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04章 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
        星海科技网:《墨子一号:世界最强机器人诞生》

    第一新闻网:《全自主规划机器人,一款真正的AI机器人》

    中国科技报:《不会倒咖啡的机器人不是好机器人》

    37氪:《厉害了我的“墨子一号”,一个会跑会跳还会翻跟头的机器人》

    新朗网:……

    当强大的“墨子一号”机器人倒咖啡的视频曝光后,立刻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舆论热潮。

    无数网友都被墨子一号灵活的身手、敏捷的反应震惊到了,尤其是实验人员的背后一脚,墨子一号表现出来得超强稳定性,简直让人惊艳。

    仔细看视频还可以发现,在整个上半身被踹的倾斜的情况下,墨子一号手中咖啡晃都没晃一下。

    很多人都想到了在滑膛炮炮口上放啤酒的德国“豹2A6”主战坦克,那变态的垂直稳定系统,在凹凸不平的道路上行驶依然稳如老狗,不仅啤酒杯没有倒掉,甚至连啤酒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令全世界的网友都为之惊叹。

    怎么也没有想到,中国一款机器人竟然也能开发出如此高水平的稳定系统。

    无数网友一瞬间就爱上了墨子一号,很多女网友还在网上“声讨”星海科技研究员“虐待”墨子一号,强烈要求他们以后做实验时动作温柔一点点。

    很快国外的一些重量级科技媒体也关注到了这一消息。

    比如瘾科技、欧洲科技报、每日苹果、麻省理工科技评、谷歌研究博客等等,都对此进行了报道。

    随着国外科技媒体的曝光,墨子一号引来了更多人的关注,很快便登上各大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

    ……

    对于网上议论的焦点,星海研究所的专家都非常郁闷,稳定系统只是墨子一号诸多优点中的一个罢了,在他们看来,跟AI运算系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可是普通大众根本没人看那些强悍的数据,而是盯着“区区”一个身体稳定系统讨论个没完没了。

    至于陈序,实验过后他就没关心过网上的新闻了。

    他的大部分精力放在了脑部芯片植入上面。

    在小白的远程操作下,一部达·芬奇手术系统,一天大概能完成两组实验。

    这些实验出来的数据会跟搬运回来的各种脑部手术数据进行交叉比对修正。

    与此同时,还有实验机器人正在测试生物合成芯片。

    这种生物合成芯片是乌克兰一家研究机构开发出来的,目前还没有上市,陈序花高价买了一批。

    它是一块块细微的生物信息分子,被有序的放置在指甲盖大小的硅片载体上,载体表面含有细微的管道结构,在跟生物信息分子结合后会产生一种微电流。

    这种微电流会跟脑部发出的电波进行数据交汇。

    当然了,“脑电波交汇”是乌克兰那家研究机构公布的消息,到底能不能数据交汇人家不保证,至于生物合成芯片你爱买不买,人家不强求。

    陈序也不是太在意,实验而已,他从来没想过一次成功。

    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反正不差钱。

    他差的是时间。

    实验室里,手术机器人的机械臂在一刻不停的旋转、跳跃,陈序则在坐在电脑前看小白破解邮件密码。

    实验中心有着完整的信息监测系统,无论是电话、短信还是加密e-mail,都会被信息监测系统监测定位到。

    邮件密码破解了。

    倒是没有刺探到什么重要情报。

    只是有些恶心人。

    陈序本打算立刻解雇对方,可是想了想,这种事情是避免不了的。

    走了张三来李四,甚至国外的商业间谍机构说不定会去拉拢腐蚀高级职员,那就得不偿失了。

    暂时还是留着吧,起码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了,只要不让他接触到机密资料就行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佟丽莎打过来的。

    陈序看了眼时间,已经18点30了,佟丽莎过来喊他吃晚饭了。

    接通电话的同时,陈序快步出了实验室。

    等他换过衣服来到大楼门口,佟丽莎的车子还没熄火呢。

    当陈序上了副驾驶后,佟丽莎抱着他的脑袋像猫咪般撒了一会娇,又在他额头鼻子上亲了亲,然后才挂挡起步离开。

    ……

    ……

    京都,计算机协会。

    刘成林上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开新闻。

    “星海科技报智讯6月16日消息:昨日晚间,ACM(国际计算机学会)在旧金山举行了盛大的年度颁奖晚宴,递归神经网络之父Jürgen Schmidhuber终于捧得2020年图灵奖桂冠……”

