科技要多。

    技术强悍,再加上不差钱且舍得花钱宣传,星语物联通讯APP的下载量呈指数级上升趋势。

    50万;

    100万;

    200万;

    500万;

    1000万;

    3000万;

    5000万;

    一个月后,星语物联通讯下载量突破一个亿大关。

    而据商业调查机构的调查数据显示,星语的万能连接器使用用户超过1/2,而这些使用者每个人平均连接设备达到3个,按照最低3个计算,星语万能连接器已经对接了150000000台设备。

    如此恐怖的发展速度,不仅让国内业内人士震惊,连国外媒体也对星语物联通讯进行大篇幅的报道。

    根据专家分析认为,除了因为星语万能连接器本身使用简单外,很大程度是因为星语的使用用户年龄层相对偏低,根据用户统计显示,其中15~30岁的年轻人超过60%。

    年轻人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度比较高。

    不过所有人都看出了星语物联通讯的巨大市场潜力。

    无数风险投资纷纷挥舞着支票找上门,其中既有国内外的投资机构以及财团,也有国内的国企!

    此起彼落,藤讯股价在一个月内连续下跌了5%,市值从最高峰的30000亿跌到了28550亿。

    藤讯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对星语进行了狙击。

    除了华威、小咪以及一些小的智能设备生产企业外,星语物联通讯和国内绝大部分智能设备生产商都没有达成合作协议。

    像电信、移动、联通、高通(中国)、中兴、英特尔(中国)、博世(中国)、思科(中国)、白度、微软(中国)、海尔、戴尔(中国)、联想、360等等等等。

    没有获得任何一家企业的授权。

    也就是说,万能连接器是非法侵入他们的智能设备系统网关。

    虽然星语物联通讯的开发团队声明,这是用户的个人行为,跟公司没有关系。

    但是这并不能洗脱星语物联通讯的侵入设备的事实,如果你不提供技术,用户又如何能连接设备?

    就像快播。

    针对这一点,藤讯旗下合作企业对星语物联通讯及所属的争锋科技娱乐公司提起诉讼,而且全国各地多达十几起。

    受到藤讯的带头示范鼓舞,国内的一些巨头智能设备生产商也先后对争锋科技娱乐提起诉讼。

    争锋科技也不怂。

    组织起了庞大的律师团,到全国各地去积极应诉。

    同时,争锋科技也派出谈判团队跟那些起诉的公司谈判,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而与此同时,国际多家IOT组织找上门来,这些组织以Intel、高通、微软、思科、IBM、通用电气为主,威逼利诱争锋科技加入他们的组织。

    加入的话,对于争锋游戏侵入他们系统的事情便既往不咎了,如果不加的话,后果自负!

    这个不是杨思言能处理得了的。

    他把消息发到总部那边去。

    星海科技已经组建起了庞大的专家幕僚团队,成员无论是学术水平还是身份背景都经过了严格的调查考核,安全可靠!

    他们负责分析国际政治、经济、军事形势,以便于帮助公司更好的商业活动。

    在争锋游戏的资料发送过来后,专家团队直接否决了提议。

    根本没有谈的必要。

    星海科技和华威、小咪以及啊哩吧吧已经开始搭建物联网技术标准组织了:中国联合物联。

    怎么可能加入国外的组织?

    ……

    ……

    星海科技和传统互联网及企业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12月3号,2020年中国院士评选结果公布,刘成林教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亲朋好友及弟子为他举办了隆重的庆祝晚宴。

    第二天早上,陈序去了中国物理研究所。

    魏波涛也在这里。

    陈序了解了一下笼式碳离子超导材料的研究进展。

    目前来说几乎没有进展,一些关键性的设备以目前国内的技术根本就生产不出来。

    但是用魏波涛的话说,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不在乎再多花个十年八年的时间去研究生产设备。

    陈序无奈至极,国家是不在乎,可他等不及啦。

    他的无数科技技术都建立在超导材料上面,没有超导材料完全就是空中楼阁。

    随后魏波涛提到了刘成林教授当选为院士的事情,然后笑说:“我听说本来今年也有你的,是你自己拒绝了,为什么啊?”

    陈序笑了笑,说:“我的水平差得远呢~”

    魏波涛不知道陈序说的是真心话,摇头笑道:“你这是太谦虚了。不谈笼式碳离子超导这一伟大的发明,你在计算机及人工智能领域都有着卓越的贡献,一个院士绰绰有余!”

    说着魏波涛还咂咂嘴巴,“25岁的院士,全世界都是最年轻地吧,可惜了~”

    陈序嘿嘿笑道:“没事,再过几个月我端着银碗去你家要饭去。”

    “啊?”魏波涛楞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陈序说的是图灵奖,欣喜的问道:“怎么样了现在?”

    “不出意外吧。”顿了一下,陈序砸吧了一下嘴说:“奖金是星海科技赞助的!”

    魏波涛对此没有大惊小怪,图灵奖奖金本来就是米国各大互联网企业赞助的,而获得者要么符合米国的国家利益,要么符合米国互联网企业的利益。

    陈序作为一名中国科学家,而且在毛衣战这个节骨眼上,显然不符合米国国家利益,米国那些互联网企业也不大可能出奖金的。

    如果陈序不出这个奖金,那么图灵奖永远都跟他无缘。

    像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万普尼克,作为VC理论的发明者,即使有企业愿意出奖金,图灵奖也不可能颁给他。

    “那就提前恭喜你啦~”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