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79章 市场培育(第三更)
         10月22号上午8点,陆佳嘴某临江高档社区里。

    在陈序给的框架上,经过两个多月的设计编写修改,艾米尼克使用CX语言终于编写出一款强大的集成企业应用软件。

    这款集成软件包含了【企业资源计划】、【数据库服务器】、【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开发工具】、【应用服务器】等。

    相比起oracle旗下的产品,这款集成软件使用更方便、功能更强大、可靠性更好,适用于全世界各类大、中、小、微机环境,绝对是未来企业应用软件的最佳选择。

    艾米尼克非常兴奋。

    正常情况下,编写企业应用及软件是非常耗费时间的。

    比如ERP(企业资源计划),做个功能实用,流程清晰,符合行业要求的,一个人的话起码要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

    即使有框架,也需要一年时间。

    但是有了CX语言,编写软件简直易如反掌,他甚至不需要回头去看自己敲的字母、标点符号有没有错误,拿起键盘就是干,因为语言系统会结合前后代码自动帮他纠正错漏,他完全不需要担心无法运行。

    艾米尼克觉得,CX语言绝对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

    它绝对有资格获得图灵奖。

    兴奋激动之后,艾米尼克打电话通知陈序。

    十点陈序过来了。

    陈序把艾米尼克开发的软件让小白测试了一下,除了一些小瑕疵外,基本上完美。

    艾米尼克说:“开发工具以及应用程序我借鉴了一些日苯和印渡比较优秀的软件,这个回头商业开发的话需要购买版权。”

    陈序大手一挥道:“买什么版权啊,连他们公司一块收购了。”

    艾米尼克:“也行。都是一些小公司,收购的话应该花不了多少钱。”

    陈序点点头,说:“星剑那边现在正在四处攻城略地,光靠一个防火墙太薄弱了,现在有了集成软件系统,算是齐活了!”

    艾米尼克泼冷水道:“应用软件跟防火墙不一样,这个推广起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oracle在中国深耕了那么多年,很多人从大学里就开始学习oracle的技术,他们已经形成了习惯。

    突然让他们换一种应用软件……”

    “再难也要推广。80/90不行,我就等00/10后成长起来,回头让星海在学校里开课程,总之一定要把这个习惯改过来不可。”

    两个人聊了一会之后,艾米尼克问道:“那个笼式结构研究的怎么样了?”

    陈序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说:“我用计算机模拟出来了。”

    艾米尼克惊疑道:“噢,真得?怎么样?”

    “理论上可以结合出笼式碳离子结构超导体,它的应用温度为276.15K。”

    艾米尼克楞了一下,没想到真得能出来一种新型超导体,随后在心里快速计算了一番,很快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它是常温超导?”

    陈序点点头,“是的。”

    艾米尼克看着陈序,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感觉自己来中国真得来对了,面前这个男人总是不断的带给他惊喜。

    等震惊过后,艾米尼克问:“以当前世界的制备工艺能实现吗?”

    “可以实现。”陈序说了一句,跟着又郁闷道:“不过难度非常大,最少要三年才能走出实验室~”

    艾米尼克脸上再次露出了动容之色,说:“能实现就行啊,起码有了一个努力的方向,干嘛闷闷不乐?”

    “我为了无线充电技术忙了好长时间,不眠不休的编模拟程序,设计传感器、连聚合WIFI电磁波的程序都编写好了。

    万事俱备,只欠充电天线。现在还要等三年才能走出实验室,你知道我什么心情吗?”

    “法克鱿?”

    “对!法克鱿!”

    艾米尼克哈哈大笑,然后安慰他说:“相比于常温超导来说,三年时间不算长!

    再说了,你这也不算失败了啊,不是已经找到好几种可以实现的无线充电方法了嘛,你可以先推出几款实验产品,当作市场培育。

    等到常温超导材料实现时,就可以抢占先机了啊。”

    陈序摸着下巴沉吟着说:“倒也不是不行……只是用现有材料做天线的话,24小时最多只能充满一个100毫安的电池,根本不适用啊。

    而且因为制备工艺的原因,售价会非常昂贵,一台无线充电设备,光成本就要2000以上。”

    艾米尼克无语的摇摇头,“你是在说认真的吗?

    人家米国无线充电技术,最多只能点亮一部手机的芯片罢了,你24小时能充满100毫安的电池,已经非常伟大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而且这件事的象征意义大过于实际意义。

    要树立起星海科技是世界上第一个开发出长距离无线充电技术的公司形象,这将给星海带来无数的好处。”

    陈序被艾米尼克说的动心不已,考虑了一番后说:“好,我回头试试看。”

    随后两个人聊起了CX语言、人工智能技术、机器人。

    ……

    ……

    京都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

    沈宜秋已经从法学院转到了艺术传媒学院。

    当初她老妈希望她将来考公务员,所以才忽悠她包括法学的,可惜她并不喜欢法学,四年大学读下来依然无感,所以研究生毅然在报考了喜欢的美术系。

    下午第二节课下,沈宜秋跟三四位女同学一块走出画室。

    刚出楼梯道,其中一个女生嘻嘻笑道:“嗳沈宜秋,快看,谁来啦。”

    另外一个女生跟着惊叹道:“哇,好大一束鲜花啊,太漂亮了~”

    “是啊~好浪漫啊……”

    随着周围同学的惊呼赞叹声,沈宜秋朝前面看去,是一个身材粗壮的青年,穿着灰色范思哲长款翻领毛呢大衣,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面带着微笑看像她这个方向。

    而距离青年不远处的空地上还停了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在夕阳的余晖中熠熠生辉。

    看到这个青年,沈宜秋眉头为不可察的皱了皱。

    这个青年叫吴军,他父亲是她家公司正华国际的大股东,而他本人则是正华国际京都分公司的总经理。

    原本大家天各一方,各不相干。

    也不知道从哪知道她来京都上学了,这段时间天天过来缠着她。

    因为贸易战的原因,正华国际业务这两年受到了很大影响,股价也一直萎靡不振,而吴家仗着把持着集团最大一块肥肉,汽贸跟电子,一直闹着要分家。

    她母亲王琴怕闹僵了让集团彻底分崩离析,一直压着不让她发飙。

    “宜秋,送给你的~”吴军走过来把鲜花送到沈宜秋面前。

    沈宜秋没接,跟着同学朝前走。

    走了没几步,正好看到路口匆匆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不是陈序又是谁。

    看到沈宜秋,陈序抱怨道:“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啊,走走走,吃饭去。我都饿死了。”

    说完转了个身,朝来时的路走去……