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12章 仿生生物角膜
        眼睛近视可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造成的,这里不去一一讨论。

    而近视眼为什么看不清远处这个需要好好说说。

    自然界各界物体在光线的照射下反射出明暗不同的光线,这些光线通过角膜、晶状体等结构的折射作用聚焦在我们的视网膜上,从而获得一个完整清晰的物象。

    当然了,期间还会经历一系列的电光学变化。

    而近视眼的人,晶状体的焦点不是落在视网膜上,而是落在视网膜前方(可以想象成晶状体将光线汇聚过度了),于是看东西就不清楚。

    在眼睛前面加一片凹透镜(近视镜片),然后将外面的平行光线先发散,再传入眼睛,矫正了汇聚过度的光线,使得光线经过晶状体后能够被汇聚在视网膜上,这样也就恢复了正常视力。

    现在市面上针对近视眼,相对可靠安全的办法就是激光手术。

    原理就是通过冷激光,使角膜中央区域一部分组织(角膜基质)发生消融,让角膜中央变薄,这样就在角膜上形成了类似于近视镜片的凹透镜,从而起到矫正近视的作用。

    但是手术伴随着各种各样不确定的因素,有来自手术本身的,也有来自外界的。

    比如激光手术切开的角膜瓣(你可以想象成封盖)不能完全愈合;

    手术后角膜变形导致视线模糊;

    手术后角膜瓣(切开的那个封盖)非常脆弱,一旦遭到外力打击(比如封眼拳),非常容易导致角膜脱落。

    另外还会伴随发炎、干眼症等一些问题。

    当然了,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危险,但是做激光手术的人还是非常多。

    因为戴眼镜真得太麻烦了。

    而且长期戴眼镜的人,拿掉眼镜后眼球看上去就像凸出来一样,非常丑。

    ……

    小白分析研究了当今世界各种最先进的理论技术后,又结合现实技术,找到了最佳治疗近视眼的方法——仿生生物角膜。

    这个技术不需要手术,医生把类似于凹透镜的生物角膜放入眼睛里,然后用生理盐水冲洗,一分钟内,生物角膜就会扩散到整个眼球。

    这是真正的无痛无创,并且绝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至于技术原理,主要就是通过3D生物打印机、生物墨水打印出患者角膜的形状,随后通过干细胞技术培养出来。

    过程不到十分钟。

    这个技术真正困难的地方就在于生物墨水。

    作为材料,它需要够坚硬以保持其形状,同时还要足够柔软,这样才能从3D打印机的喷嘴挤出来。

    国外科学家从2010年就开始做实验,花了整整十年时间,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真正合适的生物墨水。

    但是,小白呢?

    刨去搬数据、数据分析对比的时间,它通过数据模拟,然后再结合逆向工程,仅仅花了不到三天的时间便找到了最适合的生物墨水图纸——一种海藻酸盐和胶原蛋白的组合体。

    三天对比十年,这就是为什么说科学发生了拐点的原因。

    图纸虽然出来了,但是下面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现在急需要生物研究员去把生物墨水培养出来,然后用3D生物打印机打印出来进行实验。

    等实验成功后还要进行动物实验。

    最后才能进行人体实验。

    算起来,等真正上市时间也不短。

    ……

    闵西区工业园科技大道515号,星海生命科学研究所。

    这里便是星海科技之前买下的商业地块,占地面积两万多平方米,设计建筑面积五万平方米。

    作为一所私人研究所来说,面积已经不算小了。

    目前正在建设当中,在不计成本的投入下,大楼主体已经完工了,预计年底就能入住了。

    和星海人工智能技术实验室一样,星海生命科学研究生虽然都挂了“星海”二字,但实际上跟星海科技没有从属关系,两所实验室都是独立的。

    实验室研究出来的技术也是以授权的形式给星海科技去进行市场开发。

    而星海科技每个季度的技术代理费则汇给他在海外的投资账户,随后投资账户再通过一系列合法的渠道投资到星海科技。

    之所以脱裤子放屁,绕这么大一圈,当然是有原因的。

    研究所暂时还没能入住,而是在相邻的园区科技大厦里租赁了一层作为研究所。

    这边的负责人叫马文,一个戴眼镜的猥琐死胖子。

    今年27岁,苏大生物工程毕业生。

    生物工程这个学科被称为“生化环材”四大最坑专业之首,不是开玩笑的,就业率低、工资低、需求少、还整天泡在实验室里特别辛苦。

    别说像苏大这样的211学校了,就算是985、清北复交出来的,照样没前途。

    马文大学毕业后便失业了,根本就找不到对口工作。

    蜗居在苏城,平时就靠着打零工维持生活。

    打游戏、看日苯动漫,撸管,过着非常丧的生活。

    日子一天天的过下来,整个人渐渐的已经废掉了。

    马文不敢回家,甚至连父母的电话都不敢接,人生就像航行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海洋里,看不到一点点希望。

    直到上个月底,他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让他到中海一家生物研究所上班。

    马文当时以为是开玩笑的呢,但是人生已经灰暗至此了,他也没有什么能失去的,买了张火车票就来了中海。

    生活就像一部不会重来的魔幻电影一样,它充满了变数。

    他来了之后才发现,研究所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人了。

    而那个让他来中海的陌生人,不仅给了他工作,还让他负责整个研究所的人员招募工作。

    马文虽然非常懵逼,但还是按照要求不折不扣的完成着。

    他找来的研究员,基本都是他那些混得郁郁不得志的同学,师兄弟。

    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他依然不知道这家生命科学研究所的老板是谁?

    又为什么找他这个连半桶水都算不上的人来管理?

    下午两点半,又有一批实验器材到家了,马文和几位同事兼同学一块下楼去搬货。

    大楼门口停了一辆大货车,货车旁边还有一辆高大威猛的林肯商务车。

    马文认识货车司机,前两天也来送过实验器材。

    马文走过去和下车的司机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准备去后面卸货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林肯商务车车门打开了,下来一位穿着黑色T恤的年轻人,脸上撑着一副黑色墨镜。

    走到面前看了看,问道:“你就是马文啊?”

    马文一听便知道,“正主”来了,点头说:“嗯,我就是马文。请问您是……”

    “我是谁你先别管了,去卸货吧。”

    马文应声,跟其他四位同事一块去搬货。

    设备很多,而且还有很多大型设备,只能又去找叉车。

    费了一番功夫后终于把设备全部运到楼上研究所里了。

    大家忙着拆卸设备。

    有人惊呼道:“哇撒, EnvisionTEC的3D生物打印机,这两套连系统恐怕要上百万美元吧?这个老板真是毫无人性!”

    “何止啊,你看这个,索福的高速冷冻落地离心机、蔡森的倒置显微镜、尼康的光学显微镜、蔡森扫描显微镜。”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看那些恒温培养箱、烘箱、分光光度计、天平、PCR仪、脱色摇床,哪个不是最好的品牌?正常。”

    在研究所里到处晃荡了一圈的陈序,走过来笑道:“你们好好工作,老板我不差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