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200章 饿死不食嗟来之食
        作为现在国内重量级的科技企业,有无数人和企业在关注着星海科技的一举一动。

    二月份星海科技宣布掌握远距离无线充电技术时,全世界的科技圈都为之瞩目。

    米国的《苹果科技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财富》、《商业周刊》、《欧洲科技报》、《海峡时报》、《读卖新闻》等一些重量级企业都对其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

    轰动一时。

    但是在90%的人心目中,远距离无线充电技术还属于“黑科技”范畴,而黑科技往往也是“不成熟”、“噱头”的代名词。

    这个技术可能有了,但是距离产品成熟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至于什么“年内上市”、“项目立项”,听听就好了,不必当真。

    也正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抱着一种“不必当真”的心理,星海科技的远距离无线充电技术并没有真正引起普通人的重视。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居然都开始建设生产基地了,这是要动真格了?

    技术真得成熟了?

    当这一消息公布后,别说科技圈以及广大网友了,连苏城市政府都惊讶不已。

    地块划给星海科技了,怎么用是星海科技的事情,就算挖个大鱼塘养鱼那也不关市政府的事情。

    所以苏城市政府并不知道,星海科技要在吴崧江科技园那边建无线充电器的生产基地,星海科技事前也没通知市政府。

    实际上苏城市政府跟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同样不相信远距离无线充电器短时间内能实现。

    现在星海科技突然公布的消息,把苏城市府的几位头头脑脑惊的差点没跳起来。

    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等回过神来后,一个个兴奋的不行,立刻打电话给星海科技那边求证。

    反正项目都开始建设了,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祁文彬便如实相告了。

    等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市委都头头脑脑都被这个巨大的馅饼给砸的晕头转向。

    远距离无线充电技术不仅实现了,而且生产基地居然还落户在苏城,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围绕着充电器的上下游产业链,比如配件、比如原材料、比如技术专利授权等等,将会产生一个巨大的市场。

    而且这个市场随着生产基地的开工,会在短时间内迅速在吴崧江科技园形成。

    然后带动“吾中区”、苏城等经济产业发展。

    苏城高兴,省里的头头脑脑同样也是被这个巨大惊喜给砸的不轻,好几位省领导相继打电话过来询问具体情况。

    ……

    就在苏省两级领导高兴之余,广大网友也是激动不已。

    无数网友到《星海科技报》、《第一新闻网》上注册评论。

    星海科技报热评第一个帖子,网友“想你想到手抽筋”说:【年内上市我直播吃翔,立帖为证】

    底下评论9999+,统一为:见证!

    第二个帖子,网友“辣萝卜条儿”说:【这都五月份了,现在才开工,我也年内不可能上市。如果上市的话,不跳看完紫禁之巅+一起来看流星雨】

    底下评论9999+,前百评论为:这是个狼人!

    然后下面的帖子基本都是差不多,誓言发的一个比一个狠。

    就在网上一片欢欣鼓舞之际,星海科技报和第一新闻网这两个网站的主编纪薇也是喜不自禁。

    纪薇今年30岁,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硕士学历,来星海之前供职于白度产品部。

    不过白度产品部已经烂到根子上了,她在那里待的非常不舒服,在星海科技发出招聘启事后,立刻便过来应征了。

    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应聘为主编。

    说实话,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潜力。

    话说在学校里她一直是个挺随波逐流的人。

    只能说离开白度的心太迫切了吧。

    不过这都不重要,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让纪薇感到兴奋的是,在她的亲手栽培下,星海科技报和第一新闻网从无到有,然后一步步壮大,到现在,短短半年时间,两家网站总注册用户突破5000万大关。

    今天最高峰值,星海科技报独立访问IP达到了惊人的150万大关,而第一新闻网则同样突破了100万大关。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了。

    当然,这里面也是借了公司的力量。

    远距离无线充电技术的三次公告,其中后两次都是在她的唆使下,公司那边才同意发布的。

    要不然哪有公司项目立项和破土动工也发布公告的?

    都是为了吸引流量罢了。

    不过纪薇的野心不小,她不满足这一点。

    她觉得两个门户网站仅仅作为公司一个部门存在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应该独立出去。

    比如和争锋科技那边的游戏产业媒体部门整合一下,成立一家全资子公司。

    纪薇考虑着到底是该给执行总裁写报告,还是直接给大boss提建议?

    ……

    一个公司的崛起,其实往往也意味着另外一个公司,或者多个公司的衰落,就像机器人产业如火如荼之际,背后其实往往也意味着大量产业工人的失业。

    而随着星海翻译器的横空出世,除了导致无数翻译人员失业外,还有很多翻译网站以及翻译器也跟着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网站像网一有道词典、白度翻译、Google翻译、藤讯翻译、金山词霸等等。

    而翻译器像京都分音塔科技的清大准儿、科大讯飞的晓译翻译机、搜狗科技的翻译机、途鸽翻译机等等。

    网站其实还好,受到的冲击并不是太大,主要是翻译机。

    这个真得是灭顶之灾。

    各家公司现在也是哀鸿一片。

    比如此时徽省庐州高科技园的科大讯飞,此时会议室里愁云惨雾。

    从“小白翻译器”发布到现在,大半年时间,科大讯飞的市场占有率从一开始的40%,一路下滑,跌到了现在不足5%。

    晓译翻译机从2019年季度销售量9万台,到了2020年的第一季度,出货量猛降到还有1万台。

    股价也是随着股民恐慌性的抛售,从最高峰700多亿,下降到不足100亿。

    几乎就是断崖式下跌。

    董事长吴新峰整个人都暴瘦了一圈。

    去年七月份,他在试用过星海翻译器的第一时间便向董事会提议,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星海翻译器的技术代理,因为他知道,市场是无情的,当有了更好的产品时,客户会毫不犹豫的抛弃科大讯飞。

    可是董事会否决了他的提议,他们认为市场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接受星海翻译器,而这段时间可以用来跟星海谈判。

    争取拿到最优惠的代理条件。

    而星海科技一开始开给科大讯飞的代理条件,马马虎虎还算可以接收,但是科大讯飞这边不满意,继续谈。

    结果不用多说,星海翻译器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占据了高端市场,比如文化、科研、教学、新闻出版、经济、旅游等等。

    然而自上而下,秋风扫落叶。

    星海科技的人也是够狠的,随着他们的市场优势不断扩大,条件也是越来越苛刻。

    到了后来,几乎就是把科大讯飞当要饭的了。

    别说董事会不会同意,他同样也不会接受。

    饿死不食嗟来之食!

    可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看着科大讯飞真得要“饿死”了,曾经的誓言变得不再那么坚定。

    吴新峰看着会议室一众垂头丧气的董事及代表,想到了20年前,那时他跟一帮同学初创科大讯飞,激情澎湃,那时的他们也是意气风发。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没想到公司最终要走向灭亡了。

    吴新峰想了很久,最终还是给陈序打去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