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97章 见色忘友的猪(求月票求订阅)
         萧洛影跟陈序相识,还是因为二月份她父亲请陈序吃晚饭,为了让气氛更加融洽,所以她也出席了。

    也正是在那一次的饭局上,萧洛影第一次认识到陈序这个小师弟有多么出色!

    这是一个真正的科技巨子,未来前途无可限量。

    连她父亲在他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

    当陈序滔滔不绝的谈论那些科技技术时,她感觉自己老爸就像个煞笔一样,带着一脸尴尬而懵逼的笑容,特别滑稽。

    虽然她也一句没听懂。

    但是这并不妨碍那个男生成为她崇拜的对象。

    不过也仅仅那一次罢了。

    之后无论萧洛影怎么邀请,吃饭也好、聚会也罢,陈序都以忙为借口推脱。

    这让萧洛影恨恨不已。

    她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而且还出生在大富大贵之家,父母双方亲戚都有从政人员,官阶还不低,容貌气质背景一样不缺,说一句真正的白富美不过分吧?

    至于学历,她凭自己的本事考上211学校,并且顺利毕业,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她愿意的话,别说清大燕大了,就算常春藤名校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只不过没那个必要罢了。

    难道凭她的家世还需要靠着区区一张名校毕业证当遮羞布吗?

    但是有些猪头三,他眼睛就是长在头顶上的,怎么也看不到她身上的这些优点,居然三番五次的拒绝她。

    “嗨~陈大教授你好啊,约你见一次面,真得比登天还难呢~”萧洛影走到陈序面前巧笑倩兮到,语气里不无抱怨。

    说完萧洛影又跟陈序旁边的沈宜秋打招呼,“嗨~你好,我叫萧洛影。”

    沈宜秋微笑着说:“你好,我叫沈宜秋。”

    这边陈序看到萧洛影身旁的几位朋友,立刻便知道她电话里的“有事找他”,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事。

    等两位妹子打完招呼后,笑道:“很抱歉,最近一段时间天天呆在实验室,确实抽不出来时间。”

    一向不多话的沈宜秋,这时突然笑说:“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以前我们俩经常一起约着出去玩,可是最近一个多月,他都快变成苦行僧了,天天做实验到深夜,连薇信都很少回了。”

    萧洛影闻言,却是气得一口雪白的贝齿差点没咬碎,脸上却还是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笑盈盈的乜了眼尴尬的陈序,说:“是嘛,我可能被某人加入黑名单了。”

    陈序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看了眼电梯方向说:“那个…要不咱们先上楼吧。”

    “好啊!一直想到你公司去看看,但是没好意思呢…”

    ……

    沈宜秋前两天清明节回中海扫墓,知道陈序也正准备去京都,便留下来等他了。

    本来今天中午十一点的飞机,然后争锋游戏这边有点事情,飞机票改签到下午三点了。

    正好萧洛影又打电话给陈序是,说有点事情想跟他面谈,然后就约在长峰大厦见面了。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沈宜秋,这个萧洛影“来者不善”。

    虽然她也非常讨厌陈序这头见色忘友的猪,但是她不想再看到他去拱别的女人了。

    起码在她眼皮子底下不行!

    到了楼上公司,陈序去忙公司事务了,沈宜秋就在办公室里和萧洛影,以及她的几位朋友聊天。

    “你现在在哪里读书啊?”

    “京师大。你呢?”

    “你在京师大?难怪。我在复大。”

    “噢……”

    一个小时后,当陈序忙完过来时,沈宜秋跟萧洛影已经是有说有笑了,还约着有空一块旅游、购物什么的。

    陈序暗自嘀咕,这塑料情谊也真是够假的。

    正好也到饭点了,大家一块去吃午饭。

    吃饭时的过程就别提了,反正陈序感觉痛并快乐着。

    大学时代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神,如今活生生的坐在面前,而且还主动用卫生筷给他夹菜。

    眼含秋水、面泛桃花,一颦一笑都令人感觉如沐春风。

    这感觉……

    反正挺酸爽的。

    再加上萧洛影应该是专门学习过一段时间的人工智能知识,然后故意把话题往这方面引,再加上还有另外几个女生在旁边推波助澜,陈序渐渐也是有些招架不住了,很快跟她有说有笑起来。

    坐在陈序旁边的沈宜秋忍啊、忍啊…

    看着一对“狗男女”当着她的面聊的热火朝天,真得不能再忍了。

    等两人一个话题结束的空隙,沈宜秋扭头看了眼陈序,眼睛瞪的老大,口中却是幽幽道:“你家那位平时都干什么啊?”

    “啊……”陈序讶异了一句,然后见沈宜秋眼睛里挑衅的意味,忍不住想笑,说:“她挺忙的,学吉他、学架子鼓,最近又在练字。”

    坐在旁边的萧洛影奇怪道:“你们说的谁啊?”

    沈宜秋立刻转回头假装吃饭,把这个问题留给了陈序。

    “呃…我女朋友。”

    “啊?你有女朋友啦?”萧洛影有些诧异,然后心里又万分好奇,到底要什么样的女生才能配上陈序呢?

    “方便说一下,她叫什么名字嘛……”

    ……

    ……

    晚六点半,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大楼。

    陈序过来时,青木大学的魏波涛教授正好也在这里。

    魏波涛现在是笼式碳离子超导项目组的负责人之一。

    陈序并没有告诉魏波涛,以目前中国在超导领域的技术储备,根本造不出笼式碳离子超导,缺乏关键性技术设备,而且不是短期内能突破的。

    现在国内物理界正结集了全部力量在攻坚常温超导。

    不是他故意瞒着不说,有些事情还是让那些科学家经历一遍,他们才会相信,要不然即使他是常温超导的发明人,一样也说服不了他们。

    何况那些核心消息来路不正,说出来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别人以后该怎么看他?

    “陈所什么时候来京都的?”看到陈序,魏波涛非常开心。

    “刚刚下飞机。”说着陈序在办公室里看了眼,笑道:“魏教授还在忙呢?”

    魏波涛笑说:“没有,正准备下班呢。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等下我请你吃晚饭。”

    “还是我请您吧。我比你有钱。”

    “哈哈哈……”

    吃过晚饭已经是九点钟了,陈序回到他在清大北门的家。

    家里就一位保姆阿姨。

    洗过澡之后,跟佟丽莎视频聊天。

    过程中沈宜秋发消息过来。

    他只能一边聊视频,一边发消息。

    直到十一点半,佟丽莎开始打哈欠,两人视频聊天结束。

    而这边沈宜秋已经十分钟没回他信息了。因为怕被佟丽莎看出他心不在焉,之前他有二十分钟没回她信息。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无聊之下他拿出笔记本,开始研究医疗机器人核心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