    “图灵奖”由米国计算机学会于1966年设立,专门奖励那些对计算机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个人,名称取自计算机科学的先驱、英国科学家艾伦·麦席森·图灵。

    由于图灵奖对获奖条件要求极为苛刻,评奖程序又是极其严格,因此它是计算机界最负盛名、最崇高的一个奖项,有“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之称。

    Jürgen Schmidhuber是瑞士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研发主任,他所发明的LSTM(长短期记忆网络),有效解决了人工智能系统的记忆问题。

    2017/2018/2019,连续三年落选,很多人为他抱屈遗憾。

    2020年终于是摘得这颗计算机界的明珠了!

    看着电脑屏幕上Jürgen Schmidhuber的笑容,刘成林艳羡的同时,心里也是可惜不已。

    本来陈序有很大希望争夺今年的图灵奖。

    CX语言晦涩难懂,在兴起过一段时间后,很快又被遗忘了。

    但是随着艾米尼克和李明泽两个掌握CX语言的人出现,再次成为了国际学术圈的热议话题,很多人工智能方面的牛人都开始刻苦钻研起CX语言。

    正因为如此,图灵奖评委会那些人现在对CX语言非常感兴趣,只要让艾米尼克或者李明泽过去给那些评委好好讲解演示一下,说不定就能拿到图灵奖了。

    可是那个臭小子对图灵奖根本不关心,整天不是在各个学校里听课,就是埋头在实验室里,让他到米国那边活动一下,他也不愿意去。

    真是被他气死了!

    刘成林刚准备打电话给陈序,那边电话已经过来了,告诉他人已经到京都了,打电话过来请安来着。

    刘成林电话里没有说太多,只是让他中午来家里吃饭。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本来还有一点工作要处理的,可是刘成林也没心思做了,关闭电脑后便匆匆离开了计算机协会往家赶。

    经过菜场时买了一些菜,鸡鸭鱼肉蛋之类的。

    中午10点半陈序过来了。

    陈序是个非常有眼力劲的人,一进门看到师母在厨房择菜,跟沙发上的刘成林打过招呼后,搬了个小马扎就要去厨房帮忙。

    刘成林没好气道:“你给我过来。”

    “怎么啦老师?”陈序嬉皮笑脸的就过来了。

    刘成林让他坐下来,说:“明年的图灵奖候选人提名工作已经开始了,你跟我说,你要不要争?”

    陈序揉揉嘴巴,干笑着说:“呃……这个嘛……”

    刘成林挑了挑眉毛,“什么意思?”

    刘成林话刚落,那边卧室房门“咔嚓”从立马拉开了,走出来一个长发飘飘、肤白貌美的长腿大美女。

    身上穿着一件卡哇伊的白色长款睡衣,走路的时候还揉着眼睛,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陈序看到这位大美女后笑道:“忆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这位大美女自然便是刘成林的女儿了,叫刘忆桐,在米国某名牌大学读读国际贸易的研究生,应该是毕业了。

    看到陈序,睡眼惺忪的刘忆桐顿时眼睛一亮,跻拉着拖鞋就走过来了,喜笑颜开道:“哟,小师弟来啦。姐凌晨刚到家~”

    刚走了两步刘忆桐才想起来自己牙没刷脸没洗呢,摆手笑道:“你先坐啊,等会聊。”

    等刘忆桐去了厕所,刘成林看着陈序,等他回答。

    陈序笑说:“从1966年开始,到今年一共举办了54届,图灵奖基本上被米国跟英国两个国家的人包揽了。

    我不否认那些获奖人选对计算机人工智能发展的贡献,但是像Jürgen Schmidhuber,他有着LSTM这样教科书级的贡献,竟然连续三年落选图灵奖。

    还有Vladimir Vapnik(支持向量机(SVM)之父)。

    算了,一个俄罗斯人,这辈子是没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